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6)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待我回到部落,才知道西哒已经自缢亡了,她硬地躺在上,任瓦沙怎么呼唤都不再答应。门外是一群观望的人,虽有同的神色却又不敢靠近。瓦沙哭了很久,直到头落山,按部落的规矩,自杀的人是不能在家过夜的,瓦沙抱起西哒走上去湖边的路。

    月光清冷,凄寒一片。送葬的人只有我和瓦沙两个,这时瓦沙不再哭了,但他的沉默反而让我担心。到了湖边,他轻轻把西哒放在地上,开始用手掘土,很快十指就鲜血淋淋。

    我想劝他几句,可发现无论用什么语言,都是苍白无力。他费了很久才将墓坑挖好,小心翼翼地将西哒放进去,仿佛她只是睡着,害怕将她吵醒。然后,他便坐在坑边一动不动了。

    我陪在他的边,良久,直到月亮快要沉下去,才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劝道:“人死不能复生,让她入土为安吧。”

    瓦沙喉咙里动了一下,接受了这事实,开始往坑里填土。刚撒了几捧土,突然一个女孩从树上掉下来,不偏不倚正好掉进坑中,听得“哎哟”一声,她砸在了西哒的上。

    痛心疾首的瓦沙将女孩提起来,要往外扔,我及时拦住失控的他,将女孩救下来。

    看着眼前的女孩,我恍然明白寒汐所说的人是谁了,“阿丽娜!”我叫她,她抬头见我,一脸的惊喜。

    “漫雪姐姐,我终于找着你了!”她嚷着,然后看看古怪的瓦沙,再看看坑里西哒的尸体,又失声喊道:“这尸体上有毒!”

    瓦沙闻见,恼怒地瞪着阿丽娜,“她没有毒,你不要侮辱她!”他恨恨地说。

    阿丽娜还想要争辩,我用眼神制止了她。默默地陪着瓦沙安葬了西哒,这时天色露白,一抹月亮的残影留在天边。

    “你怎么来了?”我问阿丽娜。

    “你走后,我想了几天,你找无量皇报仇,我应该跟你一起才对,于是就跟上来了。”

    “我去找无量皇,不止是为你父亲的仇。你跟着我很危险,明天你就回家去。”

    “不,我不要回去,”小姑娘又撅起了嘴。

    “你是不是偷跑出来的?”我问。

    她不敢说话,想是我猜对了,我还想劝她回去,她扯住了我的衣袖,央求道:“漫雪姐姐,就让我跟着你吧,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正说着这话,就有人从森林里寻过来了,气势汹汹冲阿丽娜而来,不知她在路上得罪了什么人。看到阿丽娜无处可藏的样子,我不好笑,刚说不添麻烦,麻烦就找上来了。我仔细一看,对方是一个俊俏的少年,初见他时蓦然觉得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找到了阿丽娜,少年面上是一脸的愤慨,“臭丫头,把东西还我!”他的语气很激动。

    阿丽娜俏皮地冲他做了个鬼脸,回道:“那是我赢过来的,为什么要还你?”

    少年按捺不住绪,怒声道,“你使诈!”

    “谁说我使诈,那是你脑袋笨!”阿丽娜还在刺激他。

    “你!你!”少年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阿丽娜满意地笑了,又做了个鬼脸,“傻小子,有本事你就来拿吧!”说完往森林里跑去。

    “好!”少年忍无可忍,向她追去,脚下带风,三步两步又到了她面前,伸手向她抓去。不懂武功的阿丽娜其实就是逞能,勉强躲过少年一抓之后,面对来势汹汹的进攻,赶紧从怀中摸出一个药瓶,扒开了塞子。

    说时迟那时快,我立刻飞过去,将药瓶夺了过来,“你太调皮了!”我假装责怪道。

    阿丽娜“呵呵”地讪笑着,看这少年并不像恶人,我便想帮他要回被诓去的东西,于是把手伸向阿丽娜,“把东西给我。”见我开口,阿丽娜不得不撅着嘴,不愿地把腰间的布袋卸下来,递给我。

    接过布袋,我感觉里面装着一根像棍子一样的东西。我若有所思地将它交给少年,少年却在看清我面容的一刹目光瞪直,像是遭遇了意外。

    “漫雪姐姐?”他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愣住了,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参翼啊!”他道。

    我一听,简直难以置信。仔细打量,还真能从他脸上找到昔参翼的轮廓。可是我死前他还是一个八岁的孩童,而眼前是一个如我般年纪的英俊少年,难道我死去很久了吗?

    坐下细谈,参翼感叹道:“就是萧郎叔叔也不会料到,姐姐会复活啊!”

    我迫不及待地向他追问那无量城门下发生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