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长恨此身,非我所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时光安安静静的流逝着,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做这个皇宫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宫女,整的劳作,为的就是能够活下去,然后回到我的世界里。可是,这样的子到底还要过多久?

    义父也很久都没有再让小太监来找我,也许,他也是在等机会吧,虽然我可以亲近皇后,但是还是不好下手。更重要的是,我还没有办法让自己去杀害一个人。毕竟我不是真正的夏云伊,那仇恨也只是偶尔在我的心里波澜一下,无法左右的了我真正的思想。

    我站在门前浇花架上的兰花,眼角的余光却可以瞟到皇后的眼睛正无时无刻不在微笑着看着我。许久,她柔声的道:“羽若,你长的真的很美,如果她的女儿还在的话,也应该有你这般大了,应该也会像她的母亲一样美丽。”

    “娘娘说的是您的那个姐妹吗?”我停下手中的活计问她。

    她点点头,站起来看我刚刚浇过的花,轻道:“是,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那时候,我母亲刚刚过世,父亲再娶,继母对我很是刻薄。我虽然出名门,可一样也有吃不饱的时候,是她常常的照顾我。可惜,我却没有办法保护她们一家人。”

    我没有吱声,只是深深的看着她,看她落魄又内疚的脸。她在想她的姐妹,那么,她有没有想过夏家的人呢?因为一己私,因为那缥缈的权力,夏家百十余口人的命便都葬送在她的手里。这样的人,也会有愧疚之心吗?也会因为小时候的一点恩惠而铭记一辈子吗?况且她自己的亲妹妹还不是被她给弄到清秋苑里,过着非人的生活吗?

    “羽若。”皇后抬头看我:“你看你,多好的女孩子啊?多像她呀,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不知道本宫有多惊讶,本宫甚至有一刹那的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少年的时光,我们无忧无虑的在一起嬉闹。”

    我轻轻一笑,一语双关的道:“娘娘有所不知,曾经奴婢已经死过一次了,如今站在娘娘面前的是谁,奴婢都有些分不清了。”

    “傻孩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分不清自己的人呢?”皇后伸手将我拉到她的面前,仔细的看着我,道:“羽若,连你眉宇间的倔强都是与她很像的?如果不是因为你姓白,我真的以为你是她的女儿。”

    “奴婢没有那个福气。”我淡淡的说,异常疏离。

    皇后又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世上之事,真是怎么都说不清啊?羽若,你说,像本宫这么卖力的想得到权力,那么害怕别人来夺位,可是,得到与失去到底都有什么价值?”

    “奴婢愚笨,纵然是不理解这些事的。可是奴婢有一件事很清楚,就是想要得到的东西要凭自己的本事,而不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或者生命之上。”

    皇后怔了怔,扭头看我,许久她又是长叹一声:“羽若,你说的很对,可是••••••算了,你下去吧,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我轻轻的放下花洒,掩门而去。

    门关闭之际,我又一次扭头看一眼这个应该让我去恨的女人,她愁然若失的站在门里,那样无助和凄凉,怎么像那个双手沾满夏家血腥的恶魔?

    轻轻的叹了口气,懒懒的倚在门旁的那棵桂花树上,垂眸捡拾着那些随风遗落地上的碎花。脑海中,有些残存的片段又一次次的清晰起来。

    雕花的窗棂前,静静的倚坐着一个粉色衣衫的妙龄少女,她双手紧紧抓着一封书信贴在前,眼神迷离的望着窗外一株开的正艳的兰花,喃喃的道:“直言离别不苦,谁知相思难熬。七王子,真不知云伊与你,何时才能相见?”

    “妹妹又在想念七王子了?”一青衣少年推门而入,有些怜的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安慰:“你放心,等爹在这里的事都完成了,便会离开带你去七王子了。”

    “会很快么?”少女睁大一双秋水般的明眸,满脸的期望。

    “会的。”青衣少年分外坚定的给她信心:“妹妹可是最相信我这个二哥了,对不对?爹爹说,七王子已经为你建好了别院,就等你过门了呢。”

    少女一下子羞红了脸,羞的将头埋入青衣少年的怀中,道:“我才不稀罕什么别院呢,我要的,只是与父母哥哥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分开。”

    “是要与父母和哥哥在一起么?”青衣少年嬉笑的搔搔她青锻般的发:“那七王子怎么办?你是不准备嫁给他了么?要不然,我找爹爹去与他退了亲吧?”

    “谁要退婚啊。”少女着急的大喊,又见青衣少年一副忍着笑意的摸样,原本就羞红的一张粉色涨的更红,嗔的打他一拳,再不言语。

    七王子,七王子~~我从那不知是梦境还是记忆中回过神来。又是七王子,为什么每次都是七王子?双手用力的抱住痛的撕心裂肺的头,疼的眼泪哗哗的溢出眼眶。为什么,为什么心里的思念那般的汹涌波澜,丝丝缕缕都是煎熬的痛。

    “我不夏云伊。”我小声的抗议着:“可不可以不要再让我想你七王子,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不想承载你的思念,我不想承载你的。”

    我只想回家,我想师父,我想爸妈,我想潇潇。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我不要报仇,我不要被无的推至这样争夺帝位的谋中,我不要。

    “羽若。”有暖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如一缕风吹入冰冷的心底。

    我抬头,看那个俊美如谪仙的男子,他一双细长的的丹凤眼睛因为我的眼泪而存了一丝怜悯,伸手轻轻拂去我肩头的落花,道:“是谁欺负你,母后骂你了么?”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睛实在不想再他美的让人炫目的脸上移开。或者是因为他的存在,他侧那些开的正艳的百花都失去了颜色。我在心里恨恨的骂着:真是个祸国殃民的祸害。

    “你看你,哭的像是一个小花猫了。”他伸开手指为我擦泪,笑容如的阳光一般暖人。

    “别碰我哦!”我突然回过神来,差一点便在他俊美的外表下沦陷过去。还好本姑娘天生自制力特别的强,可不能再被这个人给骗了。

    他有些尴尬的缩回手去,一脸无辜的望着突然生气的我。我赶紧的调转开目光想要离开,蹦跳起时,头发却不凑巧的挂在了桂花枝上,疼的我一阵呲牙咧嘴。

    他一愣,继而忍住笑来帮我解开。凑得那么近的两个人,我甚至能很清楚的闻到他上那股淡淡的桂花的香气,带着男子特有的气息。从来没有与那个男子这么亲近,我慌得脸色发红,顾不得疼痛,手忙脚乱的扯了头发下来。

    “会疼的。”他急得想要按住我撕扯头发的手,那样子似是比我自己还要心疼。

    “疼不疼是我自己的事,九皇子不必心。”我冷冷的回绝他的好心,再说,谁知他是不是好心呢,这样一个言而无信的骗子!

    拢了拢散乱的发丝,转,不想再看到他。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