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浴火重生(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我用力喘着气,让自己缓过劲来。汐儿循着声音摸到了我,帮我抚着背。



    是掉进了一个密室里,于黑暗中沿着墙壁摸索了一番,这地方不大,不过十尺见方,四周是坚硬的金属,看来又是个金屋子。找不到机关和出口,只好沿着金壁坐下来,思考刚才发生的事,汐儿提出疑问道:“你说,那是真的先帝吗?”



    “应该不会有错。”我答道,可是南风刚才的行为的确让我匪夷所思。



    “那他可能是中蛊了。”汐儿又说道。



    我于黑暗中点了点头,这时屋子上方传来青王冷的笑声,只听他得意地说道:“你们猜得没错,他是中了雪夫人的心蛊。”



    听青王现,汐儿扼不住怒气冲上面问道:“青王,你想做什么?”



    青王止了笑,冷冷答道:“东海之辱,没齿难忘!纵你有摧天柝地之能,今也要你在这金屋子里化成一堆焦炭!”



    原来他是为报被囚东海之仇而来的,没想到此人心如此狭小,当年南风念他年老而不罪其,到头来他却恩将仇报。于是我怒斥道:“青王,风帝仁慈才放你归国,今你理应以恩报恩,怎可恩将仇报?”



    “哼哼!”他冷笑着,“若不是韩汐你这竖子,我怎会功败垂成!今天就算你是皇帝,我也要拉你下来,看看谁才是真命天子!”他狂妄地咆哮着,野心表露无余,然后又道:“还有你漫雪,你以为明珠换宝剑的借口瞒得过我吗?这天下谁人不知你是汐帝的师父,他最的人!我让你进青国,本想让你陪葬,可是今一见着你,却是舍不得了。枉你有惊天之貌,奈何容不得我挽留,那也只好让你跟你的好徒儿共赴黄泉!哈哈哈……”



    真是狂人狂语,不想再听他胡说八道,我打断他道:“既然你的谋得逞了,现在可以告诉我,雪夫人是谁?”



    听我提到雪夫人,他顿了一下,继而狂笑道:“想知道她是谁,到间去问阎王吧!”说完,脚步声离去。



    青王走后,密室里又安静下来。我和汐儿接着找出口,以免真被烧成一堆焦炭。不知是否房间密闭的缘故,空气越来越,墙壁也烫起来,看来他们真的放火了!



    闷的同时,一种低沉的吟诵声在四周蔓延,“汐儿,你听到什么了吗?”我问。



    “没有!”他答道。



    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再竖起耳朵听听,确有声音存在。仔细听,像是有人在念经,然后声音由模糊变得清晰,最后辨清他们念的是——愿神饶恕你的罪恶!



    “愿神饶恕你的罪恶!”再听到这经声,我的心像突然中了蛊,慌乱不堪,思想似乎也被他们扯走了,回到了四十多年前的火浴现场,上火辣辣地疼,好像自己被绑在了祭神台上,被烈火熊熊炙烤着。



    ,止不住的。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无数双怨恨的眼睛,诅咒着我的死去。声声不息的法经仍在念诵着,捂上耳朵,我试图甩开这一切,可是不管怎么挣扎,就是挣不脱,甩不掉!



    耳边有人在叫着“冷静点,冷静点,不要这样!”可我静不下来,后的架子越来越紧,越来越重,眼前突然刮起一阵暴风,天空撕开了口子,寒汐的脸在那天空的裂缝中对我微笑。



    “寒汐!寒汐!”我对他喊着,想跑过去,可被绑住了,于是不停地踢,咬。寒汐的脸渐渐模糊,像是要消失,我害怕,无可遏制地害怕。哭叫中,手边碰到了一样东西,那清澈的凉意提醒我是寒剑。这剑不是在我离开风朝时送给汐儿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顾不得那么多,我使出全的解数将它抽了出来,然后反手往后的架子砍去。



    一股温的液体喷到我的脖子上,黏黏的。架子松开了,我如释重负,往前一倒,头撞在地上。剧痛中,记忆模糊又清晰,这里不是祭神台,火浴也早已过去,有人在边呻吟,当我意识到刚才砍中的可能是汐儿时,又疼又急,喷出一口血,意识丧失去。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