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被我安排,牙床斗帐。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有了皇后的首肯,我再去清秋苑时便没有了之前的躲躲闪闪,当然,我也并没有将皇后同意我帮助楚婕妤的事告诉她们两个,总觉得不需要皇后是自己的私心的。面对冰清玉洁的楚婕妤,心里难免会生出一丝不忍,但转念一想,我毕竟也是在帮楚婕妤重获皇上的喜,这宫里的女子不就是为了这个而生存吗?

    艳阳高照,微风徐徐。我跟迎雪两个人搬了个凳子在院子里坐,顺便摆了纸和笔在桌子上面。好久都不写字画画了,好像都生疏了不少。反正皇后那边也没有什么事,正好可以慰寂一下我发痒的手。

    “羽若,我总觉得你是与我们不一样的人?”楚婕妤笑着看一旁正在为她作画的我。

    “娘娘为什么这样说?”我也笑,心里却想:当然是不一样的人了,我是一千年后的人啊,不过这个可是不能够跟你说,吓到你们啊。

    “你要淡定很多,在宫里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像你这样淡定的眼神。”她还是笑着,脸颊上美丽的桃花痣在阳光下透着动人心魄的魅力。

    “是这里把我的棱角都磨光了。”我笑着看她,此刻的她穿了我为她寻来的那架绣满蝴蝶的粉色贡缎长衫,一直蝴蝶镂空金钗斜插在如云发髻上。加了蜂蜜调制后的胭脂均匀的涂抹在她小巧的唇畔,阳光下有种透明的光彩,朱唇轻启时,仿若花瓣开放。

    “但是这样很好。”她说着走到我的边,低头观看我的画。是她的一副肖像,虽只有几分想象,但一样美轮美奂。“我有这么美吗?”她夸张的看着我,笑弯了眼睛。

    “比这个还要美呢。”我由衷的赞叹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

    “姐姐原来这么的厉害啊,又会裁剪衣服,又会调制胭脂。连画也画的这么好,真的太像了。”迎雪也凑过来,伸手就要从桌子上抓起这张画拉仔细察看。手刚刚碰触到那副画,出其不意的一阵风从西边吹了起来,桌上的画纸,连同画上那个美丽的女子一起随风飘到了半空。

    “哎呀。”迎雪着急的大喊:“快抓住它呀,就这样飞了。”

    “不要追。”楚婕妤抓住要追上去的迎雪,目光悠然的望着越飘越高的画像,道:“让它飞吧,让她代我飞,飞到哪里都好,最好飞出这个皇宫。”

    我扭头看她,她的眼里带着湿润。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再淡定的神也遮掩不住内心的苦痛吧?“一入宫门深似海。”漫漫长夜里,她渡过了多少以泪洗面的子?这个小小的清秋苑里,怕是怎样都承受不起她那无限的幽怨吧?不过还好,她遇到了我。

    “羽若,迎雪,我弹琴给你们听吧?”她转过去,偷偷的抹一把眼泪,端坐到放琴的桌子边上。

    一曲幽怨的调子从她的指尖流利的飞出来,入耳便是莫名的心疼。里面包含着多少怨恨,恨帝王的无,将美丽的她丢进这个小小的清秋苑里不闻不问?恨命运的不公,让她小小的年纪却要承受这份无言的疼痛?还是恨自己的无能,如此美丽的面容,如此好的条件,为什么却没有能力去争取?也许什么都不恨,两年的时光,早就封住了她本就平静的心湖。

    一曲终了,她深深的叹了口气。门外,却在此刻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好悲伤的曲子?”

    落眼处,是一穿着明黄的中年男子,衣服上所绣的龙的图案告诉了我们他的份。楚婕妤慌乱的从琴旁走过来,扑到在地上:“臣妾,参见皇上。”

    我跟迎雪也随着她跪下,这还是我来到这清秋苑之后第一次见到皇上的驾临,我赶紧的将头埋的低低的,怕皇上认出我来,毕竟今天的主角是楚婕妤。

    “你叫什么名字?”皇上伸手搀起楚婕妤,柔声的问。

    “臣妾楚楚,是皇上封的楚婕妤。”泪水,一滴滴的滑下,如同雨后的鲜花一样艳。

    “楚婕妤。”皇上默念着这个已经略显陌生的名字,脑海里是不是在努力的搜索着与此有关的记忆?可惜一切都是徒劳,每一天,他的边流转了多少美丽的女子,连他自己也数不清楚了吧?

    “皇上。”旁的那个公公赶忙的递过来一张纸,正是刚刚被风吹走的我画的楚婕妤的那张画像:“皇上您看,正是这位楚婕妤呢。”

    “皇上,是臣妾的错,臣妾没有想到会打搅了皇上,请皇上息怒。”楚婕妤说的又要跪下。

    盈盈手臂被皇上一把拉住,遂笑道:“息什么怒?朕还要感谢这张画像,若不是这张画像,朕怎么知道朕的后宫竟然还有如此美丽的一位妃子。”

    他回头看那个递画像过来的公公,脸上带着微怒:“德喜,这便是你的失职,竟把朕的妃安置在这样偏僻的地方,你该当何罪?”

    妃?我听了这样的话有些难受,但是惊喜却瞬间掠过楚婕妤嫩的脸。

    “是,皇上,是奴才的错,皇上息怒。可是想那一阵风带去了娘娘的画像,也是老天有眼,娘娘有神庇佑,一切定是天意。”德喜公公的尖细声音听着我头皮发麻。

    “哈哈哈。”皇上又是一阵大笑:“德喜嘴巴的真会说话。不过说的很对,可不就是天意么?是楚婕妤你时来运转天神庇佑,好,等以后锦衣玉食的子吧。”暧昧的拍拍楚婕妤的手,大笑着走出了院子。

    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抬头,却愕然发现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我看,是,那个在红果树下见到的男子。我冲他笑了笑,是感谢他那放我一马。

    他似乎有些吃惊我的反应,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开口。

    随着皇上往外走的德喜公公刚迈出一只脚,又似乎想到什么一样折回了,带着一脸谄媚的笑对着楚婕妤说道:“娘娘,请您好好的休息,晚上,奴才会来接您的。”话说完,又转对这那个男子道:“四皇子,移架吧,皇上都走了。”

    四皇子?他也是皇上的儿子?我再次抬头看他,正对上他冷冷的带着探究的墨玉般的眸子。他只是看着我,却并没有说话,继而转离去。

    看着他们离去,终于不见了影,楚婕妤却一下子滩到了地上,我和迎雪慌忙的去扶她。却见她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往外涌,许久,才哽咽的开口:“羽若,迎雪,我们终于熬出头了是不是?”

    “娘娘,是您终于不用受苦了。”迎雪抱住她,突然的大哭起来。多少的委屈,只为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的一句话。古代的女子啊,何其悲哀。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