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自述(8)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我变成了一个雪人,才放下已经麻木的双手。寒汐将手一挥,我上的积雪随风飘散。

    “走吧!”他牵着我,一股柔软的风将手心刺得*。

    “去哪里?”我问。

    “回军营。”寒汐答道。

    军营?刚才发生的那幕幕涌上来,我的心又黯了下去,“南风他们都死了。”我悲伤地说道。

    谁知寒汐笑了笑,说:“你看到的那些,只是幻觉,有人在里面的酒里下了幻药。”

    “幻药?”我一想,难怪刚才看着一幕幕惨剧发生,自己却像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原来只是幻觉。想到这里,我松了口气,但马上心又蓦然一提,转头盯着寒汐,目光无比锐利。

    “你怎么这样看着我?”他问道。

    我掐了一下自己,会疼,寒汐恍然大悟,“你怕我也是你的幻觉?”

    我笑了,不管是不是幻觉,毕竟,已经见着他了。

    “那南风他们呢,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出现了幻觉?”我问道。

    寒汐点了点头,我心想不妙,白衣女子妄想用幻觉摧毁我的意志而杀死我,那她也有可能同样的方法对付南风他们。我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南风他们会不会已经遭遇不测?想到这里,赶紧和寒汐往军营赶去。

    快到军营的时候,远远地看见营地一切如常,我才放下心来。突然,寒汐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我问他。

    “你先进去吧。”他说。

    “为什么?”

    “我的事,暂时不要让你的朋友们知道。我就在你的边,有事叫我,我就会出现。”

    “你不会借机溜走?”我警觉地看着他。

    寒汐笑着用手拂过我的脸庞,“傻姑娘,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的?”

    我笑着点了头,但还是提着一颗心进了营地。靠近南风的大帐,里面闹哄哄的,吵着什么,我赶紧揭了布帘进去。

    南风和参翼正在争论,萧郎倒在地上,这景颇与我幻觉中的样子相似,我上前制止他们。

    “漫雪,你回来得正好,还以为你出事了。”南风见我出现,停止与参翼的争吵,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我一边问,一边查看倒在地上的萧郎,发现他已经被人点了睡

    “不知为什么,喝了那酒,我们都昏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萧郎便如疯了一般乱撕乱咬,我怀疑有人在酒里就下了毒。”南风说完,看了一眼阿丽娜。

    “你凭什么就怀疑阿丽娜?”参翼不满地问道。

    “如果不是她,她为什么要跑?”南风反问道。

    “酒是我带来的,我怕自己说不清,心急之下,就跑了。”阿丽娜红着眼睛,小声地对我解释。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担心,然后对南风说道:“这与阿丽娜无关,下毒的另有其人。”

    我的话并没有为阿丽娜赢得信任,南风仍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阿丽娜说:““漫雪,不是我胡乱猜测,刚才在我昏睡的时候,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我看见阿丽娜趁我们酒醉的时候,往大家的嘴里塞毒药,之后大家就疯了一般相互撕咬。我被吓醒了,然后就真的看见阿丽娜往萧郎嘴里塞了什么东西,之后萧郎就发起疯来。”

    “你真的往萧郎嘴里塞了东西?”我回头问阿丽娜。

    阿丽娜点了点头,“是的,但我给他吃的是宁神的药。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神智错乱了。”

    南风冷笑道:“怎么能证明,那药不是毒药,而是宁神的药?”

    阿丽娜答不上来,这时,参翼又说话了,“如果光凭一个梦就可以说是阿丽娜害人,那我也可以指证若水嫂子。在我的梦里,嫂子就是那个白衣人,而她要杀死漫雪姐姐。你为什么不抓她?”

    “你凭空捏造!漫雪现在不是好好的?”南风怒道。

    “那你污蔑人!”参翼回道,“阿丽娜怎么会害萧叔叔?”两人说着又要吵起来。

    “好了,我都明白了。”我止住两人,说道:“其实,我刚才也做了一个梦,内容和你们的差不多。大家发现没有,在我们的梦里,我们相互怀疑,失和而相互伤害,最后导致全军覆没。这是有人设了圈,在酒里下了幻药,让我们产生了幻觉,而做了这样的梦。至于下毒的人,我敢保证不是阿丽娜,她只是借用阿丽娜的手把酒给了我们,故意让我们怀疑她。所以现在,我们要保持团结和信任,才不会让义军功亏一篑。”

    听了我的话,众人都点了点头,“那是谁下的毒?”南风问。

    “莫非是那个白胡子爷爷?”参翼也问。

    我摇了摇头,说道:“白衣女子,我已经遭遇她了。”

    “你没事吧?”南风又问。

    “没事。”我答道,又想起寒汐来,又喜又忧,“好了,大家没事了,看看萧狼怎么样了?”说完,让阿丽娜给他诊治了一下,原来他只是犯了一种犬病,休息几天就会没事。

    忙完这些,独自走回自己的营帐,“寒汐?”我紧张地呼唤,害怕他不会出现。

    “我在这里。”他飘然到前面,叫我安心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