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这皇宫对我来说是轻车熟路,与我随行的又都是尖锐之士,我很快将大家送出了皇宫,让萧郎带领他们从里面攻击城门,而我和阿丽娜,还有几个探子,则秘密地在城内寻找制造人兽的老巢。

    昔繁华的街市此时颓败不堪,一路过来,都不见有百姓的影踪。我正纳闷着,沿街的一间屋子里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嚎叫,我和阿丽娜听到,停下来进了屋子。

    这是一个即将分娩的妇女,四肢骨瘦如柴,不堪人样,肚子却大得出奇,有生命在里面鼓动,像是要从里面钻出来。妇女痛苦地搂着肚子,在地上滚来滚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兽母体。萧郎曾说过,人兽一旦发育成熟,就会自行撕开母体,从里面钻出来。今见这模样,让人于心不忍。我和阿丽娜扶起她,正想着如何帮她解脱痛苦,谁知“啪”的一声,肚皮裂开了,血水溅了我们一脸,妇女痛苦的表松弛下来,慢慢僵住。

    听说中的场景毫无预料地在眼前发生了,我不呆住,阿丽娜则吓得发抖。我们很久才反应过来,“她死了?”阿丽娜问,我点了点头,替她合上了眼睛。

    女人死了,她的肚子却还在动,一只丑陋的怪兽奋力从那血模糊的胎盘里爬出来,“呜呜”地叫唤着。我拔出剑,准备刺死它。似乎感觉到了危险,这小东西张着双眼看我,仿佛在乞求饶命。看着那如同婴儿般无辜的眼神,我竟又软下心来。

    阿丽娜伸过手去,想要抱起这只幼兽,我刚想叫“不要!”,只见那幼兽猛然跃起,扑到阿丽娜的脖子上。

    “快松手!”我一边叫着阿丽娜,一边用剑挑开那只幼兽。它被我刺伤,逃走了,我再看阿丽娜,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见她的气管已被咬断,汩汩地冒着鲜血,而她空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再也发不出声音。

    抱着她的尸体,我全软弱无力,坐在地上好长一段时间。我期盼着这只是自己所做的一个梦,就像喝了下了幻药的酒那次一样。有骑兵进城了,我还听见有人呼唤“南将军”的声音,于是拼命使出一丝力气抱起阿丽娜,走出屋去。

    看见我如此狼狈的样子,众人都很惊讶,而参翼的眼神在看到我怀里的阿丽娜后瞬间灰暗,他发疯一般跳下马扑过来,夺过我怀中的阿丽娜。

    “啊!”参翼的哀呼声刺破天际,我哭无泪。

    有探子已经找到了人兽的老巢,他告诉我们,无量皇为培养人兽,已经把皇城掏成一座空城,女人都被抓去作母体,而男人则被杀死做了人兽的催长食物。可以说现在这座皇城,除了皇宫里面还有人外,只剩下老巢里还有些尚在孕育兽胎的母体。

    一行人随之过去。当看到囚牢里那一大群可怜的女人时,众人无不骇然,刚才死去的女人只是她们其中的一个,这里还有更多正在经受非人的痛苦。我们赶到后,又亲眼目睹几个女人死于人兽的出世,这场面让没见过的人无不瞠目结舌。

    有士兵找到了自己的妻子,初见她时,这士兵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愣了一会,才哭着奔过去。而他的妻子已经处于崩溃的边沿,“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她不停地向他请求。士兵摇着头,刚替她解开手脚上的铁链,妻子却趁他不注意,抽出他腰间的刀,划开了自己的腹部。

    “解脱了!”女人气若游丝地说出这句话,微笑地闭上了眼睛。又一个痛彻心扉的呼叫刺破云霄。

    “将军,这些女人怎么办?”一个手下向南风请令。

    南风把征询的目光投向萧郎,萧郎摇了摇头。其实大家都知道,即使是光?,也没有解救母体的办法,眼前的这些人就算现在活了下来,最后她们腹中的兽胎还是会要了她们的命。

    “将军,请听我说几句话。”一个神志清醒的女人向南风说话。

    南风移到她的面前,礼貌地说道:“姑娘请说。”

    “奴家在此代表众姐妹,感谢将军的救命之恩。”女人向他欠了欠,行了个礼。

    南风赶紧将女子扶起来,“姑娘不必多礼。”

    女子顿了顿,接着缓缓说道:“我们的形,大家都已经知晓,自从种下兽胚的那天起,就知道无回天之术。今,奴家请将军成全,给我们一个痛快!”说完,她朝南风跪了下来。

    “将军,给我们一个痛快吧!”听了这女人的一番话,其余的女人也都一一跪了下来。

    南风面露难色。

    萧郎给每一个母体都服下一种无痛苦的毒药,火焰燃起的时候,所有人都掉下了眼泪。

    我不知道这场仗还要打多久,到此为止,我已经感觉很累,很累。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