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剑(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宝剑没了,随白衣女子一起,葬在茫茫雪海中。她的那一掌厉害之至,将我的全骨头震碎。我想起了曾经寒汐为我所受的那掌,如此之重,难怪难以痊愈。如今回想起来,心里还是疼痛不已。

    我一直在上躺着,靠着与寒汐的回忆度。我不知道洞外的雪飘了几年,老婆婆没有告诉我时间。全瘫痪,对一个剑客来说生不如死,看着不能活动的子,我痛恨不已。这一生,难道就只能这样了吗?

    老婆婆坚持给我用药,看起来她比我更有耐。刚开始的那一年,我只求她一剑将我结束,给我痛快,可她只是嘲笑。她对我的态度不冷不,似乎还在恨着师祖,只是她虽格怪异,但是人品不坏。

    一个看透人世的老人和一个瘫痪的病人,两人之间,似乎没有太多的话可讲,我们唯一的话题便是师祖。师祖的死让她失落不少,她常常有意无意到我的前,聊起他,我也顺着她的意,给她讲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事。渐渐地,我了解到一些他们之间的故事。

    有人说,在里不能太倔强,否则就会失去,我想这句话用在她上一点都没错。我不知道师祖在她与思清姑娘之间到底谁多一点,可是她毕竟拥有过师祖的慕,只是她太好胜,之前非要与师祖一争高下,结果令师祖不敢靠近,而等她终于放下姿态的时候,又错误地将思清拒在山门外,让师祖弃剑而走。后来,思清死了,师祖独对思过山,她空守天明山几十年,这样的结局,只能叫人叹息。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老婆婆的照顾下,终于在一年暖花开的时候,我的手动了一动,后来,脚也渐渐能活动了起来,当我能自己走出洞外的时候,又是另一个天了。

    一步一步地挪着脚步,看看雪地上留下的真实的脚印,我深深地吸了口气,那过去的几年,仿佛又是一场梦。老婆婆来到我的面前,看着我能活动的体,表仍是不悲不乐。

    “都好了?”她问。

    我点了点头,郑重地向她行礼,“多谢前辈的再生之恩!”

    她只是冷冷地一笑,将手中的剑扔了过来,我接下一看,是师祖留下的那把,然后听她说道:“你的体虽然已经恢复,武功却已丧失,从今天开始,重新来过吧!”

    她是要我练剑,于是我拿着剑,试了几招。刚开始的时候姿势有些僵硬,等渐渐找回感觉后,动作流畅了起来。正当我练得起劲,却突然听到她在一旁冷冷地“哼”了一声,我不知是否是自己练得不对,于是停下来,向她道:“请问前辈,是我练得不好吗?”

    只听她用讽刺的语气对我说道:“你跟白须那么多年,他就教了你这些?”

    其实那些年,师祖已经将毕生所学传授给我,只是时间有限,我未能达到他的境界,于是我答道:“师祖技艺高深,是晚辈才疏学浅,未能领会。”

    老婆婆不屑一顾的表,“你不用说了,我看他也就这点能耐,从今天起,不许再练他的剑法,你跟我进洞去,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剑术!”

    “前辈……”我喊道,不管师祖与她的剑法到底孰胜孰劣,我却是不想她这样诋毁他的,更别说止我练。我还想再跟她说,可是她硬拉着,手上是我不能抵抗的力道,于是就这样被她拉进了洞里。

    尽管已经在这洞里生活了几年,可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我不知道的地方。老婆婆按下机关,在那铸剑室的壁后,竟然是别有洞天。这洞的上方挂满了大小不同、长短不一的剑,白花花的一片,明眼人一看就知,任何一把都可称得上是上品。而石壁的四周刻满了图案,仔细瞧瞧,是不同的剑术招式。

    “这是我的毕生心血,他喜欢酿酒,我喜欢铸剑,而且每铸一把剑,都会创一新的剑法。不是我吹牛,你师祖教你的那些,不过是皮毛而已!从今天开始,你就用这上面的剑,把墙上的剑法都练一遍。等你觉得无剑可用了,再来找我。”她说道。

    我恍然大悟,师祖要我来的目的,原来在此。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