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尽头(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我没有立刻回思过山,而是选择继续留在死亡谷里。此时的心,是既想立刻见到他,又害怕见到他,由于犹豫,反而更加冷静。经过了五年的水晶球之困和十年的天明山沉淀,现在的我,再没有年轻时的狂躁和不顾一切,而是多了数不清的顾虑和思考。现在我想的是从今以后,自己该用什么份来面对他?虽说前世今生人心依旧,可是,这其中也隔了二十年的风雪,现在,我已老,而他正是年少。

    虽仙子没有道*里想说的话,但我也能猜出其中二三。寒汐再生为汐儿,是因为上对黑雪王国未了的责任,而汐儿那句“如果那个女人是你,我会!”的话,依然让我心有余悸。寒汐已经为我失了一次国家,在重生的这一世,我是万万不能再拖累他的。

    犹犹豫豫地在谷中待了几,我终于做了决定,将秘密埋在自己心中。不可能一辈子躲在死亡谷里,等想清楚后,我还是决定回思过山。

    近乡怯,我一路走走停停。我先到了韩家的门外,大老远就看见门外停了几十匹马,一队卫兵模样的人守在外面。等走近一看,所有的卫兵都是满白孝,我的心“咯噔”一下往下掉,预感到可能南风出事了。

    我飞下马,奔进韩家,萧郎正坐在大堂之上,也是一白孝,神悲伤疲倦。见我进来,他没有像以前那样的重逢喜悦,倒是汐儿看见我,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眼神里全是期盼。

    “不要告诉我他......”跟萧郎说这话时,我自己都没了信心,南风肯定出事了,可我还是希望萧郎来推翻自己的猜测。

    “你想的没错,圣上,驾崩了!”他沙哑地回道。

    恍如晴天霹雳,一代英雄,一代明君,怎么会转眼间说没就没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天他送我们时还是好好的。”我追问道,回想那,虽然他体和绪欠佳,但这都不会致命。

    “你们走后的第三天,他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一天之内,全发脓溃烂,惨不忍睹。我见过天下无数毒药与怪病,却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也不知是何物所致。还没等我找到病因,当天晚上,他就去了。”说到这里,萧郎忍不住掉下泪来。

    我听了,心里也是至深的悲痛,想当年他驰骋沙场,何等英勇,没想到一代枭雄就这样落下了帷幕,不能不叫人扼腕。

    “是谁下的黑手?”我问。

    “没有头绪,无从查起。”萧郎答道。

    “现在怎么办?”我又问。

    萧郎把眼光投到旁的桌子上,我这才注意到,那上面放着一道圣旨,“圣上驾崩,朝野乱作一团,南风留下遗诏,将皇位传给汐儿,我们先接新皇登基安定朝纲,然后再查幕后黑手的事。”他说道。

    我看向汐儿,他脸上面露难色,想是已经知道了萧郎的来意。南风竟然顾自下了遗诏,要汐儿继位,这回事可大了。若汐儿不从,便是抗旨,抗旨的罪过可是难办的。

    “我才不要做什么皇帝呢!”汐儿站起来嚷了一声,要往外走。

    门外的卫兵一把将他拦住,“你们敢拦我?”汐儿横了他们一眼,问道。

    “属下不敢!”左右两列人齐齐跪下,随后又都拔出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以示誓死不能让他离开。

    “你们这是做,是没用的!”汐儿道完出手,将他们一一点了道,然后扬长而去。

    “漫雪,你看怎么办?”萧郎看着汐儿的背影,问我。

    “萧兄,说实话,我也无能为力。他本就不想做皇帝,遗诏这事,真的是为难他了!”

    “不是我们为难他,现在南风已经不在了,朝廷不能一无主!青、祁两国蛮兵刚退,若他们知道我朝大位空虚,肯定又会卷土重来。谁都不想看见战火重燃,百姓遭殃,是不是?”

    我想起了仙子的话,汐儿此生是为了弥错而来的,因此,如他不登上这大位,又如何去弥错?前世寒汐为什么会覆了国家?因为我。现在汐儿为什么不当皇帝?也是因为我。因我而生的问题,理应由我去解决,细细想了一番,我对萧郎说道:“我去劝劝他吧。”

    听到我的话,萧郎悲戚的面容,略微舒展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