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初入宫廷,腹背受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因为早就由义父和七皇子打点好了一切,所以进宫后的一切事都是顺利的。但是义父说,为了不太惹入注目而引起别人的疑心,他们也不好多做安排,所以进宫后的一切都只能靠我自己。

    因是初入宫廷的原因,所以暂时还没有被分配到什么地方去,只是跟着之前进宫的宫女们先学习规矩,等到有机会,或许会被各宫的主子挑走。也说不定会被皇上看重,飞上枝头变凤凰。

    不过,我可没那种心思。这古代的帝王都是妃嫔一大群,且妃嫔之间善于争宠的人总是不计手段,这样不见硝烟的残酷子我可受不了。所以,我宁愿受苦受累的做个宫女。

    义父还说了,进了宫中以后,事事都要小心谨慎不可招惹祸端,我自己本是凶是吉,关键是能不能顺利的为夏家报仇,那就要看本小姐自己的造化了。

    我叹口气,已经走向这一步,想要回头怕是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一切痛与悲便都重重的压在了我原本瘦弱的肩膀上。在这样陌生的环境里,我只能自己靠自己,想尽办法撑上一年,等毒素结清了便离开。哼,什么负血海深仇,干嘛要为一个根本就没有关系的家人报仇,真是荒唐!

    唉,我的人生真是无法预料到的曲折啊?想想就后悔,如果当初我能听师父的话,安安静静的在寺庙里呆上三个月,也许如今已经能够如潇潇一样潇洒的去过我向往的生活了,总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迷离。

    重重的叹口气,伸手活动一下柔弱的腰肢。学习了一天的规矩早已是累的腰酸背痛,连饭都没有力气吃了。我幽幽的低着头往自己的住处走去,夜晚的皇宫一点也不闹,哪里都是安安静静的。

    迎头一股湿气扑面而来,我不打了个激灵,人亦是有些昏昏恶恶的越来越理不清头绪。我到底该怎么回去呢,我可不想走上这样一条沾满血腥,危险重重的路。可是,前方的路途又将如何呢?

    我轻轻的坐到一颗桂树下,桂树开满了细碎的小花,我伸手摘下一小碎的花朵放在嘴里嚼着。在现代我住的寺庙里,也有一颗这样的桂树,师父便是喜欢将花这样放在嘴里细细的品尝。可是,完全没有做成糕点后的香甜,甚至,我觉得有一丝苦涩的味道,苦的我的眼里都蓄满了泪水。

    “师父。”我抬头看天上的月亮,我想家,我真的好想家。我想回去,我不愿意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一个人,总觉得好害怕,好像已经完全掉进了一个陷阱了,怎么都爬不出来了。

    看着满天的星辰,上下眼皮便开始打起架来。我缓缓的闭起眼睛,稀里糊涂的又仿佛看到了那个较小却美丽的少女,她一袭紫色的裙衫,站在夜幕下的闺房之中,眼中的思念之意悄悄的蔓延开来。

    “云伊,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后猛然出现了那个面容俊秀的白衣少年,一双含笑的眼睛温柔的注视着面前轻巧可人的女子。

    少女嘴一撇,不满的撒道:“大哥,为何你进来总是不打招呼呀?害的人家吓了好大一跳。”

    “呵呵。”那白衣少年笑了起来,伸手勾一下她小巧的鼻翼,道:“是不是恼大哥打扰了你的思绪?此时的你一定是在想七王子吧,呵呵,好不羞。”

    “大哥竟是欺负云伊。”少女假意的要生气:“云伊不高兴了。”

    白衣少年赶紧的几步上前,柔声的哄道:“妹妹可别生气,万一有一天我们回国见到七王子。听得我欺负妹妹,七王子可要重罚我了,呵呵。”

    少女却没有笑,失落的低下头去:“不知道,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国啊?也不知道,他还好不好?”

    七王子,又是七王子?虽然是梦中,我却分明感到了少女那满腔的思念,还有那淡淡的幸福的感觉。七王子到底是谁?而这些零碎的画面,为何又常常跃入我的梦中?我不是夏云伊,我不是夏云伊,我只是安之诺啊,你的仇恨和你的,统统自己收起来好不好,别来打搅我了!

    “什么人在那里?”正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尖细的声音。

    “啊~~”我吓得慌忙的从地上爬起来,稍稍站定后,便看到了旁站着的管事的公公,赶紧的福了福,轻声问道:“公公,有事么?”

    “这么晚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管事公公瞪我一眼,不满的小声抱怨:“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那些个规矩是怎么教的,不识抬举!”

    “对不起公公,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里来了。”我轻声的给他道歉,顺便整理一下自己那落满了桂花的宫女发髻。知道这些太监都很变态,可不能得罪了他们。

    管事公公又狠狠的瞪我一眼,然后转对着一旁穿着高贵的妇人恭敬的道:“娘娘恕罪,是这丫头不懂事冲撞了娘娘,娘娘放心,奴才定会好好的教训她的,。”

    妇人却没有吱声,只伸手将挡在她面前的管事公公给推到了一边。我有些疑惑的用眼睛的余光瞟她一眼,却见到到她正紧紧的盯着我,她的目光很清,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是探究,或者更像是惊异。

    “你,见了皇后娘娘还不下跪?”管事公公又转冲着我低声的吼道,伸手在我穿着单薄的胳膊上用力的拧了一把,疼的钻心。

    我疼得眉头轻轻一拧,心中因为这“皇后”二字而无力的颤抖着,却还是站着没动。

    “大胆奴才,反了是不是,看本公公今如何教训你这个不听话的死奴才?”管事公公狠狠的骂着,就要上前来再次教训我,却被皇后挥手退了下去。

    我低着头,但是还是感觉到皇后有些凌厉的目光从我上上下游移的扫视着。稍许,她走到我面前,轻声问我:“告诉本宫,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白羽若。”我口齿清楚的回答她。

    “白羽若?”她喃喃重复着我的名字,声音却有了一种掩饰不住的失望,继而道:“羽若,你长的很美。送你进宫来的那个人也一定不会想要你做宫女这么简单吧?”

    “是,他从来从来没有想过要奴婢做一辈子宫女。”我抬起头,看着这个与夏云伊有着血海深仇的妇人。其实她长的也很美,淡淡的眉眼极为柔和,一点也没有我想象中恶毒的样子。

    她轻轻一笑,带着不屑:“你很好,很诚实,就留在本宫边吧。”

    我有些愕然的看着她,她还是淡淡的笑着,清凉的眉眼中有着不容亵渎的高贵和尊严,一袭铁锈红的蹙金织锦凤袍更显她此刻的雍容华贵,她深深的看我一眼,转,款款而去。

    “你还愣着干什么?”管事公公上前轻轻的推了一把,一副和颜悦色的谄媚模样:“羽若姑娘真是好命啊,以后有什么事还要姑娘多照顾着点。”

    我扭头看这个翻脸如翻书般的管事公公,莞尔笑道:“公公说得太过严重了,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宫女,有什么本事能够照顾公公呢?”

    管事公公听出我话中的敌意,只潺潺的陪着笑,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我轻蔑的一笑,终于翻压了别人一回,心里真的别提有多自在了。不过,本小姐也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当然了,就算凤仪宫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宫女,比别人也高贵不了多少。

    于是,就这样进了凤仪宫,生活在了那个名义上应该算是夏家仇人的人边。我心里一直在想,老天到底是想要帮我还是害我,竟然让我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接近这个人?

    如果我真的杀了皇后,整个舜泽国说不定都不会放过我,我若杀不了皇后,那义父也绝对不会放过我,嗯,现在的我几乎是腹背受敌,哪里还有平静的子呢?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