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一石二鸟,无奈之计。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我看着灵儿默默的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细雨,不时会用手中的帕子抹一把脸上的泪,她在想楚妃和迎雪吗?我也想,想的肝肠寸断。可是再想又怎么用?我们谁都不能改变命运,一切永远都不可能重新来过。我们不过是芸芸众生中微不足道的一个人,只能接受,无法给予。

    插入衣袖中的手,突然被一个硬纸包着的东西碰了一下。我心里一阵难受,如今的我,是要经受人生中最重要的选择吗?是知错就改?还是一错再错?无论是哪一个都不可能是完美的结果,只不过是将自己又推倒另一个错误的极端而已。可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就等于是坐以待毙。我很清楚义父的为人,他绝对不会轻易放了我和鄂尔威。

    可是,为了救鄂尔威而牺牲掉他的母亲,若鄂尔威知道了真相,那我们又该何以堪?“唉~~”我重重的叹口气,却不料惊了门口的灵儿。

    灵儿慌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跑过来看我,紧张的问:“羽若姐,你怎么了?”

    “哦,我没事的灵儿,只是突然有些烦躁叹口气而已,不用担心的。”我努力的挤出一丝微笑,想要安慰面前紧张的灵儿。

    “羽若姐是不是饿了?您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吃饭呢。”灵儿说着,转从桌子上端了一些糕点递到我面前:“这些是我刚做的,你看,还乎着呢。”

    我推辞不过,只好伸手拿了一块糕点放到嘴里咬了一口,入口竟是如此的酥脆,伴着甜甜的桂花的香味直入心脾。灵儿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我从心里感叹。

    灵儿将糕点又放回桌上,起拿了茶壶去倒水。而我看着手中的那块被咬了一口的桂花糕,心里忽然的一片清凉,也许,我真的是应该做些什么了。

    我掏出那个纸包,将义父给我的药毒悉数都洒在了那盘桂花糕上,白色的毒药竟然悄悄的渗入点心里面去,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可见毒药的诡异。我心里不免升起一丝彻骨的冷,想不到位居高官的义父,竟然会有如此毒辣的毒药,真不知,他用这种药害死了多少人,里面是不是也包括夏家的人?

    提着糕点匆匆的出门,却又开始犹豫不决,到底不是心肠坏透的女子,心里也总是不忍去害人。况且,不管金婕妤是怎样的嚣张跋扈,但好歹也是一条生命啊?

    我犹豫的站在倚风亭的门前惆然所失。难道我跨过千年的时间来到这里就只是要为了夏家报仇吗?我那么拼命的为义父办事就是为了要回去吗?我叹口气,我真的不能嫁祸给皇后,也没有办法帮夏家的人报仇了。也许,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来背才是最好的结局。

    “噔噔瞪。”后传来气势冲冲的脚步声。我扭头,看后的来人,是林贵妃。

    林贵妃看到我有些生气,将我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道:“白羽若,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大哥不是让你去救勋儿吗?你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义父让我做的我会去做。”我低低的回她:“不过,我真的不想伤害无辜的人,虽然金婕妤做过不少让人痛恶的事,可是也还没有到必须要成为你们牺牲品的地步吧?”

    “你说什么?白羽若,你疯了吧?”林贵妃上前几步凑近我,压低声音道:“现在皇上派人到处调查毒药的出处,他们就是想以此来抓住幕后的黑手。如果真的查出来就完了,我跟大哥还有勋儿就都毁了,为了救我们的命而去牺牲一个本来就该死的女人,你有什么好计较的?啊?”

    我一听来了气,怒道:“林贵妃,怕死的人是你跟义父。如果没有胆量为自己种下的恶果来买单,当初就不应该大张旗鼓的去争什么帝位。弄到如今这个结果,只能算是自作自受!”

    “白羽若,你以为就你是神仙啊?”她一脸的不屑:“这宫里的人谁不怕死?谁不希望自己位居高官?遇到问题哪一个会自己站出来承担?就你傻啊!牺牲一个人怎么了?如果我愿意,整个皇宫的人都可以成为我们的牺牲品。”

    “是吗?”我冷笑一声:“不知道林贵妃你用这种下流的手段害死了多少人啊?难道到了晚上,你就不怕那些冤死鬼来找你报仇吗?”

    “我?”林贵妃愣了一下,狠狠瞪着我道:“我就说嘛,大哥当初就不该用你,让你跟着夏家那群混蛋一起下地狱不是更好?省得现在既要利用你,还要担心你会反咬我们一口。”

    我怔了怔,夏家?是啊,夏家。夏家的仇,又有谁可以替他们还呢?

    她扭头看不远处金婕妤所住的宫门,又道:“这个金婕妤,平里总是叫嚷着与我作对,她就算是死一万次,也结不了我的恨,大哥真应该把她一块弄死。走,随我去会会这个狐狸精。”

    往前走了几步,又想到什么似的转一把将我手中提着的食盒索了过去,道:“把点心给我,你赶紧的想办法去。我儿子现在还被管在监狱里呢,而我现在也是自不保。我看你就先不要去理会别人的死活了,要不然,到时候连你都要跟着一块下地狱。”

    她伸手将我推向一边,抬脚往金婕妤宫的方向而去,阳光照着她发髻上的那支点翠金凤凰耀人眼目,似是要展翅飞。

    “点心里有毒。”我在心里喊她,人却站在那里看着她,没有阻拦也不想去阻拦。我冷冷的看着,这是她自己选择的,如果真要用一个人的牺牲来平息这场风波,为什么不可能是我的仇人?

    以林贵妃的格,不出几句话便会被问出实。到时候连义父也可能被牵连,那一食盒被下了毒药的桂花糕,会让夏家百余口无辜惨死的人得以欣慰。虽然我不是真正的夏云伊,可夏家对我的嘱托我不能忘。报仇?既然知道了仇人是谁,那我就已经没有要退却的理由了。

    我转,回谨兰宫。也许,好戏应该就要上演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