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雅蓉恨意,被施酷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我端着食盒准备去雅蓉郡主的房间给她送桂花糕,昨,她来看楚妃,吃了一块迎雪做的桂花糕,喜欢的不得了,所以今迎雪又多做了一些,楚妃便让我给她送过去。我当然知道楚妃的意思,她是希望我可以跟雅蓉和平相处,在楚妃的心里,我是早晚要嫁给鄂尔威与雅蓉姐妹相称的。

    不过,说起来这个雅蓉郡主倒是奇怪的很,自从上次弄了一个不愉快之后,她并没有再次的为难我,相安无事了好几天。她还很诚恳的在来看楚妃的时候赐了我好多的东西,这一切看在皇后的眼里自然是喜欢。但是我却看的出这个雅蓉不是什么善主,这样做,定然是有她的目的。大概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暴风雨前的宁静吧,一切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右眼不时的跳了一下,真烦人,从早上就开始跳,为此迎雪还不停的告诫我,说今天万事要小心。俗话说的好啊“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呵呵的笑着嘲弄她的无知,这种毫无科学根据的话也只有她们这里的人信以为真了。

    走到雅蓉郡主的别宫门前,抬脚还没有往里迈,就一下子跟从里面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雅蓉郡主的贴侍女翠儿,手里还拿着一件斗篷。

    我忙上前唤道:“翠儿姐姐,我来••••••”

    “郡主不在这里,她去御花园赏花去了。”还没等我到明此番的来意,她便已经急急的打断了我的话,看起来似是一副急匆匆的样子。

    “那我就将这些东西交给姐姐吧,是娘娘让我送来的点心。”我将手中的食盒递给她。

    她低头看了看食盒,却没有伸手来接,只道:“哟,还是的么?我们郡主最喜欢吃的点心了,不如你随我一起给送过去吧?要不然点心凉了,郡主就不吃了。”

    “我?”我有些奇怪,难道她不能自己送过去吗?

    “走吧!”还没有说什么,翠儿便一把拉过我,强行的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一路无语,进了御花园却没有往正宫走去,反而是扰了偏僻的小路只往最隐蔽的后院而去。看着前面的翠儿一声不吭的只顾埋头走路的样子,我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人在一间黑漆漆的小屋面前停下来,我看着那个小屋,心里不安的感觉更盛。

    “啊。”我还不及多想,便被翠儿一把给推了进去,人一下子就跌进了小黑屋里。我伏在地上不敢出声,心里默念着佛经。等眼睛慢慢的适应了这里的黑暗后我才发现,站在我面前的是七皇妃和雅蓉郡主,这两个人都恶狠狠的瞪着我,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了才能消除心中的恨意。

    “奴婢给七皇妃、雅蓉郡主请安。”我慌忙的施礼,心里开始打起鼓来,只怕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哼。”七皇妃冷笑一声:“今的羽若姑娘怎么这么懂礼数了啊?皇上不是都已经下过旨了,许羽若姑娘可以不用称奴婢的么?”

    “奴婢不敢,奴婢一直尊敬七皇子妃和郡主的。”我低着头,一丝也不敢懈怠,说些软话没有什么难得,重要的是能够避免皮之苦。

    “嘴巴倒是甜,怪不得哄的九表哥整神魂颠倒的。”雅蓉的语气中带着怒意。

    “郡主您误会了,那次纯属是一个玩笑,我与九皇子真的只是一般的朋友。”我急急的为自己解释,当然也知道雅蓉就是因为上次的事才想着要报复我的。

    “大胆!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不自称奴才也就算了,还敢跟九表哥称朋道友?来人啊,掌嘴。”雅蓉终于找到了一丝纰漏,得意的瞪着我。

    “等一下郡主。”我慌忙的叫阻:“奴婢是个小小的宫女,的确不能够跟九皇子称友,可是你是个郡主,也不能够无缘无故的就屈打一个宫女吧?”

    “屈打?哈哈”七皇妃大笑起来:“有谁能够证明我们是屈打你呢?白羽若,你不要以为你真的可以飞上枝头做凤凰,我是七皇妃,雅蓉是将来的九皇妃,我们难道还不能够教训你一个奴婢么?”

    “教训是可以教训,可是,奴婢说九皇子是奴婢的朋友可不是奴婢随意说得。是九皇子亲口承认了的,郡主跟七皇妃如果不信的话可以找来九皇子问一问。”

    “哼,你倒是聪明,知道搬救兵。九皇子来了,你不更是得意?”七皇妃一眼看穿我的谋。

    “七皇妃,那奴婢也与你说得很清楚了,奴婢与七皇子之间真的是清清白白的,您可前往不要冤枉了奴婢啊。”我转而向七皇妃求,希望能够逐一功课

    “冤枉?”七皇妃冷笑一声:“白羽若,你是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么?一副专门勾引男人的媚像,你说你与七皇子之间清清白白,谁信?我是信你还是信我自己?”

    “什么都不要说了。”雅蓉狠狠的瞪着我:“我看不打她她是不会明白的,来人,用刑!”我一愣,眼睁睁的看着雅蓉从翠儿的手中接过一大把长长的银针,这、这是要往上扎吗?

    我以前听潇潇说过,有一部叫做什么格格的电视剧,那个真格格就是被人用针扎过,扎过之后上不会留下痕迹,只会活活的疼死。天呐,想不到古代真的有这样的私刑,这么恶毒的东西,是谁想出来的?

    “啊~~”针还是毫不留的往上刺去,钻心的疼痛袭便全。我觉得我马上就要死了,可是我多么不甘心,我还没有感受过潇潇所说的那个世界的美丽。还有鄂尔威,鬼才知道,我是那么的害怕,害怕从今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了,只感觉那些晃动的人影如鬼魅一般的吓人,周围渐渐的没了生息,连针刺在上的感觉都没有了,我要死了么?我就这样死了么?我多么不甘心。

    “羽若。”暖暖的声音将我马上就失去的意识又拉了回来。

    我睁开迷蒙的双眼看面前的男子,一张及其俊如谪仙的脸,细长的丹凤眼睛里满是担心和心痛,他紧紧的将我搂在怀里,紧张的望着我。

    “鄂尔威。”我淡淡的笑着,气若游丝:“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你不要怕。”他将我抱起来,瞪着一旁的七皇妃和雅蓉郡主。雅蓉郡主的左边脸上红红的,像是刚刚被人打了一把掌。

    见鄂尔威瞪着她,她有些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手摸向那半边红肿的脸,委屈的道:“九表哥,你怎么可以打我?我这可是为了你••••••”

    “住口。”他粗暴的打断雅蓉的话:“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扭过头,看一眼瑟瑟发抖的七皇妃:“七皇嫂,想不到你也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