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又起(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怎么回事?”我问,一个徒昀的变数,不至于让看惯了风云变幻的南风承受不住。

    知道我不解,萧郎解释道:“大军入青境前,皇宫里曾抓到一个擅自出宫的丫头,从她上搜出一份给祁国的通敌信。你猜这丫头是谁?就是若水边最亲信的丫鬟莲花。莲花被抓后,死活咬定自己是被陷害的,南风找若水对质,若水也护着那丫头,南风不想让若水不快,就暂时将这事搁置,将莲花押在大牢里待查。谁知当天晚上,若水就到牢里将莲花提出来送出了城,等南风知道的时候,早没人影了。南风大怒,将若水软起来,后来十万大军入青境,全军覆没,他去质问若水,若水一言不答,也不做任何解释,甚至不看南风一眼。南风一气之下就将她关进了冷宫,结果若水当晚就在冷宫里自尽了。南风没想到事会变成这样,一时承受不住,崩溃了,守着若水的尸体不给入殓,也不问朝政。”

    没想到我才离开两个月,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于是说道:“若水怎么那么傻,如果自己是清白的,为什么不解释?以南风对她的感,她的话难道他还不相信吗?还是,她真的通敌叛变?”

    萧郎摇了摇头,“现在人死了,谁也说不清,不过青国同祁国同谋,那青国公主肯定脱不了关系,大军一出事,她就逃走了。南风关起若水,不过是气她对他不理不顾,哪知道若水脾气这么犟,一下就上吊了。”

    “可是我回去能帮上什么忙呢?”我问。

    “以你跟他的交,好歹能劝劝他。还有南风一心想退位,如果劝不成,风朝就要看那小子了!”说完,他用眼神挑了挑立在远处的汐儿。

    “他?”我也不由自主地望向汐儿,想起南风要立他做太子的事

    “参翼曾说,异星闪烁,异人出现,汐儿和寒汐长得如此相似,来历又那么神秘,谁都不会相信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你试他的武功,一个二十来岁的孩子,居然胜过你几十年的修行,这不是神力是什么?如果南风想就此退位,那就让你这汐儿出来,带领风朝抵过这次灾难。”

    “他的事,我做不了主。”我说。

    萧郎又定定地看着我,不死心地劝道:“漫雪,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想不明的,特别是他那张脸,让你无法不去想以前的黑雪国王。但不管你能不能冷静地去对待他,只要你想想国家社稷,想想黎民百姓,你帮的不只是南风,还有天下那么多的人。”

    萧郎的话让我不知道怎么去应答,冷静地想了一会儿。汐儿不是普通人,我已经无法否认这点,如果风朝确实需要他的帮忙,我就不能袖手旁观,然而做不做这个太子,只有他自己能决定,于是我对萧郎说道:“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是决定,还是要他自己去做。”

    萧郎的脸上露出喜色,“行,那我们先回风朝,从长计议。”

    两人站了起来,向着汐儿走去。看着我走近,汐儿有些意外,他不知道刚才萧郎和我谈论了什么,脸上是迷茫的表。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让他惊慌失措,想是从我的眼神里也看出了深意。我忽然又有些心不忍,他不过还是个孩子,毫无阅历可言,若是让他当太子,去打战,是不是残忍了?

    回风朝的路上,汐儿时不时地瞧我,想要在我的脸上窥探绪。他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期盼着被原谅。那我曾说永远不原谅,待气消下来,倒也觉得这话过了头。驿站休息的时候,汐儿过来替我拴马,我便把缰绳给了他,对我这不再抗拒的态度,他显得很激动,一度惶恐的脸又重新绽出了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