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天边丝雨,细如忧愁。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舜泽国的夏季总是漫长的让人心烦,每一寸土地上都是被太阳烘烤留下的温痕迹。我与迎雪肩并着肩去御膳房里给楚妃拿炖好的汤,见我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迎雪便故意的在我面前不安份的蹦来蹦去,偶尔还会摘个花往我头发上硬插下去。

    “不要这样乱跳好不好?”我忍不住教训她:“我们这可是在皇宫里,你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等着暗算我们吗,搞不好会掉脑袋的。”

    “哼。”迎雪不屑,一边拿帕子扔我一边揶揄道:“姐姐,你什么时候变的这样婆婆妈妈了?不是一直都说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么?”

    “你以为我愿意啊,树大招风知不知道?现在楚妃这样受宠,我们还不小心一点,等着被人收拾是不是?”我有些生气的瞪她一眼。

    “姐姐是个胆小鬼哦。”迎雪哈哈的大笑,全然不顾什么淑女形象。

    “死丫头,找揍啊你?”哼,这个臭丫头,本姑娘我什么时候受过气啊,从来都是我欺负别人,有别人欺负过我的时候,于是,我也嘻嘻的跑上去追她。

    这个丫头知道我怕水,便故意跑到水池边上气我,嘴里还挑衅的喊着:“来呀来呀,追我呀追我呀,姐姐有本事就过来追我呀,呵呵。”

    “哼,追就追,你因为我还抓不到你啊?”我不甘失弱的靠近她,伸手就要抓她的胳膊,她却一个闪避开,顺势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往水池边上拽。

    正旁若无人的闹着,就听见一个声音传来:“好一副‘美人嬉闹图’啊。”

    我跟迎雪一愣,慌忙的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七皇子、九皇子、还有十二皇子,都从不远处走过来,而刚刚说话的正是七皇子。

    迎雪一见这么多的皇子在此,心里就有些紧张起来,抓着我的手猛的一松。我一下子失去重心,整个人就往荷花池里栽去。“天呐。”我吓的闭起眼睛,心想这下死定了。

    嗯?不对啊,怎么好像停下来了,我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到的是四皇子英俊的脸,正含笑着凝视着我,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四皇子这么温柔的笑过呢?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怎样开口了。

    “哎呀,姐姐。”迎雪这才在众人的惊呼中再次注视了我此刻的狼狈,她知道自己闯了祸,忙过来拉我,怯怯的问:“姐姐,你没事吧?”

    “没你个大头鬼啊?”我低声吼她,这个死丫头,就知道让我出丑。狠狠的瞪她一眼,又转对着四皇子福福:“羽若谢过四皇子搭救之恩。”

    四皇子微微颌首,幽黑深邃的眸中便映出我清丽的容颜,道:“听说,你很怕水?”

    “是么羽若,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说过,”鄂尔威笑吟吟的上前,不动声色的挡在了我与四皇子之间问:“你怎么会怕水?

    我斜他一眼,淡淡的道:“小时侯调皮,下河摸鱼被掩过。”

    “哈哈哈,有意思。”那边的几位皇子不约而同的都大笑起来,鄂尔威也陪着笑,大概也是想到了上次不小心推我入水的场景了吧?

    大皇子上前审视了我两眼,道:“这位就是九弟常常向我提起的羽若姑娘吗?的确是个美人。”又转过头来看迎雪,我感到他明显的一怔,又道:“姐妹竟是一样的美丽。”

    我福了福:“大皇子过奖了,宫里美女如云,哪有我们姐妹争艳的地方。”

    “倒是很会说话。”大皇子赞赏的点点头,又看一眼旁的九皇子,笑道:“怪不得九弟如此牵心挂肚,这样的美人,可别让人给抢了过去啊。”

    鄂尔威呵呵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道:“大哥玩笑了。”说完还瞟我一眼,仿佛我与他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

    我有些气恼的瞪他一眼,扭头不去看他。

    “羽若。”三皇子从一旁走过来,吩咐我道:“你去跟迎雪弄些茶水点心来吧,我们兄弟几个已经许久不见,要在旁边好好的聊聊天。

    “是。”我应着,拉了迎雪便走,早就想逃离这样的场面了呢。

    走出了好远,心里还不住的嘀咕。我刚刚看到大皇子看迎雪的眼神有些不同,可是大皇子比鄂尔威要大的很多,又早早的娶了妻纳了妾,若真的看上迎雪给楚妃要了迎雪那不是把迎雪往火坑里送么?

    我转头看迎雪,此刻的她正没心没肺的追着蝴蝶玩,我自嘲的笑笑,也许是我想的太多,毕竟我跟迎雪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不过,若有机会我还是一定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

    “羽若姑娘有什么交待的么?”正想的出神的时候,迎面跑过来个小太监殷勤的问我。

    “有啊。”我笑呵呵的回道,心里却想着这个皇宫也是有些好处,只要跟对了主子什么事都好办了。旋即从衣袖里掏了一些碎银子出来,递给他,道:“麻烦你去帮三皇子他们准备些点心来吧。”

    “谢羽若姑娘。”小太监欢喜的接过去,乐颠乐颠跑去准备了。

    一旁的迎雪却有些不满起来,嘟囔的道:“姐姐怎得就是喜欢这么大方,不过是个没名没姓的小太监也要这般的打赏,何苦来的?”

    我笑笑:“钱乃外之物,我有它没它都活的很自在。”

    再说,我还不知道在这里会待多久,也许明天一睁眼就已经回去了,留着这些钱又还有什么用?又不可能会带走,倒不如给了别人,至少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因此而惦记着我的好处,何乐而不为?当然,这些是没有办法跟迎雪讲的。

    迎雪撇撇嘴,调侃道:“姐姐就是永远一幅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也怪了九皇子那么拼了命的对姐姐好,我真怕到时候,姐姐你连人家对你的都不希罕了。”

    “我现在就不希罕。”我一脸不屑,再多的与义又如何,也比不上我的那个世界对我的惑。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