偿还(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飞桁用尽最后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我安葬他后,便应承诺前往琼水码头。白须老人依依不舍地送我到路口,“以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他感叹道。

    听老人的语气,好像要久别似的,而我只是去报个信,转就回来,于是安慰他道:“前辈,我去去就回,你刚教的剑法我还没完全领会呢!”

    老人笑道:“不急,不急,做你想做的事去。”

    挥别了老人,我往前走,他一直站在原地目送我,直到我转了弯,再也看不见他。

    无量皇的军队早已控制了码头,不准百姓私自出海,还大肆在码头抓捕渔民,问是否看见有白棘鸟的岛屿。不能出海打渔,百姓没了收成,叫苦不迭,而恣意的抓捕更让整个码头人心惶惶。我找到了那家叫“周记”的渔铺,店主是一位面容黝黑、憨态可掬的老渔夫。老人看到我拿出的玉佩,赶紧将我带到了后堂。

    “这玉佩的主人怎么了?”他问道。

    我将飞桁的事告诉他,老人眼里噙了眼泪叹道:“可怜啊!”

    周老人和我在半夜里出发,这夜风平浪静,悄然无声,老人小心地放着船,以避免声音太大引来无量军的注意。正当我们开了船要离岸而去,突然岸边火光褶褶,一队哨兵巡视过来,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船,大声叫唤着,喝令我们停止。

    我叫老人先开船,自己跳上岸去,杀死了那几个哨兵。谁知刚才他们叫唤的声音已惊动了兵船,兵船开动出来追赶周老人,并向他的船放箭。我飞上了其中一艘兵船,清剿完上面的箭手,立在船头一看,老人的小船停滞不前,不知道是否是老人受了伤,于是赶快又飞到他的船上,只见他背上中了一箭,我赶紧扶起他来,为他止住血。

    “掌舵,往东走!”老人道。

    我站上了舵手的位置。因黑雪王国近海,以前曾有几次随寒汐出海看海鸟的经历,所以我对驾船并不陌生。兵船还在后面“嗖嗖”地放箭,他们人多势众,速度比我们快,很快就要越过我们,将我们包围。

    我在脑海里快速思考脱困的方法,无论跳海还是被捕,我都能逃脱,只是周老人受了伤,我一定要保住他才行。这时,老人挣扎着站起来,搬起船边放着的一个木桶。

    “你要干什么?”我问,他一用力,刚才的伤口又绽开来,流出血。

    “烧死他们!”说着他把木桶里装着的液体倒进海里,强烈的火油味扑鼻而来,原来他早有准备。十几个大桶倾尽之后,老人将火种扔到海面上,火苗窜起,海面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将后面的兵船挡住。

    我们离火焰越来越远,“你真行!”我说。

    “他们死有余辜!”老人恨恨地说道。

    若不是痛心疾首,像这样纯朴的老人绝对下不了这样的杀手。看来,无量皇在民间已失了人心。

    逃过追击,已近天明,清新的海风迎面扑来,让人感觉惬意。我又为老人查看了伤势,他并无命之忧,让我大为放心。一轮红在海天交接处冉冉升起,放出万丈霞光。不知什么时候,成千上万只鸟儿聚集在了一起,像雾霭般前行。

    “跟住它们的方向。”老人对我说道。

    “为什么?”我很好奇。

    “这些鸟儿都是去水凌岛的。”

    “你怎么知道?”

    “水凌岛是鸟类的天堂,每年都有大量的鸟儿往那里迁徙越冬。”老人说道,看着天上的鸟儿,过了好一会儿,又说道:“不过,像今天这么多鸟儿,还是第一次。”

    在海上航行了月余,终于看见了周老人所说的红色沙滩,不过那红色之中夹着着星星点点的白色、灰色、褐色等其他颜色,等靠近之后才看清,原来是栖息在沙滩上的鸟类。

    船靠岸后我跳上沙滩,惊讶地发现,这些栖息在沙滩上的鸟儿神态疲倦,羽毛污浊,有的还被烧焦,像是因为经历了灾难才来到这里。更令我惊奇的是,在它们之中还有黑雪王国独有的雪林鸟,根据雪林鸟的习,它们是不会外迁越冬的,是什么让它们放弃了自己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