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暗道(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听我道出了她的名字,羽之也不藏了,摘下面纱。南风和萧郎都惊讶不已,“你为什么要抓若水?”南风问她。

    “南风,我只问你,杀母之仇要不要报?”羽之冷冷地道。

    听得这话,南风的神色看起来很窘迫,看来也知道那宫里发生的事,于是缓缓说道:“母亲有生养之恩,她若遇难,子女理当为她报仇。可是,若水当时是因救我心切才会令贵妃娘娘无辜受害,我代她向你道歉。如果你非要报仇,我愿意为她承担一切,用我的命来抵偿。只不过,请你耐心等待一些时,等破了人兽军,我一定将命奉上,如何?”

    南风的一番话真词切,在羽之受制于他的况下,他本可不许下这样的承诺,可是,他愿代若水受过,足可见他对若水的深,另一方面,也表明他仍把羽之当朋友,所以愿意偿债。若水在羽之的怀里摇头,示意南风收回承诺,南风淡然地笑了笑,等待羽之的答复。

    可是,南风的一席话并没有打动羽之,只听她恨恨地说道:“谁人做事谁人当,我只要她来偿命。”说着她掐住若水脖子的手使上了劲。

    南风见状,马上上前施救。羽之已经受伤,根本不是南风的对手,我急忙出手将两人隔开,对羽之说道:“那天狼跟我讲了白棘鸟的故事,今,你不想听听水凌岛的故事吗?”

    “水凌岛?”羽之重复。

    “对,水凌岛,”我点点头,“也许你还不知道,你还有亲人活着吧?”接着,我把巧遇飞桁及水凌岛的事,一一向她述说。

    当听到水凌岛上还有大量白棘鸟生活的时候,羽之黯淡的面容上泛起了光彩,“这么说,白棘鸟族没有亡?”她问。

    “没有亡,他们都在等你回去。”我答道。

    “我还有亲人……”羽之不断念着,松开了若水。

    “谢天谢地,”萧郎趁机打圆场,“冤家宜解不宜结,看在若水姑娘当救人心切的份上,希望公主能放下仇恨,就此了结。”

    羽之看了一眼若水,冷冷说道:“我与她的仇怨,等我从水凌岛回来,再作打算。”说完要走。这时,参翼从后面穿出来,拦住了她,“你不能走,我和你的账还没算完。”

    羽之惊异地看着参翼,问道:“参翼?我和你有什么账要算?”

    参翼气呼呼地说道:“你为什么要伤害阿丽娜?”

    “阿丽娜?谁是阿丽娜?”羽之奇怪地问。

    “就是那个女孩。”参翼指着祭台上昏迷的阿丽娜说。

    “她?我与她无冤无仇,伤她干嘛?”羽之冷笑道。

    “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别赖账!”参翼上前抓住她。

    “赖账?可笑!”羽之顿了顿,深吸了口气,这时我注意到她的脸色发白,说话吃力,看来体有恙,“我一路跟踪若水而来,当你们两队人在岔路口分开后,我就跟在若水之后。你和漫雪她们去了哪里,我都不知道,怎么会伤了那姑娘?”

    “人不是你伤的?”参翼问。

    “我可以对天发誓,不是我伤的。”羽之说完,体一摇,喷出一口鲜血来。

    “怎么了?”我急忙扶住她,把她放在地上。此时的羽之看起来很虚弱,完全没有了刚才挟持若水时的强悍,“你们之前打伤她了?”我问南风。

    “我是刺了她一剑,可是只伤着皮毛。”南风道。

    “让我看看。”萧郎上前替羽之把脉,过了一会皱起眉头道:“她上有内伤,而且积聚已久了。”说完,坐下来替她运气疗伤。

    正当萧郎替羽之疗伤之时,突然从石壁上的四个洞口,又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南风大叫“不好”,我抬头一看,那四个代表出口的石洞已被不知从哪来的大石,封堵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