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自述(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我即将停止跳动,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真正面对自己。

    寒汐,一个藏在我最里面的名字,这刻我想起的,只有他。

    从被带进无量宫的那天起,我便听说了他,他是未来黑雪王国的王,他不说话,他长得很英俊,他上有令人害怕的神力。无量皇向我传递着关于他的种种信息,可师父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寒汐,这是一个你必须与之为敌的人。”

    见到他的第一眼,我便知道自己无法与之靠近。他是神,让我敬畏,而我只是个人,一个怀着的谋的人,又怎能与他并立。因为终会失去,不如一开始就退避。

    我羡慕他的宁静,羡慕他能看到彩色的雪花。这是我永远做不到的,于是更加卑怯。我将师父的教导谨记于心,寒汐,在我不应该拥有的范围之内。

    那三年,我过得很不踏实,对一个深自己的人心怀不轨,那是多深的罪恶!我只希望任务赶快结束,然后,走得远远的,独自悔罪。

    我终于抢到了雪晶石,三年的时光就为这一颗石头,我怎能放弃。可是我错了,错了,便要一错再错。

    我无法面对他疼痛的眼神,不想让他为难,死,是我唯一能偿还的东西。

    但他却让我活了下来。

    离开后,我一直在骗自己。我以为南风可以将我救赎,所以紧抓着不放。在与南风的纠缠中,我更加痛苦,借一个人来忘掉他,却只能将他记得更深。

    我累了,想让自己解脱。与戾王的赌约,只是一个我寻找的机会。不管我活着,还是死去,那个洋洋大雪之下一袭白衣的王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因为,他在我的最深处。

    醒来,眼角湿湿的,原来,我也可以流泪。那压抑至久的绪,此时终于爆发,任由自己泪流满面。我无法再否认,我他,无时无刻不在他。

    心,又重新回到了我的体,现在,我终于可以忠实于自己,可是他呢,又在哪里?

    寒汐,再给我一个机会。

    阿丽娜的归来给大家带来了生趣,缓解了战前的压抑。她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坛年代久远的老酒,说要给大家壮行。

    久未喝到好酒的萧郎一闻这味,直道“好酒!”,又问:“是谁给你的?”

    “白胡子老爷爷,”阿丽娜得意地回答,“我就知道你喜欢。”

    至此我已确定,阿丽娜遇见的是白须老人无疑。当时离开的时候,我说去去就回,没想到一走就走了十几年。等战争结束,也应该去看望一下他了。

    “你这丫头就是讨人喜欢,”萧郎道,“喝了这酒上阵,无量皇那城墙就是铜墙铁壁,我也能给他推倒了。对了,丫头,你最好再去问你那白胡子老爷爷要两坛来,等着我们胜利用。”说着,他把每个人面前的酒杯都斟满。

    我端起酒杯,清香扑鼻而来,一闻这味,便知道出自白须老人之手,于是问阿丽娜道:“阿丽娜,你所说的白胡子老爷爷,他现在好吗?”

    “他很好呢,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而像一个神仙。老爷爷还带我参观了山上的酒窖,临走时就送了这坛叫‘天香’的酒给我。咦,姐姐,难道你认识他吗?”

    听到白须老人一切如常,我便放下心来,我点了点头,说道:“我曾师承门下。”

    “难怪。”阿丽娜做恍然大悟状。

    “天香?不错,不错,味香,名也好。”南风说着,酌了一口,然后叹道:“真是好酒,若能得酒如此,神仙也想降作凡人。”

    众人一听,也纷纷举杯畅饮,而我轻轻一酌,入口滑顺甘而不烈,实称得上是人间佳酿。

    众人正喝得尽兴,突然萧郎脸色不妙,痛苦地弯下腰捂着肚子,然后倒在地上。

    离他最近的南风赶快过去将他扶起来,只见萧郎口吐白沫,两眼翻白,气息全无。而这时,若水也捂着肚子在席上翻滚起来,南风正要转回去看她,然而自己也似毒药发作跌倒在地。紧接着,我和参翼也感觉到了腹痛。

    “怎么会这样?”阿丽娜看着我们,喃喃自语。

    “你到底给我们喝了什么?”南风怒问阿丽娜,众人都因她的那坛酒中毒,她却没有事,南风不由地怀疑到她的上。

    “我不知道,不知道……”阿丽娜慌了,喃喃着后退,想逃出营帐。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