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无能为力,低头认命。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呵呵。”义父笑了起来:“云伊,你怎么忘了,这个金婕妤可是跟你有过节的。如果不是因为她,或者楚妃就不会这么容易死了。只留下小公主一人,的确是很可怜啊。”

    我眉心一拧,差一点就要冷笑出声。若是平里听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或者还能引起我的触动,可此刻听之,却唯有一种讽刺的意味。

    义父见我没有吱声,便又道:“就因为她是金昭国的公主,如果皇后将她杀死,那么皇上为了顾忌两国的颜面一定会对皇后严惩的。再说,这个金婕妤如今最受皇上的宠信,我们绝对不能忽视了在她后的权势,勋儿若真的继位只怕也要会对他没辙,不如现在就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自己,哼,我咽下心口的愤恨的冲动,点头答应:“好,我听义父的。只要能够为夏家报仇,区区一条人命算得了什么呢?”

    “很好,云伊,你终于长大了。”义父满意的点点头:“你放心,夏家的仇马上就可以报了。等一切都结束,义父就送你回去,还你自由。”

    我浅然一笑,不再停留,转离开。泪,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只是心里有种苦涩,波涛汹涌一般的苦涩裹满了心头。

    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出锦瑟苑,握紧锦帕的手不住的颤抖着。心中苦笑:夏云伊啊夏云伊,你的命运竟是如此的悲戚,你原本那么相信的一个人,却生生的将你推入了火坑之中。他用毒药控制你,他将你当做自己的一枚棋子来利用。他说等一切结束就还你自由,其实,不过是让你去死吧?

    夏云伊,幸而如今是我代替了你。想你一个从小被父母兄长宠在翅膀下的千金小姐,面对如此变故,应该不会这么容易的活下去吧?

    “‘风一度吹玉笛,可怜斯人已远去。’”哀怨的声音飘渺的传入我的耳朵。

    我赶忙的擦一把迷住眼睛的泪水,看到的是一狼狈的七皇妃,头发凌乱的站在池塘边。冷风吹着她有些单薄的子,落幕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倨傲。

    “七皇妃。”我轻轻的走上前去,对着她的背影拜了一拜。虽然我们曾经多有过节,但是此刻她的夫君被关入大牢,想来也是比较惨的。

    “是你啊,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她凄凄的笑着问我。清亮的眼眸因为悲伤的痛哭而有些红肿,却依旧无碍她天生的姿色。

    “奴婢刚好路过,看到七皇妃便过来打声招呼。”我谨慎的回答。

    “七皇子被抓了,你一定已经知道了吧?”她轻歪着头看我:“毒害皇子,谋权篡位,这么重的两条罪他都占了。自古帝王最怕的就是谋权篡位啊,他一定会被杀头,一定会。”

    “七皇妃不必太过忧心。”我有些不忍的安慰她:“七皇子毕竟是皇上的亲儿子,他怎么会舍得杀他呢?况且,林大人也一定会救七皇子的。”

    “你不用骗我了。”她摇着头不信,眼中含着泪道:“我知道你是父亲的人,你是父亲为了争夺帝位而设下的棋子。父亲利用你,也利用七皇子。”

    “七皇妃。”我不安的走近她,她的样子有些反常。

    “我说的没有错不是吗?父亲这一生,为了皇位甚至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姑妈、我、七皇子、还有你,我们在他的眼中都只是他通往帝位的垫脚石。我们都成了他的牺牲品,如果不是他,我跟七皇子也许会过的很好。”她的眼泪流了下来,无声却惹人怜惜。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因为她说的很对,我们都是义父的牺牲品,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总是没有资格安慰相同命运的人。我们是一样的痛,一样有被伦为棋子的愤恨。

    “羽若。”她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回一把便抓住我的胳膊,继而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

    “七皇妃。”我吓的赶紧的伸手将她扶起来,紧张的道:“七皇妃有什么事吩咐奴婢就是了,你份这般高贵,怎可对我行这样的大礼呢?”

    “羽若。”七皇妃含着泪抬头看我:“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可是,羽若,看在我父亲的份上,请你救救七皇子吧。给他留一条命就好,什么皇位,富贵我们都不需要了。”

    “七皇妃,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我怎么能够救的了七皇子呢?”我淡淡的说着,眼睛却不敢看她。

    “羽若,你是不同意么?”她着急的又要下跪,却被我紧紧的拉住了。她的泪又顺着脸颊倘下来:“我知道,一定是我做错了太多事,所以老天爷在惩罚我。可是,为什么要报应到七皇子的上呢?我宁肯马上就要死的人是我。”

    “七皇妃,你不要这样想,人各有命。”我有些心软,可是,自己是真的没有能力不是吗?

    “不,不是的,羽若,你现在是皇后面前的红人,听说金昭国的那个宰相也喜欢你,你跟皇上说一说,他一定也会有所顾忌的,羽若,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好不好?”

    “七皇妃你别这样,我不是不救,只是,我有心而力不足啊,再是皇后边的红人又怎么样?七皇子犯的可是谋全篡位的死罪啊,我们谁都救不了的。”

    “啊?死罪?是、是死罪。”她凄惨的笑了几声,或者终于知道是没有什么希望,转,踉跄的走了。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难受极了,为什么明明是男人犯的错误,却偏偏受伤的是女人呢?七皇妃,请原谅我的无能为力,我没有办法救你心的男人,他犯的错太大了,他千不该万不该要伤害我的鄂尔威。还有义父,他怎么就这样的残忍?是他害死了夏家的人,却又让我为他卖命。

    我的心,那么猛烈的疼痛起来。义父、皇后、七皇子、鄂尔威,你们谁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谁才可以让我不这么痛苦?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