第一百零九章、后宫妃嫔,争风吃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子总还是要过的对不对?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后宫,总还是想要保持着一种宁静,温婉的似乎与世无争。

    整里都忙忙碌碌的湘盈,总是会带回许多宫中发生的新消息。比如说,金啸宇又要纳妃了,此次是某个国的公主,据说生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还有某个受他宠幸的妃子怀孕了,或是已经生下了孩子。我静静的听着这些无关痛痒的事,从不做任何的评论,这是金啸宇的事,与我无关。

    可是湘盈还是每天都照实的说着,她知道我不愿意听,却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毕竟在她的心里,我才是这个金昭国的王后,即便有名无实。

    而昭阳宫,亦是这个皇宫里最冷清的地方。我让湘盈将所有的人都挡在了门外,其实也没有多少人,她们都知道我这个王后当的有多失败,连金啸宇都不常来的地方,她们当然也不愿意多来。

    而我,乐的清闲。只是寂寞,漫漫长夜里,我独自一个人守在昏暗的烛灯前。我想念鄂尔威,无法抑制的想念,灼疼了心头。

    金昭国,总是漫长的冬季,漫天的雪花一刻也不停的洒下来。我静静的坐在门口,守着一个小暖炉看外面银白的世界。总是会想起舜泽国,想起那个一年四季都是温暖如的地方,在那里,可以每天都看到楚妃喜欢的花,有白的、有红的,锦花丛中飞舞着的还有迎雪最的蝴蝶。

    轻轻的叹息,每个寂寞的午后,我总是喜欢去回忆那些已经不存在的事。看着暖炉的炭火温暖的燃着,门外的雪静静的飘着,湘盈在我的旁边昏昏睡,我会觉得子真的很不真实。有时候,也真是羡慕这个女子,没有一点的心事,可以安安乐乐的生活着。

    而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一个人,思念,真的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其实,金昭国跟北凉相隔不过百里。可是我跟鄂尔威之间,如今,即便能再相见,也如同隔了千山万水吧。鄂尔威,你知道想念一个人的滋味吗?希望你永远都不要有这样的体会,那颗忘丹,已经让你忘记了一切,现在的你,应该无忧无虑的活着,对么?

    “咯吱,咯吱。”门外,有众多的脚步踩到雪地上发出的声音。接着,便是一个俏的声音朗声的响起:“王后。”

    正昏昏睡的湘盈一个激灵坐起,看看我,又看看外面。她有些狐疑的起掀开帘子,似乎愣了一愣,便忙恭敬的俯施礼:“奴婢给余贵妃请安。”

    “请安?亏你还说的出口!”被称作余贵妃的那个女子狠狠的说着,口气里带着明显的怒气,一把推开旁的缃盈,冲着门里喊:“王后呢?”

    “王后在休息呢,余贵妃还是改再来吧。”湘盈怯怯的回道,慌忙又在她的面前站定,似是生怕她会突然的闯进门里是的。

    “哼。”余贵妃冷笑了一声:“也休息的下么?”

    “余贵妃,余贵妃。”在湘盈的阻挡声中,余贵妃已经掀帘而入,绣满滴露牡丹的瑶红色贡锦外裳卷进来丝丝寒冷的冰雪,

    见我睁着眼睛看她,她似乎有一些吃惊。稍稍一愣便定神道:“王后,在宫里您的地位是高,可是您也应该分个轻重吧,臣妾刚刚生了小王子,子虚怕冷,可是木炭都被您的奴才运到了昭阳宫里。我的儿子却冻的直发抖。”

    “原来是为了这个?你拿些去便是了,不碍。”我懒懒的回她,也是知道昭阳宫里存了大量的木炭的,因为我怕冷,从心里蔓延的冰冷。

    余贵妃闻言又是一愣,她应该想不到我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她吧?看她的架势,似乎早就已经做好了要跟我拼架的准备。可惜太失算了,我本就是个与世无争的女子,更何况,人家也不是无理取闹。为了孩子,理所应当的。

    “湘盈。”我见她愣神,便扭头吩咐一旁的湘盈:“你拿些木炭给余贵妃吧,我记得前些子运了很多进来,反正也用不了那么多,就让余贵妃先拿些用吧,别冻坏了王子。”

    湘盈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还是没有开口。转掀开厚重的帘子,领着余贵妃带来的几个宫女去了后面拿木炭。

    “王后还真是心慈啊?”余贵妃冷笑着看着我手中的小暖炉,语气里满是不敬。

    我斜眼看她,这个余贵妃长的还是颇有姿色的,也许又是因为刚刚诞下小皇子的缘故,所以整个人都自傲的不得了,对我这个王后都开始不放在眼里了。

    我淡淡的一笑,这样自以为是的女人我见识的多了,不要见我事事迁就就以为我是个病猫。我将桌上的茶水端起来,小小的抿了一口,复又放下。看一眼余贵妃道:“茶凉了,余贵妃帮本宫倒杯茶来。”

    余贵妃一愣,继而不满的道:“王后没有奴婢么,这倒茶的活计怎么能让臣妾做?”

    “余贵妃好大的架子啊?”我霍的站起,走进她:“本宫的奴婢不是给你拿木炭去了吗?本宫堂堂一国王后,让你一个贵妃倒碗茶你就如此委屈么?”

    她冷冷一笑,口无遮拦的道:“王后,你是王的后,臣妾也是王的妃,地位不过悬殊一级。更何况,如今的我还有小王子在边,你又能拿我怎样?而你这个所谓的王后,也不过是虚有起名而已。”

    “啪”我猛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应声而落,茶水撒了一地。

    门外的侍卫都警觉的围了上来,旁的几个宫女也都战战兢兢的看着我们。

    “余贵妃,你不肯来此与本宫请安也就罢了,本来本宫也不是在乎这些规矩的人。可是今,余贵妃你口气如此不敬,看来是不准备把本宫这个王后放在眼里了?”

    余贵妃看着我的盛怒,有些胆怯,但是很快,她俊俏的脸上便恢复了常态。她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道:“王后,这后宫里谁人不知王根本就不屑踏入这个昭阳宫,臣妾来亦是给你面子,不来你也管不了。”

    “余贵妃的意思,是本宫的这个王后做不好了?既然本宫做不好,那么便是想要你来接位吗?。”我淡淡的笑着,看好戏一般的看着她。

    她头一仰,俏声道:“若是让臣妾来做,未必会做的差。”

    好!我从心里为她喝彩,这样的女子在现代应该也算是女强人一类,可惜这样好的资本却白白浪费在后宫这样尔虞我诈的地方,当真是暴殄天物。

    “余贵妃,看来今你就是为了本宫这个王后的位子来的。”我从头上扯下那个做工精致,却让我无比厌恶的凤钗:“那你就来当这个王后吧。”

    她似乎是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看看我,又看看我递过来的凤钗。

    “余贵妃为何不接呀?”我冷眼看她:“对与本宫来说,王后这个位子坐不坐都可,本宫亦不会欺负任何人,但也决不是让人任意欺负的对象。今,余贵妃你处处针对本宫,看的出是嫌本宫做的不好,那本宫让贤,把这个王后的位子送给余贵妃你来坐。”

    “我、王后,臣妾、臣妾并没有这个意思。”她口气立刻变的柔和起来,虽然还有那么一丝的不敬,却到底也是胆战心惊了起来。

    “那余贵妃是什么意思呢?是要让本宫跪求与你吗?”我心里暗暗的发笑,谅你也不敢接,自古帝王最恨的便是这种不安分的想要谋算后位的女子。她余贵妃再笨,但也觉不会笨到要为此送命的地步。

    “不,王后。”她连连的摇手,一脸的虔诚:“臣妾、臣妾只是口无遮拦,还请王后莫怪。”

    “余贵妃是王最宠的妃子,又刚刚的诞下小王子,谁敢怪罪?本宫也是真心的想要把后位让给你,这后位,本宫本就不屑。”我的语气也不再强硬,吓吓她也就罢了,我也没有想到要拿她怎么样。

    “王后,贵妃,木炭拿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湘盈掀帘而入,有些不安的瞟一眼我与余贵妃,继而慢慢的舒了一口气下去。

    “王后,臣妾告退了。”余贵妃恭敬的福一福,转领了随行的侍女翩翩而去。

    湘盈恭敬的送出门外,轻拍一下狂跳的口,转担心的问我“王后,刚刚奴婢看到余贵妃急匆匆的样子,没有出什么事吧?”。

    “能出什么事,你还以为余贵妃会吃了我呀?”我好笑的抖抖上的水渍。

    “这个当然不会了,奴婢是想着余贵妃这个人狡猾的很,又刚刚生下了小王子,现在正得意着呢。怕她在王的耳边说王后的坏话。”湘盈拿了锦帕替我整整裙摆。

    “说就说吧,你我又挡不住。”我根本就不屑这样的后宫争宠,她说的越不堪越好,让金啸宇讨厌我不是更得了我的心意吗?

    闹了这么一场,心里竟然舒畅了不少。看来这心里若是有气就得快快活活的吐出来,否则,憋在心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憋出病来的。反正这后宫里的女人都没有事做,闲着的时候抓个人来出出气也好,就当是休闲娱乐了。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