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窗外有动静,有人在偷窥。我随手抓起桌上的一只珠花,掷了出去。屋外的人“哎哟”一声,急着逃跑。我飞出窗外,抓住偷窥的人。

    “怎么是你?”我看着满脸通红的汐儿,怒不可遏,想不到他竟然会做出如此下流之事。

    被我重重扔到地上,他顾不得疼痛,赶快爬起来解释:“漫雪,你误会了!”

    “叫我姑姑!”我用不可触犯的威严对他喝道。

    汐儿被吓住了,“姑……姑姑,”他结巴着叫出了这个称呼,顿了顿,整了整失措的绪,又才说道:“我给你送点心来了,刚才吃饭的时候见你没怎么吃,怕你饿着,所以叫娘做了点心送来。我不是有意偷……偷看,你把门锁了,我本想在窗口叫你的,可见你太漂….漂亮了,所以看呆了……”说到这里,他的脸烧得更红。

    我的脸也在烧,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我突然意识到汐儿已经长大了,开始有了男子的眼光,以后,得和他保持距离才是。

    于是,我淡淡地对他说道:“好了,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蹲在别人的窗子底下。”

    “哦,知道了。”汐儿听了,极不愿地往回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看我。

    “还不走?”我扬了扬手中的剑。

    他站在原地,不敢靠近,也不愿走,“我只是想知道,怎样才能让你开心起来?”他问。

    我“砰”的一声,将他和他的问题,关在了门外。

    我只是想知道,怎样才能让你开心起来?

    你不应如此,不应如此。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韩汐,他就像一颗丢入我心湖的石子,搅乱了我的平静。他像寒汐,但不是寒汐。在我的心里,只有真正的寒汐,别人谁都代替不了,即使有相似的名字,相似的面容。

    第二天清晨开门,发现汐儿竟然坐在门外,我有些惊讶,他是没走,还是又来了?见我走出来,他兴高采烈地跟我打招呼,我想起应该保持距离,便冷冷地应了一声,目不斜视地从他边走了过去。

    汐儿的僵在脸上,然而我的态度似乎并不能让他死心,他又将小时候缠人的本领发挥出来,于是我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我想喝水,他就立刻将茶杯递过来,我要煮饭,他又马上去生火,勤快得让我无言以对。一天下来,我烦不胜烦,他却乐此不疲,到了晚上终于该睡觉了,我再次将他关在门外,可等第二天醒来,他又坐在那里。

    一天,两天,三天,天天如此。

    我不知道怎么才好,请来韩家夫妇帮忙,韩妻无可奈何地说道:“汐儿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姑娘难道还不知道?”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从前是从前,只是现在不行了。

    第四天,我要上街去买东西,汐儿仍像跟虫一样寸步不离。我本想用轻功甩了他,可转头一想,回来他还是会在门口等着,所以作罢。

    我很少上街,记忆中只有过与师父和南风的两次,却都是不快的经历。到了街上,汐儿更加兴奋,一时拿起一个水粉盒说“这个很好”,一时拿起一只珠花说“与你很衬”,虽然每次都被我冷冷地瞪了回去,可他却从不丧气。

    “漫雪,你看这个!”他拿着一个糖果对我说话,又忘记了“姑姑”的称呼。

    我不想理他,正准备走,突然一个人跑过来撞我一下,力道极大,幸好我内力深厚,才没有被撞倒。

    “有没有事?”见我被撞了,汐儿赶紧扶住我,见无恙后,又生气地向撞我的人嚷道:“小心点!”可那人却连一句道歉都没有,匆匆忙忙地跑了。

    “这人怎么这样?”汐儿还在嘟囔。

    “算了。”我对他说,接着走,这时汐儿突然大叫起来:“你的钱袋!”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钱袋不见了,“是贼,可恶!”汐儿生气地拔腿就追。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贼?我一个武功盖世的剑客,居然被一个小贼给偷了!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