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祖之死(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思清康复后,不顾师父的阻拦,回到了舅父家中,不久后太子选妃,她就如舅父所愿击败群芳当选,而师父将这一切的变故归咎于师祖。

    思清大婚的头天晚上,师父前去抢婚,他要带思清离开,却得到了一顿冷漠的嘲笑,思清对他说,她这辈子,嫁不了天下第一,也要嫁天下最大,等他做了这两者中的其一,再来找她。

    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死心女人的气话,可是师父却当了真,想起自己的付出却换不来思清的心,师父一气之下便侵犯了她。在大婚前夜失去清白,思清姑娘心如死灰,师父清醒之后也后悔不已,可任他怎么求恕思清都不搭理。就在他转离开的刹那,思清将一把剪子扎进了心窝,结束了自己绝望的生命。

    思清的死让师父崩溃了,悲痛让他失了理智,他抱着思清的尸体大闹太子府,差点被乱箭死,然后又回到宕阳杀了思清的舅父一家,最后上了天明山,要找师祖决斗。当然,那时他还不是师祖的对手,被师祖下阵来,可是从此与师祖断绝关系,立誓要打败他,成为天下第一。以后的几十年,他的行为怪诞冷酷,常做一些令江湖不齿的事,不过剑术却不断长进,最终在宕阳河上打败了师祖,成就了天下第一。

    原来,那师父所说的“寂寞”是如此来由,我听了不叹气。

    讲完了往事,师祖继续说道:“我一生做错了两件事,一是没有好好对思清,让她做了错误的决定,也让你师父走错了路,而另一个,另一个……”到这里,他突然晕了过去。

    我又赶紧给师祖输真气,过了好一会,他才醒过来,我对他说道:“师祖,你别说了!告诉我,怎样才可以救你?”

    师祖笑了笑,“不用了,活了这么长,已经足够。今这白衣人武功怪异,你不是她的对手,师祖去了,也没有什么留给你的,我在天明山的主人那存有一把宝剑,你去把它取出来,有此剑相助,再加上你以后的勤学苦练,也许能与之抗衡……”师祖说到这里,突然头一倾,闭上了眼睛。

    “师祖!”我大哭,不断输送真气,可是他再也没有醒过来。正伤心中,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剑风,一颗石子掉下来,随后一把剑插进我边的土里。我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白衣女子已经醒过来,想从后背偷袭我,幸好汐儿发现,用弹弓中她的手腕,才令她刺偏去。白衣女子暗算失败,又受一击,恼怒不已,转去抓汐儿。

    “汐儿,快跑!”我冲汐儿喊,放下师祖去救他,可是白衣女子先到一步,抓起汐儿往树上扔去。汐儿撞到树上,晕了过去。刚才与师祖对招时已受了重伤,此时她也不敢与我力争,趁我去接汐儿的功夫,逃走了。

    “汐儿!汐儿!”我接住他喊,没有反应,我手上**的,刚才的一撞已经让他头破血流。

    我赶快带他回到韩家,韩妻见到这模样,吓坏了,找来水和药。我替汐儿擦去血迹,上了药,把脉知无大碍后,才回去处理师祖的后事。

    师祖的尸体还躺在原地,等我回来时已经僵硬。我跪在地上,一片一片摘走那被风吹在胡须上的树叶,伤心落泪。我不知道白衣女子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边的人因我而一个个遇难,现在,已经到了非揭出她真面目不可的地步。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