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来历的婴儿(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我没有将汐儿带给南风,虽然明白他和若水需要一个孩子。天下安定之后,南风已被拥立为新的皇帝,我不希望汐儿在皇宫里长大,重复寒汐的孤单,所以能想到的最好的去处,便是那没有纷扰的思过山。我想在那附近,可以找到一户质朴的农家,汐儿能够安静地长大,无忧无虑。

    再见白须老人时,他的胡子已经长到膝盖了,一晃十几年,当初送别时原来他早已预料。可看到我怀里的孩子,老人还是有些惊讶。我慢慢地给他讲自己上的故事,从玄冰崖开始,我讲的很慢,特别是说到寒汐的时候,好像将那几十年的事,又重新活了一遍。老人静静地听着,等我讲完,已是第二的黄昏。

    汐儿吃了些蜂蜜,已经在老人的怀里睡着。落的余辉洒在两人上,我看到的是老人慈祥的脸和汐儿梦中安稳的笑容,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美丽的阳光。世界终于恢复了我想要的平静,可惜,寒汐已不在。

    很快,白须老人就给汐儿找了归宿,那是一户独居于江边的渔家,夫妇俩中年无子。看见汐儿,这对夫妻都很欢喜,特别是那妻子,忍不住逗弄起汐儿来,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真可,叫什么名?”妻子问我。

    “没姓,我给他取了个小名,叫汐儿。”我道。

    “这样,我们姓韩,以后就叫他韩汐吧。”妻子道。

    我的心被重击了一下,巧合?天意?把汐儿往她手里一塞,我跑了出去。

    悲伤,就像被剑气激起的河水四处飞溅,我胡乱地舞着,没有章法。河边的枯树摇晃,转眼间分崩离析。白须老人在一旁看着,等我筋疲力尽了,才走近。

    “为什么他死了,我却活着?”我问他。

    “他要你活着,自然有他的道理,我想不管怎样,他都不愿意你这么伤心。”

    我止不住伤心,只能将伤心藏在心中。

    韩家夫妇收养汐儿的第二天,便又出现在我们的山居前,“那孩子真是不得了!你们一走,他就哭,一个晚上都不停歇,你赶快去看看吧,别让孩子哭坏了子。”韩夫说。

    听了这话,我赶紧随韩夫去。还没进屋就听见汐儿的哭声,哑哑的,看来真是哭了一个晚上。等我跨进门去,他一看见我,反倒不哭了。

    “奇怪了,为什么他见到你就不哭了?”韩妻道。

    我接过汐儿,谁知他马上就张开嘴笑了,“真是胡闹!”我嗔怪道,端过桌上的米糊,喂他吃些。

    “如果这孩子老粘着漫雪,怎么办?她还是姑娘,以后要嫁人的呢!”韩氏夫妇在一旁低声议论。

    我听了,默不作声。嫁人?很多年前,我已是寒汐的妻子了。

    今生,只做他的妻子。

    汐儿太过缠人,一不见我便是哭闹,他的养父母不得以只好三番五次求助于我。几天下来,四个人被他折腾得焦头烂额,白须老人说折腾不是坏事,它可以让你忘记很多事。事实确实如此,而我回黑雪王国的打算也因汐儿一再推迟。当一个月后终于适应了韩家的环境,他才渐渐安静下来。

    对于我来说,时间是个很难熬的东西,可对汐儿来说,时间却很快很快,我和他的养父母一起,看着他长出第一颗牙,看着他学说话,看着他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思过山里的酒堆得越来越高,而汐儿,也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变成了一个能走会说的孩童。从婴儿到孩童,除了体上的变化,他对我的依赖没有半分减弱,每次去看他,他总是喜欢牵着我的手,“姑姑,姑姑”一个劲地叫,然后带我去看一些他认为有趣的东西。而每次到我要离开的时候,他又总是哭个不停。对此,谁都无可奈何。

    这三年里,我没有再去过无量皇宫。我不敢回去,不敢面对由寒汐碎裂的灵魂覆盖的冰天雪地。他让我代他活下去,我便活下去,带着我们曾经不管快乐的还是悲伤的记忆,我的生命已经停在了他逝去的那一天,现在活着的,只是一个空空的壳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