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一溪风月,人生无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大红的喜字,大红的嫁衣,这一切对我却没有大多的意义,因为我要嫁的是一个我不的男人,即便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最年轻的王。迎雪说的对,若没有了,一切都是枉然。

    我坐在四面都是红色喜字的绣房里,头上盖着的红色喜帕早就被我一把扯下来扔在了地上。眼里早就没有了泪水,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愿的,因为鄂尔威,我愿意赌上我后半生的幸福。

    金啸宇缓缓的走进屋里,合体的龙袍趁着他无比英俊的面庞。他挥挥手,一干奴才都乖乖的退下,并知趣的关上了房门。

    我从榻上站起,用力的扯下一头的金凤银钗,哗啦啦的声音在黑夜格外的刺耳。

    金啸宇不说话,静静的看着我一个人表演。等我终于没了力气停下,他的嘴角挤出一丝模糊的微笑,为自己倒了一杯酒道:“我说过的,我想要的女子就一定会得到得。”

    我冷哼一声:“你如愿得到我的人,可惜永远得不到我的心。”

    “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每天都能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何况你是要与我白头偕老的,那么多的年月,我不相信会征服不了你。”他一扬脖喝尽杯中的酒。

    “那就拭目以待吧。”我扬脸看他:“只是,若真有那么一,羽若到宁愿去死。”

    最后一句话的威力可想而知,他扔下手中的酒杯,一把将我的胳膊抓住,用力之大似乎要将它捏碎。我毫无惧色的瞪着他,哼,若是真杀了我也好,既然答应要嫁到金昭国我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

    “我绝对不会便宜到要杀你。”似乎看穿我的心思,他恶狠狠的说。

    “我不在乎你要把我怎么样?”我冷眼看他:“我只是要告诉你,你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女人,这一生,都不可能上你。”

    “若是不,恨也好,至少你心里有我。”话竟说的如此凄凉。

    “哼。”我冷笑:“你错了,我的心早就已经被塞的满满的,根本就没有恨。而我的那个人是鄂尔威,一辈子都不会变。”

    “是嘛?”他苦苦的笑,松开紧抓我的手,漆黑的眼睛里灌满哀伤:“你为什么一定要激怒我,是想让我恨你不碰你吗?你错了,你这样反而更加燃起了我的占有。”

    说着便一把抱起我,朝卧房走去,我安静的被他抱着,不挣扎不求饶。他将我放在上,伸手解我的衣服,嘴唇已附上我的脸。“为什么不反抗?”他停下动作,好奇的看着我。

    “我不想陪着你演戏?”我将头偏向一边,不去看他。

    “你真的不怕?”眼里多少带些玩味的笑。

    我淡淡的笑:“我连死都不怕,还怕这个?”

    “好,很好。”他整整自己的衣服:“不愧是我看上的女子,不过,你也不要把我想的太不堪,我金啸宇不会为难我的女人。”他朝门口走去,吩咐:“湘盈,帮王后梳洗,好生伺候。”

    我坐在上,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子到我的脸上,冷冷的风吹着外面的早已光秃的桂花树,一副萧条的景色。我来到金昭国已经一个月了吧,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我一直都呆在这个被称作昭阳宫的宫里,从白天坐到黑夜,再从黑夜坐到白天,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人生还有这样的无望。

    “王后。”湘盈小心翼翼的将一杯温的参茶放在我的面前,有些怯怯的问道:“天已经很晚了,王后要不要先休息?”

    “你累了就去休息吧,我想坐一会儿。”我保持着一个姿势,懒懒的回答。

    “奴婢没有累,奴婢是想着王后在这里坐了好久,奴婢怕王后会着凉,所以。。。。。。”她拼命的解释着,诚惶诚恐的样子让人心疼。

    我勉强的挤出一丝微笑安慰她:“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不要担心。”

    看到我露出难得的微笑,湘盈暗暗的松了一口气,道:“王后,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以后若是天天都能见到王后笑就好了,呵呵。”

    “为什么?我的笑难道有魔力吗?”湘盈的俏皮,感染了我的心

    “不是魔力,是神力啊王后。”湘盈半跪在我的面前,一本正经的回道:“若王后笑,王一定会喜欢,王若喜欢了,宫里所有的人就不要提心吊胆的过子了。”

    “这么说,是我连累了你们。”我叹了口气。

    “不是,不是。王后您千万不要这么讲,别人怎样湘盈不知道,可是王后对湘盈那么好,从不会对湘盈又打又骂的,湘盈觉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以跟着王后。湘盈时常跟天神祷告,希望天神保佑王后长命百岁。

    “长命百岁?”我自嘲的笑笑:“也许这对我来说比死还难受,一个心已经死的人活着已是一种痛苦,还怎会奢求长命百岁呢?”

    “王后,为什么你不喜欢王?”湘盈怯怯的问出埋藏了心底好久的问题。

    “他很值得人喜欢吗?”提到他,我的心里有些莫名的恨意。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与鄂尔威一定会快快乐乐的过着子,而不是现在这样的痛苦。

    “王后,您对王有偏见,其实在百姓心中,最最崇拜和敬佩的就是我们的王,他英俊潇洒,又年轻有为。因为他的勤勉,我们的族人便不会再被人欺负,我们安居乐业生活的很好。我们从来都不为我们的明天担心,因为我们伟大的王会给我们最大的安全。”说到这些,湘盈俊俏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是嘛?可惜,我早就有我的人。”我淡淡的说,眼前浮现出鄂尔威的笑容。这个让我又让我痛的男人啊,现在的他,生活的幸福吗?

    “那个人比王还要优秀吗?”湘盈不解的问。

    我看她一眼,回答:“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我的鄂尔威有着世界上最纯净的笑容,有最温暖如的目光。他为了可以毫无犹豫的跳下万丈悬崖,可以不惜放弃唾手可得的权贵。

    “那王一定很伤心。”湘盈的脸上显示出失望的神色。

    “他有什么好伤心的,伤心的人是我,他生生剥夺了我的幸福。我恨他。”我盯着湘盈无比俏丽的脸问她:“我说我恨你们伟大的王,你会不会怪我?”

    “当然不会,我们谁都不会怪王后的,因为王后是王最的女子,我们要护王后,保护王后。只是恳求王后不要离开王,王会伤心的,若王伤心,我们金昭国的人会跟着一起伤心。”

    “湘盈,我是个很自私的人,我没有你们的王那么伟大,对于我来说,所有人的伤心,都不及我的人一滴泪,为了他,我愿意嫁给我根本就不可能去的人,这一点你是不是可以理解?”

    “王后,奴婢不是很理解,可是奴婢知道,如果您的那个人是王,那么王一定不会让王后这么伤心的,王会把所有的痛苦都揽在自己上。”

    我淡淡一笑:“傻瓜,是两个人的事,女人不应该把的枷锁强加到男人的上。”无意中一扭头,一个高大提拔的影一晃而过。我心里一惊,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