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生命之轻,何才为重?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几剂药下去,楚妃的体明显的好了起来。脸色也不在那么苍白了,胡太医仔细的把了一下脉道:“恭喜娘娘,娘娘的体已无大碍,只吃些安胎的药就行了。”

    “太好了,谢谢太医。”迎雪高兴的施礼表示谢意,又按照楚妃的指示从描金瓷瓶里抓了一把金叶子塞到了胡太医的手中,算是答谢。

    “迎雪姑娘客气了。”胡太医推辞了一番后便也收下了,起收拾起自己的东西,躬道:“娘娘,下官告退了,请娘娘好生将养,卑职隔会来请此平安脉。”

    “娘娘,我去送一下胡太医。”看着胡太医背着药箱走出门外,我赶紧的小跑着追了出去,在僻静的走廊里叫住他:“胡太医请等一下。”

    胡太医停下脚步,有些好奇的回看我:“羽若姑娘还有何事?”

    我忙从口袋里掏出一粒药丸递到他的面前,道:“胡太医,我这里有个药丸,我想麻烦您帮我看一下,这个药碗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是姑娘平食用的吗?”胡太医接过来问。

    “不是。”我撒谎:“这个是我偶然间得到的一粒药丸,听别人说可以强健体。只是我不懂药物,又不敢随便食用,只好请太医给看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正如别人所说的那么神奇。”

    胡太医将药丸拿到手里仔细的看了看,又小心的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继而眉心一拧,紧盯着手中的药丸像是在思考什么似的神色凝重起来。

    “胡太医,怎么了?”我不安的问。

    “哦。”胡太医才回过神来一般,道:“这只是一种普通的药丸,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要说强健体倒也贴切。不过,这里面好像特意加了另一种草药,使其改变了其原有的药。而且这种草药咱们舜泽是没有的,应该是生长在极寒之地。本也是没有毒,但是若曾经中过毒的人服食了之后,便会加重曾经所中的毒的毒,若再想解毒可就麻烦了。”

    “您的意思是说,如果用了之后就没有救了?”我吓的握紧了手中的锦帕。

    “这个••••••”他顿了顿,又安慰道:“羽若姑娘,请恕在下才疏学浅只懂这些。想来那自然界一物降一物,应该是有办法的,等回去之后下官查一下医书,再告知姑娘。不过,这药希望姑娘也不要吃,若姑娘体不好,可以找太医给姑娘诊治。”

    “那就有劳胡太医了,我体无恙并不需要诊治。只是,请胡太医不要将此事告知别人。好吗?”我福施礼,并带上恳求的语气。

    “我知道,告辞了。”他将药丸小心的放在药箱里,告辞离去。

    我愣愣的站在那里,手心里满是因为紧张而流出的汗。我猜得果然没错,义父他不相信我,他一方面利用我将我作为帮助他夺取天下的棋子,一方面又让狠心的用毒药来牵制住我,是怕我将来会发将一军吗?义父,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用我的生命来赌你的天下?义父!!

    悄悄掩下那层悲伤,我与迎雪并肩去御膳房给楚妃拿汤。几不与她同行,这小妮子竟然一改往活泼的个而沉默起来。我有些不习惯的看她,她俊俏的脸上秀眉紧锁,仿佛缩满了心事。

    “迎雪,你怎么了?”我问她。

    她仿佛是被吓了一跳,扭头看了我一眼,回过神一般慌乱的回道:“呃,没事啊,姐姐为何要这么问,我不是好好的么?”

    “不想说啊?”我逗她,这个小丫头也是长大了吧,终于也有心事了。

    迎雪低头含羞的一笑,却没有开口。我也淡淡的一笑没再问下去。我知道,再要好的姐妹也总是会有些话说不出口的,比如,。如我跟鄂尔威一样,我拼命拼命的否认自己的感,可是,那种隐约的愫是怎么都瞒不了自己的。

    沉默了很久,迎雪却突然偏着脑袋对我笑了起来,问我:“姐姐,你有没有真正的去过一个人,就是、很那种。”

    我摇头,心里却闪过一个影,是鄂尔威。

    迎雪叹了口气:“以前我以为两个人在一起结婚生子是件很无奈的事,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他,才只道原来世界上是真的有一见钟的,可以有一个男人真真正正的占据你的心。”

    “迎雪。”我有些犹豫的开口:“你说的那个男人是••••••”

    迎雪又叹了口气,看着远方的白云,许久才说:“我好希望可以跟自己的人在一起,可是姐姐,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了就了,有什么怎么办呢?”我看着她,心里开始猜测她上的男子是谁?

    “姐姐,你还记得你跟我讲的那个故事吗?我觉得英台好伟大,因为她可以为了奋不顾,可是~~~”她突然的有些失望:“那也要她的人她才行啊。”

    “迎雪,你不要这样想,英台的故事是虚构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神话故事。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死了就死了,根本就不可能会变成蝴蝶的。”我耐心的跟她解释,现在我觉得好后悔跟她讲那个故事了。小女孩总是太多憧憬,容易被神话所蒙骗。

    迎雪笑笑,低下头:“为什么说是虚构的呢?我倒宁愿他是真的,真真切切的。”

    “迎雪。”我上前拍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一个人很痛苦,可是,你要相信,人活着就要争取。如果,你选择了死亡,那所有的一切便都不存在了。”

    迎雪点点头,若有所失:“是啊,都不存在了呢。”

    我看着迎雪,心里有了一丝疑惑:迎雪,你也上了一个男人对不对?而且,与我一样,他们本来不应该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中,可是,偏偏却遇上了,然后无奈的上了。这份到底有多沉重?沉重的,让我们根本就无法去把握它们的命运。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