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飞絮落花,春属明年。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我陪着皇后在御花园里散步,说是散步,其实谁又有那个闲心呢?楚妃死了,迎雪死了,短短的一个月,我视若亲人的人都离我而去,连鄂尔威也被关进了监狱。

    “羽若。”皇后轻轻的说:“你与我一起去看看威儿吧。”。

    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进了牢狱,往前走不远,便是鄂尔威的牢房了。我们远远的看他,他消瘦了不少,头发有些凌乱,呆呆的坐在那里。

    “威。”我轻轻的唤他。

    他一个激灵抬起头:“羽若?”他跑过来,隔着牢门拉我的手:“羽若,是你么,是你么羽若?我以为、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羽若,你还好吗?”

    我含着泪,点点头,紧紧的抓着他的手,鄂尔威,你现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羽若,你快离开这里吧。不要再回来了,这个皇宫太危险,你走吧。”鄂尔威的眼中也泛起了泪花,他拉着我的手,轻轻的摸我的头发。

    “那你呢?”我哽咽着问他。

    “我?”他犹豫的低下头:“羽若,对不起。也许,我从今以后就不能陪在你了。你,你忘了我吧,去过你希望过的子,母后一定会给你自由的,你走吧。”

    “一个对不起就可以了吗?”我终于控制不住的哭着喊:“鄂尔威,你还记得吗?你说,要与我策马扬帆过普通人的生活,你还记不记的?”

    “是,羽若,我记得。”鄂尔威看着的眼睛:“我承诺过的,一辈子都不会忘。”

    “好,那你就好好的活着,我等着有那么一天,多久我都会等。”我将他的手放在我的脸上,鄂尔威,你要记住我的样子,你要知道我有多你。哪怕相距千山万水我依旧你,哪怕我们今生再无相见之我还是你。

    走出牢房门口,我抬头看一眼西下的夕阳,暖暖的,多像鄂尔威的笑容。

    一路无语,回到谨兰宫。花园里,楚妃种的花已经衰败,迎雪喜欢的蝴蝶也都悄悄的收起了翅膀。一切都没了生息,明年的夏天,它们会不会又都复活,可是楚妃呢?迎雪呢?她们又在哪里呢?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会不会也再另一个世界里重生呢?那她们会不会也想我?

    还有夏云伊,你又在哪里?你为什么不回来承担你应该承担的一切,这明明应该是你的世界,你为什么一走了之?你为什么把一切都推给我?泪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化成一道道光晕。

    终于将心中的苦闷一次宣泄了个够,我抬头看迷蒙的月色,在这里我失去了楚妃和迎雪,所以我不能够在失去鄂尔威。鄂尔威,我多想永远陪着你。可是老天太不公平,他不让我们在一起。鄂尔威,对不起,我能为你做的,大概也只有这些了。

    我深吸一口气,整理一下自己稍显凌乱的头发便往圣乾宫走去。皇上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看到我的出现,他轻啜了一口参茶后问我:“你想好了?”

    “是。”我点头:“不过,我还有个条件。”

    “说吧。”他头也不抬的挥挥手,大概也是知道我此刻提不出什么可以要挟到他的大条件吧?他那么的不屑的摸样,像是在打发一个乞丐。

    我深吸了一口气,正色的回道:“我想请皇上放了林太傅和林贵妃,林太傅曾经对我有救命之恩,如今他蒙难,我希望可以帮他一把。“

    “好吧。”连一点考虑的意思都没,便爽快的答应了。

    我有些惊讶的看一眼皇上,他依旧面无表的啜着面前的参茶。难道,他早就知道我会这么做?或者,又只是故意的在敷衍我?

    “你还有事吗?”他抬眼看我,问。

    “皇上,请您遵守承诺。”我不安心的再次提醒他:“虽然羽若不过只是一个女子,但是人总有底线,若要鱼死网破,对皇上来说更没有好处!”

    “等你嫁到金昭,朕立即放了他们,这个你放心。朕一言九鼎,不会失信于一个小女子。”他冲我挥挥手:“没有事的话你就下去吧。”

    我看着他,心里的恨意又加上一层,又道:“羽若还想说一句,皇上,有些事不要只是自以为聪明而去做就可以,皇上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样的说法吗?”

    “你在警告朕什么?”他警惕的瞪着我。

    我冷笑一声,道:“羽若没有要警告皇上什么的,只是希望皇上明白,你所做的一切也许自认为很完美,可是也许看到别人的眼里却成了笑话。你费尽心思所做的一切,也许早就被人所察觉,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正往别人设计好的陷阱里而去。”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他有些恼怒,看在我眼里却仿佛成了一个跳梁小丑。

    我也看着他,拼命忍住眼中的泪,一字一句的道:“我只知道,人生总是要有很多知己,可是,皇上没有,皇上一直在伤害自己边的人。等到有一天,皇上回头看一看,却发现边已经没有了自己可以信赖的人,那不是很可悲?”

    他仿佛有一丝的释然,好像终于还是死死的守住了自己的秘密一样,道:“你说的这些朕都明白,朕,亦是要守护朕所之人才要这么做的。”

    我凄凄一笑,守护自己所之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你的人吗?一个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拿来当作筹码的人,有什么资格说为了自己所之人?真是天大的讽刺!

    见我不说话,皇上的眉头锁了起来,厉声道:“朕知道你很聪明,不过你也不用给朕施加什么压力,你是宇王钦点,这本是你的荣誉。朕用威儿来要挟你,也不过是出于无可奈何。”

    一听到鄂尔威,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阵猛烈的疼痛,泪,滴在干净的大理石地面上,凄然道:“羽若知道。希望皇上遵守诺言,羽若告退。”。

    我起,往外走。就听后皇上吩咐道:“德喜,拟旨,朕封白羽若为静硕公主,赐婚给金昭王。”

    我浑一震,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忙伸手扶住宫门口的石柱。“静硕公主。”我冷冷的笑,多么讽刺的称号。有谁知我是多么不屑这个公主的荣耀?我只想跟鄂尔威在一起,老天,你为什么如此残忍?为什么让我们相却不能够相守?为什么?

    “羽若姑娘,奴才送您回去吧?”旁不知何时过来一个小太监,恭敬的伸手扶住我。

    “不用了。”我淡淡的说着,推开他的手,一个人蹒跚的往谨兰宫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