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皇位之争,牵连甚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我静静的坐在台阶上,看着满园的蝴蝶轻轻飞舞,迎雪走了,这些蝴蝶会不会也伤心?为什么?为什么迎雪这么轻易的就放弃自己的生命?为什么这一切的重担都要让我来抗?

    刚刚灵儿告诉我,说大皇子那边传来了消息,大皇子要以皇子侧妃的份来安葬迎雪。我听了,心里反而更难过,难道迎雪以生命换来的仅仅是这样一个虚伪的名份吗?人都已经死了,以什么样的份来安葬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将头埋在双膝间轻轻的哭泣,鄂尔威,你在哪儿?为什么我最痛苦的时候边却一个人都没有?我想家,我想师父,想爸妈,想潇潇,我想念我曾经的生活,哪怕让我一辈子呆在寺庙里我也愿意。我真的,已经没有力气在周旋这样一个负责的皇宫中,我真的好难过。

    我伸手摸摸前的八卦石,冷冷的泛出淡淡的蓝光,是不是连它也感觉到了我的悲伤?

    “皇后娘娘驾到。”门外尖细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抬起迷惘的泪眼看门外走进来的皇后,她的脸上也存着莫名的伤感,整个皇宫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凄凉?

    “羽若。”皇后急匆匆的走进我:“威儿、皇上说威儿私通叛敌想要谋取帝位,羽若,你告诉本宫,这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啊?”

    “威?”我一个激灵站起:“娘娘,这跟九皇子有什么牵扯?一切不都是七皇子在其中周旋的,跟九皇子半点关系都没有啊?”

    “可是,七皇子一口咬定说威儿也掺于其中,皇上深信不移把威儿给抓进了天牢。”皇后满脸的焦急,声音里带着哭腔。

    “七皇子?”我愣愣的重复这个名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目的只是帝位,如今已经自难保了,难道还想拉着威来垫背么?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风儿告诉我的。”皇后一副恍然若失的摸样,呆立片刻后突然道:“不行,我得去见皇上,我要去求求皇上。”

    “娘娘,娘娘。”我赶忙伸手拦住她:“您先不要着急,要救也要先摸清底细再说呀,我们现在连皇上是什么心理都搞不明白,这样急急的去,怕是会适得其反。”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呢?”皇后急得眼中的泪都快流出来了:“我的威儿哪里受过这样的苦?羽若,谋权篡位可是死罪啊,会死人的。“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脑子里好乱。”我伸手扶住额头,鄂尔威,我的鄂尔威,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不能够再失去他了。

    “羽若,你可千万不能再倒下了,我现在只能靠你了。”皇后担心的拉住我的手,一向端庄高雅的她此刻已经六神无主,再也没有了昔的威风。

    “我知道娘娘,您放心,羽若就是死也要救出九皇子的。”我蹙眉沉思了一下,也许,现在我应该要先去见一下七皇子才是正理。

    送走了皇后,我急匆匆的往牢房的方向走去。我要去问一下七皇子,为什么要这样对待鄂尔威,鄂尔威明明是被冤枉的。

    “羽若姑娘,您不是不知道,这可是重犯,虽说是皇子,可如今被关也是上头交待了的不准探望的,稍有差池,奴才们是要掉脑袋的。”李公公一边提着灯笼在前面为我带路一边不住的唠叨着。

    “羽若明白,可羽若更知道公公的为人,在宫里这上上下下的谁不知道公公是菩萨心肠,所以才来找公公帮忙的。”我见风使舵的拍他的马

    李公公呵呵一笑,有些得意忘形的道:“羽若姑娘这句话说的奴才听,可不是么?奴才呀什么都不行,就是人缘好。”

    “那是自然的呀,所以皇后娘娘特意的吩咐我要我求公公帮忙。”

    “哎唷,可是折煞奴才了,皇后娘娘吩咐就是了,还说什么帮忙呢?为主子效命可是奴才们的荣幸。”他顿了一顿:“羽若姑娘在主子面前,可别忘了帮忙说些好话呀。”

    “公公放心,这次您可是帮了个大忙,皇后娘娘可是记在心里的,您就放心好了。”我撒了个谎给他。

    话说着,已转了两个弯,想不到皇宫里的监牢也这么大,不过大部分都是空的,有关着的人也大都安安静静的待着,没有书上说的那样鬼哭狼嚎的场面。

    “羽若。”正往前走,冷不丁一声急唤吓了我一跳。

    我抬头头看一旁的牢里,看到一白色的囚衣的七皇子,正隔着牢门喊我。上的衣服已有些脏旧,披散着头发,样子十分的颓废。

    “羽若。”他看到我有些的激动:“你是来救我的吗?快叫岳父来救我,我不要被关在这里,这里又脏又冷,还黑漆漆的。我受不了了,你快叫母妃和岳父来救我呀。”

    我瞪了他一眼,转看一旁的李公公:“公公,我有几句话要跟七皇子说。”

    李公公会意的笑道:“羽若姑娘放心说就是了。”他手指不远处的:“老奴先到前面去,若羽若姑娘有何差遣,高声唤奴才一声便行。”

    “羽若谢谢公公。”我冲着他的背影拜了拜。

    “羽若。”待李公公走远,七皇子猛然扑到牢门口,伸着手高声的哀求:“羽若,快点救我,快点救我出去啊。我不想在这里待着,我要出去。”

    “没有人可以救的了你了,你毒害大皇子,谋权篡位,是皇上要杀你,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救你。”我狠狠的瞪着他。

    “怎么会呢?羽若,你这样聪明,一定可以救我的,羽若。”他挥着手,想要抓住我。

    我后退一步避开他,冷冷的道:“你错在不该私自做主去来害大皇子,反而更害了我妹妹,她还那么年轻,她如此无辜。”

    “这不是我的本意啊羽若,是乌伦野那个混蛋害我的,他说这药七天之后才会发作的,我怎么知道会这么快呀?但是,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会害死迎雪啊,真的羽若。羽若,求你了,你救救我啊,现在只有你可以救的了我了。”

    “我怎么救你?”我狠狠的瞪他一眼:“况且,即便我要救你也是无能无力了。现在,整个后宫也乱了,连林贵妃怕是也自难保了。”

    “什么?”他惊的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我:“连母妃也受了牵连?父皇为什么那么狠心?他都不听我解释的吗?不,羽若,还有你呢?你一定会救我的是不是?是不是羽若?”

    “我为什么要救你?你明明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你害死我妹妹,还嫁祸给九皇子,你到底还是不是人?”我的眼中迅速的畜满泪水,想起迎雪心里就莫名的疼痛。

    “羽若,我知道,我知道你怪我陷害九弟。但是、但是,我没有其他的办法啊,我也是被冤枉的呀。对,是岳父,是岳父他要我这么做的。岳父说了,你深着九弟,所以、所以只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倒九弟的上,你即使舍了命也会救他的。”

    “你说什么?义父?”我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

    “是啊,是岳父要我这么做的。”七皇子拼命的从牢门的空隙里伸出来抓我:“羽若,你快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啊,我真的还不想死啊,羽若。”

    “好,只要你肯证明鄂尔威的清白,那我就想办法救你。”我哄他,不管如何,我要先救鄂尔威,这是我唯一的期望,其他的,我可以不在乎。

    “这怎么能行?我要是证明了鄂尔威的清白,那我不就是死路一条了吗?”他一眼识破我的计谋,连连的摇头拒绝。

    “你横竖都是死,谁也救不了你,你就在牢里慢慢的等死吧!”我恶狠狠的瞪他一眼,气得转就走。

    “羽若,羽若,不要走啊,羽若,救我啊,羽若。”后七皇子拼命的喊着,就让他喊吧,这是他自己种的恶果,应该自己来吃。

    “乌伦野。”我从心里狠狠的咬着这个名字,他为什么要教唆七皇子去杀害大皇子?脑海中突然跳出那大皇子的话:“皇位之争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我不能保护太多,但至少,可以不再伤害。”

    心里猛烈的颤抖了一下,难道他早就知道有人要害他?这又怎么可能呢?如果明知道有人害他,为什么不采取措施,反而宁知是陷阱还要跳呢?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越来越理不清头绪了,大皇子、七皇子、乌伦野,这三个人中根本就不可能有交汇点的。大皇子无心帝位,七皇子野心勃勃,而乌伦野不过就是金啸宇的一个傀儡,他根本就不可能有兴风作浪的本领。

    而金啸宇,他已经是一国之主,对于他来说,谁要成为舜泽国的皇帝对他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难道背后还有其他人在指使?会是谁呢?而他们的目标又是什么呢?是帝位么?杀人不见血的皇位之争啊。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