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等我找到汐儿的时候,他已经把钱袋要回来了,可笑的是刚才还好好的脸,居然肿了一块,想是被那贼给揍了。

    “你跟他打架了?”我问。

    他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没有用武功吗?”我又问,想当年师祖说,是教过他一些简单功夫的。

    汐儿听到这话,像是很惶恐,小声地答道:“老爷爷走了那么久,那些功夫我早就忘了。”

    “什么?”我很生气。

    汐儿见我发怒,也不敢说话了,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孩,一路上再也不开口。

    当天晚上,他仍是坐在外面。

    想了一个晚上,我决定教汐儿练剑。虽然曾经把他交给韩家夫妇抚养的目的,是不想让他卷入那些复杂的纷争当中,可现在,我也不想让他如此平凡一无所成。

    听到这个消息,汐儿很高兴。我端坐在师祖曾经坐过的位置上,要他奉茶行拜师礼,他听了却不愿意。我知道他还抱着“媳妇儿”的妄想,而我却正是想用“师父”的份断了他的念头。

    我一再坚持要他行拜师礼,他却撒手不干了,嚷嚷着“不学武功了!”我无可奈何,回想昨他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模样,却也不想他与寒汐相差如此之大,只好由了他不叫“师父”,但是“姑姑”的称呼仍不能乱。

    可是,尽管有着相似的面容,他和寒汐却相差真的很大。汐儿的天资看起来并不愚笨,可是学起剑来就是找不着要领,简单的一剑法到他手上怎么也学不会。刚开始我还很有耐心,可他总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心里恼怒,屡屡责罚,可是罚过之后,他仍是没有什么长进。

    这,趁我外出的时候,汐儿又偷懒睡着了,我回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师祖常坐的摇椅上,悠闲地做着美梦。我怒不可遏,一把把他揪起来,扔在地上。

    汐儿被跌醒了,睁开眼见是我,惶恐不已。

    “从今以后,你不要再进这条门了!”我冲他喝道。

    汐儿跪着拉住我的手,哀求道:“姑姑,不要!”

    “既然姑姑的话你不听,你就不要再来找姑姑,以后你想做什么,姑姑都不拦你!”我伤心地说,想抽出被他拉住的手。

    汐儿拉着我就是不肯放手,“姑姑,姑姑,你罚我吧,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照做!你不要赶我走,我不要离开你……”他不停哀求着。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突然有些疼,低下头,看到的是一双跟寒汐如此相似的眼睛,恍然有一瞬我以为,是寒汐拉着我的手,喃喃地说不要离开。

    “如果你还想学剑,就罚你到祖师爷爷的坟前跪一天一夜!”我沉沉地说,趁他松懈的时候抽出自己的手,回到屋里平复那突然涌起的绪。

    现在正值冬季,天很冷,当夜就下起雪来,汐儿真的去了师祖的坟前,跪在雪地里。正巧韩妻前来送菜,见到汐儿被罚,忍不住求,可我不能轻易饶恕,“他上就是惰太重,不罚罚他,怎么能改?”我道。

    韩妻见求不能,只好心疼地走了。汐儿还跪在雪地里,他知道我的脾气,也不敢求饶,越下越大,不久就将他盖成了一个雪人。

    我看着他的背影,想饶,却不能饶。

    第二天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冰像,一动不动。我突然想起了无量皇宫里的那些,心里扎了一下。汐儿不会有事吧?我担心地跑了过去,摇了摇他,他低垂的头缓缓抬起来,脸色发青,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漫雪,我做到了,你要我做的任何事,我都会做到。”话一说完,他就倒了下去。

    这一抹笑,就像是雪地里的红莲,灼了我的心。

    我急忙把他扶进屋里,燃起炭火,烘烤他的子。因为受了寒,当下他就发起烧来,说着胡话。我又赶紧煎了药,一点一点地喂他喝。握着他的手,感觉温度一点一点回到他的上,整整一天一夜,我就这样守着,守着他和他那让我不知如何是好的胡话,心如乱麻。

    寒汐,教教我,怎么做?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