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关于若水,我还有很多的疑问。在去据城的路上,我主动和南风谈起了她。

    “南风,若水好吗?”我问。

    “不算好,这些年跟着我生死沙场,受了不少苦。攻打离贝那年,她怀上了孩子,后来无量皇追杀我们,逃亡的途中孩子没能保住,后来便再也不能有孩子了。”

    没想到若水受了这么多苦,同之心油然而生,而南风并没有因为不能生育离弃若水,让我对他与若水的感不再质疑。不过,那天婚礼上的事实在过于蹊跷,与他行礼的若水绝不与我边的若水同为一人,于是我再问道:“南风,你成亲那天,你真没发现若水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听我旧事重提,南风看着我,以为我还在对往事耿耿于怀,于是说道:“漫雪,那天是我对不起你。”

    其实,那些事在我心里早就烟消云散了,我笑笑说道:“事早就过去了,你无须放在心上。我只是想知道,在我走后,还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南风没有任何犹豫地摇了摇头,说“没有。”然后又说道:“漫雪,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认为和我成亲的若水是假的,后来你也亲眼看到了,那是若水没错。”

    我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这件事,事到如今我也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我只能对南风说当时确实有两个若水存在,南风看起来仍不相信。我又暗自想想,如果有人冒充若水,但是南府上下并没有因此发生不测,因此冒充的目的只是在我而已。如果这样,指使她的是谁?若水,还是戾王?如说是若水,我只能说她用心良苦,想想这些年她受的苦,倒也没有必要再去追究。如果说是戾王,为了我那颗心而不择手段,也在理之中。想到这里,心中的疑惑释然不少,于是我对南风笑笑说是自己多虑,便不再深究了。

    我们赶到据城,听到南风回来,若水很早就在家门口等候。虽然历经十年的风雨,但若水脸上并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笑容依然恬静温柔,看来灵泉之水的功效果然不同寻常。但是若水见到我,吓得脸色发白,想必是还不知道我死而复活的事。南风把况跟她说清楚,她才相信我不是鬼。

    我们与若水会合后,并没有立刻动去沙漠。据城远离无量皇城,一直被义军当做后盾,近来无量军频频来袭,意图剿灭义军主力。南风刚回来就上了战场,此战非常激烈,两军鏖战了三天三夜,义军损失惨重,伤兵被源源不断地送了回来。

    我和萧郎等人负责照料伤兵,他们的伤口让我看了愕然,有些士兵被硬生生扯去腿,有的被咬掉了胳膊,还有的被掏出了肠子,由此可见那人兽有多残忍。若水看到这些伤员便出去呕吐了,我强忍住胃里的翻腾才为一个伤员清理完伤口上好药。

    战事非常不利,最后剩下的兵士不得不退回到城里,南风召集全体将领,商量着对策。

    有人主张一拼到底,但是刚才战场上撤下来、目睹无数士兵丧命的未将军说了一席话,让众人深省,“人兽太凶猛,如果找不到破解人兽的方法,我们就是有再多的士兵,也会全部被他们撕碎、咬死。并不是我们贪生怕死,而是打仗也要讲究策略,我们五万军士现在只剩三千人,再出战就会全军覆没。所以我认为,不如大家先退到山谷里保存实力,等找到破解的方法,再杀回来。”

    南风考虑了一会,现在硬拼确实不是好办法,他权衡再三,然后说道:“好,我明天就动去寻找破人兽的方法,未将军,你负责将所有士兵及城里的百姓撤到盘龙山里,等我们回来,另谋东山再起。”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