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孤独的帝王(6)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他怔了怔,想是没有料到竟是由我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冷笑道:“他们果然骗我,连你也一样!”那表因极力压制愤怒而发红,因为我而怒意更甚。



    “我没有骗你,这事是我在前几个月才知道的,若不是亲眼见到他,我同你一样也是被蒙在鼓里。不是我想瞒着你,而是知道了真相又能怎样呢,事已经这样了……”我努力去解释,可只是看见他的眼神越来越暗,恨意越来越深。我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感觉解释也是徒劳,骗了就是骗了,再怎么解释都不能掩盖。



    “如果不是我执意掘陵,你会继续瞒下去,对不对?”他问我。



    我没有回答,眼里心里只有无奈。这时他也不说话了,好长一段沉默夹在我们之间,让我比刚才还要害怕。他到底在想什么?我看着他低垂的头,揣测着他的想法,尝试着说道:“汐儿,我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可是事已经这样了,就让它按原状继续下去,好吗?”



    他没有理会我这句话,站起来要往外走,“你去哪?”我问。



    “不知道。”他冷冷地回道。



    “那你想做什么?”我继续追问。



    “你希望我做什么?”他回过头盯着我的眼睛,又又恨。



    我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能希望他做什么呢?跟他说事以天下大百姓重?一切道理他都明白,气不过气在那个“骗”字之上。



    “呵,也许我根本不用问。”他讽刺地笑着,迈开了步。



    我忐忑不安地跟着他,出了相府的大门,他也不上銮舆,顾自向城外的方向走着。众人看着我们,不知所措,我赶紧向萧郎递了个眼色,示意汐儿已经知道了一切。他把慌慌张张跟在后面的一行人拦住,让我独自跟着汐儿。



    他就那样在街上走着,幸好穿着便服,才没有引起轩然大波。我看着他的脚步,那样子不像是要赌气离开,反而更像彷徨不知所去。揣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只好不紧不慢地跟着。



    出了城门,一路前行,到了人稀的地方,他终于转过头开始跟我说话,“如果我真要走,你也拦不住。”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想起从前都是他犯了错等着惩罚,而这次我们却互换了角色。



    “你想喝酒吗?”看着我惴惴不安的神色,他又心疼,语气比之前软和了许多。



    我点了点头,笑了。见着我笑,他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与我不约而同地往同一个方向走去。一路上,我悄悄地察着他的脸色,怒气已经慢慢在他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思考。突然我有种感觉,眼前的这个男子或许自己从未真正了解,他像寒汐,但不完全是寒汐,当我以为他是个大人时,他却常常像一个孩子,当我担心他像个孩子一样使脾气时,不知不觉他早已经是个大人了。



    “山同明镜,心似尘台,若求无愧,常省己行。”面对思过山,心里念着师祖用来自省的这句话,我思考着自己的行为是不是错了?



    思过山的酒那么多,他却偏偏挑了这两坛。第一坛“空白”是我在寒汐走的那一年酿的,里面的放的是无境的虚空和茫然,因为深到极致,所以喝起来反而淡如白水。不知他懂不懂得,恰恰是这种酒,最让人醉的。



    一坛“空白”很快见底,我已略有醉意,他却还很平静。打开另一坛的泥封,我就嗅出了“秘密”的味道,暗自发慌。所谓的“秘密”,是将那不能说的一切都放进了这打算尘封千年的酒坛里。我把它藏在酒窖的最里面,没想到让他不经意间搬了出来。



    若酒真能泄露人的秘密,那是万万不能让他喝的。于是泥封一开,我赶紧抢过酒坛,头一仰,一个劲地往自己喉里灌。



    “你疯了?”他打算夺回酒坛。



    我起一跃,跳到屋外的草地上,继续大口大口地吞咽,将满坛的酒全部收到自己肚中。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想不明白为何我要这样。等从我手中夺过酒坛,里面已经空了。他将酒坛倒立过来,让最后一滴残留的酒顺着坛沿流下来,落在他的手指上,然后将手指往唇边一抹,满腹疑惑地抿了一抿。



    他的脸色微微起了变化,可我已经醉了,天旋地转,迈开脚步想到木屋里去休息。经过他边时,他突然拉住我的胳膊,问道:“你我,对不对?”



    如果一滴酒就能泄露人的秘密,那真是天大的笑话!我上有点抖,应该是酒醉的缘故,我真的不相信一滴酒就能泄露秘密。月光如雪,洒在我们两人的肩上,醉眼朦胧中我看着他,就像看见寒汐站在眼前一样。他的眼睛在我面前耀出五光十色,像是黑夜里璀璨的星星。



    “你的眼睛真好看!”没头没脑地说出这句话,然后头一载,倒在他的怀里。



    你我,对不对?你我,对不对?整个夜晚,我脑里都转着这一句话。半梦半醒之间,好几次睁开眼,都看见他站在如雪的月光之下,用树叶悠悠地吹着那首耳熟能详的漫雪曲。



    是的,我你,但是请你不要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