偿还(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老人开始教我练剑。没有了心,我的绪不受干扰,无波无浪,稳如磐石,正如老人所说的,心里通畅了,剑法便能顺畅,练起来也就随心所。在老人的指点下,我将之前未能领会的一些剑法融会贯通,随后又学了其他几,剑术大有长进。

    这一年,老人酿出了一坛叫“赎”的酒,我问他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他说,每个人都难免犯错,我们没法去改变过去,但是,可以弥补将来。我抬头看着思过山,想了很多。

    与剑酒山水相伴的子十分好过,我渐渐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那纷扰的人世。只是偶尔,我还是会想起寒汐,无法抹去他那双悲伤的眼睛。

    飞桁的出现是我意想不到的。那天我正在练剑,忽然一个东西从天而降,落到了江里。一开始我以为是一只大鸟,因为他的体浸在水里,只有一对膨大的翅膀浮在水面上。等我把他捞起来一看,着实吃惊不小,这竟然是一只和白翎一样的白棘鸟。

    都说当年无量皇在攻打云行岛时,已将白棘鸟族赶尽杀绝,今天,一只活生生的人鸟落到我的面前,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他的翅膀上有好几处箭伤,最致命是腹部的那一处,看来之前曾遭到追杀,很辛苦才飞到这里。

    我把他带回了白须老人的住处,这时候他的意志已经迷糊了,脉象微弱。白须老人试了几次,都没有救醒他。最后老人摇了摇头,放弃了。

    看着这只白棘鸟,我觉得很可惜,端来水盆,替他擦拭上的血迹。我一直很喜欢白棘鸟那对洁白的翅膀,心想即使救不了他,也应该让他干干净净地离去。

    我一边擦,一边自言自语道:“曾经我也看到一只和你一样的白棘鸟,可惜死了。如果你活着多好啊,羽之肯定很高兴。她一直以为自己没有亲人,也许你就是她的亲人。”

    擦完了,我起打算去把血水倒掉,这时,白棘鸟的右翅扑腾了一下,碰到了我的衣衫。我赶紧放下水盆查看,他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你在哪看到的那只白棘鸟?”他非常虚弱地问道。

    “无量皇宫。”

    “她是不是叫白翎?”

    见我点头,白棘鸟的眼睛里泛出了一丝精神,我想叫白须老人来看看,也许现在能救得活他,谁知白棘鸟说道:“我的时间不长了,你能把有关白翎的事告诉我吗?”

    我点了点头,把白翎和羽之的事说了一遍。他听了,流下泪来,“我们一心想解救白翎公主,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我安慰着他,问道:“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白棘鸟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叫飞桁,是白棘鸟族的后代。我们的国家在二十五年前被邪恶的无量皇毁掉了,当时一个好心的渔民将我们几个刚出生的小孩当做水鸟藏起来,才躲过了屠杀。我们在另一个岛上活了下来,繁衍生息,重新建起了白棘鸟族。当年救我们的渔夫告诉我们,无量皇曾经抓走了我们美丽的公主,为了报仇和解救公主,上个月我们潜入了无量皇宫,没想到还没找到公主就被发现了,同去的兄弟除了我之外,全部被杀死。”

    说到这里,他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我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他摇了摇头,硬撑下去,“我活不了多久了,姑娘,麻烦你一个事。我们这次失败,无量皇已经知道白棘鸟族还没有灭亡,肯定会派兵到海上大肆搜寻,我想请恩人报个口信,以便族长事先做好防御。在琼水码头有一家叫周记的渔铺,你把我上的玉佩交给店主,他便会带你去水凌岛。”

    “好的。”我答应道。

    “还有,”他的声音弱得快听不见了,“若姑娘有一天再遇到少主羽之,请你告诉她,在水凌岛上还有亲人等着她回去。”

    “这个是肯定的。”我应道。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