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陵人(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我按着顺序看下去,第一面壁画画的是一个婴儿呱呱落地,一个天神模样的人在天空凝视微笑着,婴孩脚下的人伏地而跪,顶礼膜拜。看样子,这孩子是受了天神的佑护。

    第二幅画中,族人发现小孩有一种神奇的法力,可令人长睡不醒。

    在第三幅上,长大的小孩成为一族之长后,恣意滥施法力,令族人苦不堪言。

    接下来,拥有法力的他四处征战,侵扰他族。

    他上了一个其他部落的女子,女子厌恶他好战功,拒绝了他的求

    到了第六幅,他追逐女子来到江边,以女子的亲人作威胁,女子悲愤不已,投江而亡。

    第七幅,他深思自省,释放了所有被他施予法力的人,从此勤政恤民,带领古赫族建立起一个繁华的国家。

    为怀念那死去的女子,他建造了一座美丽的宫,并开始为自己修建陵墓。

    他活到很老才死去,臣民殓葬时,发现他的尸体不见了,棺椁里只留下一枚指环。

    原来天宝花指环是这样的来历。

    接着看下去,不知过了多少年,恣意的放牧与气候恶化,令古赫族赖以生存的草原变成了沙漠。古赫族南边的国家强大起来,开始吞并周边小国,古赫族也被卷入战火中。

    古赫族被攻破了城池,逃难的人通过暗道躲到了陵墓里面。

    最后一幅,所有活下来的人都躺到了棺木里面,祭司手执权杖,施展法力,众人进入了沉睡。

    无史书可传的古赫族历史由十几幅壁画缓缓道来,我一路看完,了然于

    有东西在牵扯我的思绪,要告诉我答案,出口肯定与最后一幅壁画有关。画中与石椅上的祭司刻画极似,应该是他没错。而石椅上的祭司竖起的大拇指,明显在暗示着什么。我期待脑中一瞬间的闪光。

    再仔细对比,画中人的手上好像多了什么,那是拇指上着一枚指环,而眼前的人手上却是空的。

    原来是这样!

    我迫不及待地拿出刚才南风给我的天宝花指环,小心翼翼地在他的拇指上,然后退后几步,站立观望着。

    指环上祭司的手指后,开始并无反应,过了一会,发出一圈淡淡的光芒,接着是一串连一串,将整个屋子照得白亮。璀璨的光圈将祭司笼罩起来,石椅受了冲击,发出“噔噔”的声响。再后来,光圈消弱下去,慢慢消失了。

    我注视着祭司的反应,他的手动了一下,然后,听见他长长地“嗯”了一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面前一个真实在自己眼前活过来的“人像”,我掩不住自己的惊讶。祭司沉浸在复活的兴奋当中,不停地活动着自己的四肢,还不时发出满意的声音。直到他安静下来,才把视线集中到我的上。

    “嗯,是你叫醒我的?”他上下打量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他高兴地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用力拍了几下,以示友好。这样的,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好朋友,”他左右摇晃着我,“谢谢你!”

    “不必客气。”我颇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拉着我手舞足蹈,哭笑不得。

    “外面的战争结束了?我们可以出去了吗?”兴奋劲过完,他终于问起了正事。

    战争?他指的是壁画上的那场吧,可那已经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了。萧郎说他们可能在这里沉睡了上千年,时光消逝,朝代更迭,这世上已经经历了无数的战争,就是现在,外面也有人兽军在肆虐,何谓开始,何又谓结束?

    他们出去后,这样的世道如何不让他们失望?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