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真相(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烟雾在师父邪恶的笑声中慢慢散去,羽之抱着天狼的尸体坐在地上呆如木鸡。师父带着雪晶石从石柱后面走出来,阳怪气地道:“好徒儿,我们又见面了!”



    “汐儿在哪?”没有叙旧的必要,我问他道。



    师父晃了晃手中的雪晶石,“想救他,用剑来说话吧!”



    他不知道这四十多年里很多事已经改变,以为自己还是天下第一。不过毕竟有过十几年的养育之,他不仁我却不能不义,于是对他说道:“你对我的养育之恩,我以三剑偿还。三剑之内,我绝不还手,三剑之后,我俩师徒之恩断义绝,生死一战,听天由命,出剑吧!”



    师父听了,妄自狂笑,“漫雪啊漫雪,你还是那样不自量力,别忘了,你可每次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命由天定!”我安然道。



    师父大笑,还没笑完,第一剑就劈向我持剑的右臂,也许他只是想试探我是否真的不会还手,我巧妙地躲开了这一式,没有拔剑。他的第二剑直指我的心窝,气势凌人,看起来似乎稳胜券,可惜我现在心态沉稳,面对他的咄咄人毫无惧色,又轻而易举地避开了。



    见我竟能躲开两剑,他急了,喝道:“臭丫头,没想到你的技艺长进这么快!”说完又使出一剑。这一剑用足十成功力,强大的剑气将我到墙角,无处可躲,若不还手,只能受下。



    “平心静气,心动形动。”羽之在一旁说道。



    见我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她又重复了一遍。看着她怀里的天狼,我突然恍然大悟,她说的可能是“移形术”的口诀,于是闭上眼睛,宁神静气,想象自己挪到了师父的剑气之外。再一睁眼,居然成功了。



    三剑过去,我不再客气,拔出了寒剑。师父见剑,脸色大变,“这剑?”



    “不错,这就是寒剑,来自天明山的千年寒剑!”



    师父的神色很沮丧,“你竟能将它铸成寒剑!那天明山的剑法,你都学全了?”



    “学全了!”



    “好吧,我们师徒今在此,就做一个了断。”说完,他再次出剑。



    我发现信心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师父见剑之后,心有惧意,信心大失,而寒剑一出,势不可挡,两剑相碰之后,师父的剑顿时被削成两段。



    师父黯然神伤,心想自己苦练几十秋,竟然落败在徒弟手上。他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了,只要我出手,便可轻易取他的命。可我不忍心用利刃伤害一个赤手空拳之人,便对他说道:“把雪晶石给我!”心想只要他给我雪晶石,便放了他的命。



    但师父不愿就此作罢,企图去抢羽之边的剑。羽之见状,恨从心生,捡起剑,不顾一切冲向他。只见师父抓住她的手腕,夺过剑,然后在她上重击了一掌。



    羽之跌在地上,喷了一地鲜血,想是被震断了经脉。我急忙扶起她,给她输送真气。



    “没用了,漫雪!留住力气对付这个妖怪,记住,万不可再心软。”羽之奄奄一息地说。



    这时,南风、萧郎和参翼也上来了,看来地面的战争已经得到控制,“快来救她!”我对萧郎喊。他从我手中接过羽之查看后,摇了摇头。



    师父举起雪晶石,还想要施展妖法。我双手举起寒剑,凝月精华,汇天地之气,然后用力向前劈去。剑气所到,寒光四,师父惊恐万分,忙用手臂遮挡。听得哀叫一声,他持剑的手臂断落在地,另一只手赶快丢开雪晶石,捂住伤口,冷汗涔涔。



    “从今以后,你不可再用剑了!”我对他说道。



    他脸色惨白,血色全无,冷笑着,声音里带着苍凉的悲意,“得失我命,天下第一,又有何用?”说完唤了一声他这辈子唯一过的女人的名字,想要自刎。



    我挑开了他的剑。他瘫坐在地,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两行浑浊的眼泪顺流而下,“丫头,你变了,学会自己想东西,不再是那个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孩子了!”



    “是的,若是我从前有自己的想法,便不会犯下曾经的大错。”我答道。



    “好,很好!”他凄凉地笑着。



    他老了,真的老了,放下那个支撑他的信念,他已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他的白发在风中乱自飞舞,如那错乱迷离的岁月,令我唏嘘不已。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