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心有爱意,都在逃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我一个人静静的去御膳房端楚妃的滋补参汤,心里却思索着一些别的事。这几的瑾兰宫愈发变的沉闷起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声息了一般,这都是惹的祸吗?总是会让一个女子改变很多东西,就像迎雪,再也没有那种没心没肺的欢笑声了,俊秀的眉头总是锁满了心事。

    我知道,迎雪在经历与我一样的痛苦,上一个不该去的人,注定要承受太多的悲哀。我不敢确定迎雪的那个人是不是大皇子,但是我知道,那一定是个只会给迎雪带来痛苦的男人。

    可是,迎雪,我要怎么来开导你呢?因为,我连我自己都管不了自己了。我也在经受着想却不能的凄凉,那样的痛,撕心裂肺。

    深深的叹口气,抬头看向远方。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高大的影,正在不停的来回踱着脚,模样似是有些焦急不安,看起来应是在刻意的等着一个人。

    我眉心微蹙,突然很想亲自去试探一下心中的那些猜测。于是上前,深深的的对着那个人影福一福:“大皇子金安。”

    “哦,是羽若啊,是不是又要去御膳房给楚妃拿汤啊?呃,怎么只有你自己呢?”大皇子一双好看的眼睛紧盯着我的后,面露失望的问。

    “大皇子还希望见到谁?”我抬头,定睛的看他。

    “哦,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他的闪烁其词让我更加确信心中的猜想,看来,迎雪喜欢的人真的就是他,是舜泽国堂堂的大皇子。

    “迎雪她病了,病的很眼中。”在他即要离去的时候,我突然追加上一句。

    “什么,迎雪病了?”他有些急切的转看我,又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的迅速放缓了声音:“哦,病了,就请太医过来看看啊,可、可莫要耽搁了病。”

    “我们只是个小宫女,怎么能够劳驾的了太医。大皇子不知道么,宫里的宫女若病了,也就看自己的造化,好了就好了,好不了也就算了。”我冷笑着,故意这样说,想看看他的反应。

    “这怎么能行?病了就得请太医,你去请,就说我说的。”他突然的着急起来。

    “没名没份,我凭什么说是大皇子要叫太医给迎雪瞧病?若是别人问起来,会不会有损大皇子的名声呢?”我斜眼盯着他,他明显的是心急。或者,他也是喜欢的迎雪的,对么?

    “这~~~”他语塞,继而扭过头去看亭外的风景。细长的双手在袖口中不安的紧握着,那份担心的样子,就这么毫无掩饰的遗漏了出来。

    心里因为他这样的反应而有了一丝宽慰,至少,迎雪不是一个人的单相思。轻轻一笑,趁势又问:“大皇子是真的喜欢迎雪?”

    “没有。”他否认,却多了些惊慌。

    “大皇子说没有就没有了?人后的甜言蜜语人前就说不得了?”我因他的否认生气,俗语真是不假,自古总是多女子负心汉。

    “羽若,你、你说的什么话?”他慌乱的指责我,却不敢看我。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我不知道这个朝代对于女子为什么这么刻薄,明明是相的却为什么要逃避?你是皇子,你可以不就不,既然不,又为什么给她希望?”

    “你错了羽若,我,怎么不?可是,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吗?迎雪是个好姑娘,好姑娘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是,你觉得我可以给她幸福吗?她永远做不了我的妻子,我永远给不了她完整的。所以,我宁肯放弃。”最后一句话,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出来的,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我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口,因为,他也是痛的,不是么?给不了她一生的幸福,所以宁愿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放手。我与鄂尔威,不也是这样么?

    他看着我,很认真的说:“羽若,我知道你与迎雪最要好,你说的这些我也都懂,可是,我~~~你不懂,人生在皇室中总是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尤其是在帝位相传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保护多少人,但至少,可以不再伤害。”

    “逃避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吗?”我问着他,心里想着的却是自己。是啊,逃避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吗?不能是不是?可是,我不也是再逃避鄂尔威吗?

    大皇子苦涩的笑笑:“逃避?除了这个还能有别的办法吗?羽若,我知道你这次是故意过来找我,你放心,以后我会注意的。至于迎雪,我是真的很希望她能够幸福。”

    “不能够跟自己的人在一起,你以为,还能够有幸福么?”我嘲讽的笑,心痛的笑,脑海中都是鄂尔威清爽的眼眸,淡淡的化不开的忧愁。

    “人生总是有很多的不尽人意,凭你我小小凡人,又如何能够抵御命运的捉弄。”他仰头看天,英俊的脸上写满惆怅,唇角那丝淡薄的笑意若隐若现。

    我静静的凝视着他,稍许才问:“那迎雪,只是大皇子也喜欢她么?”

    他摇头,惨淡的一笑:“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或者,也没有这个必要吧?正如你所说的,既然给不了她幸福,又何苦给她希望。我、不想害她。”

    “大皇子做的对。有些是不能说出来的,因为,给不起。”

    “是啊,给不起。所以,宁愿一辈子躲在背后默默的看着她,只要知道她幸福便足够了。其他的,不敢奢望。”他长长的叹口气,转离开。风起他宽大青色的衣袖,卷起层层的悲戚。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我突然有种想要哭泣的冲动,迎雪,你知道吗?你的人也是你的,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你,为了你能够幸福。

    迎雪,是你生错了年代。所以,才不能好好的,迎雪,我希望你永远都不知道事的真像,你可以如大皇子所期望的那样,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可是我的鄂尔威呢?鄂尔威,鄂尔威,总是不敢想起你,总是不敢去见你,怕自己忍不住的沦陷在你那份柔之中。鄂尔威,我多想告诉,其实,我也很你。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