偿还(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体轻飘飘地,口有股气体忽上忽下,我摸了摸那里,疤痕还在。屋外风和丽,鸟语花香,一派祥和的景象。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我打算出去看看,刚一迈步,脚下就飘了起来,用力才踏住了地。

    这里彷如人间仙境,沿路奇花异草争相斗艳,我徐徐漫步,呼吸着带着花香的清新空气,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平静。花径的尽头是一片长满鲜花的石壁,叮咚的泉水从石隙中缓缓流出,汇入到地上一个月牙形的池中,池中泉水清澈见底,鱼儿游得甚是欢快。

    一个女人正在池边取水,她听到我的走近,回头对我微笑着说道:“你醒了!”

    是梦姬,我向她点了点头,问道:“我怎么还活着?”

    她将刚取得的水递给我,叫我喝下,然后说道:“戾王很欣赏你,他想要你的心,但不愿让你死去,于是向谷中仙子求得一口仙气,放在你的中。你可依靠这口仙气,不需要吃喝也能活下去,而且只要仙气在,便能活上几百几千岁。”

    她这话真是让我意想不到,“这么说,从今以后,我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不死之人呢?”我问。

    梦姬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口,不能让仙气外泄,倘若仙气丧失,你的生命便结束了。”

    我暗暗感慨,没想到如此一劫却换来千年之,真不知是福是祸。

    梦姬又低下去取水,“这便是灵泉了?”我问。

    她点了点头,“对,这就是灵泉。此水不仅能治病,还能驻颜,你看壁上鲜花千年不败,便是受了它的滋养,天下女子梦寐以求得到它,也是因为它可以使人容颜不老。现在你得了仙气,又饮下了灵泉之水,从此之后,虽未成仙,便也如神仙之躯了。”梦姬笑道。

    此时,我应该开心吗,还是难过?中空地生不出任何绪。即使拥有了不死之和不老容颜,又能怎样呢?心所在的位置,是空的。

    在谷中住了几,我的体恢复得很快。自从得到我的心之后,戾王便专心于炼药,不再去剜别人的心。没想到我的失去可以挽救那么多人的命,便也觉得不错。

    等我好了之后,梦姬问我以后的打算,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她挽留我在这里常住,我却不想打扰她和戾王神仙眷侣的生活。不久,我便告别他们,踏上了流浪的路途。

    我一路行走,欣赏沿途的风景。之前的生活一直都是在赶路,边有什么,从来不曾细看。现在,我终于可以慢慢地去看、去听、去感受,才发现,从前错过了多少美好。我一路走、一路看,直至有一天,来到了沙漠边上。

    原来我一直在向北走,看着一望无垠的沙漠,想起那永世不得入内的令,我突然想喝一坛酒,大醉一场,于是调转马头,往思过山去。

    白须老人见到我,非常高兴,赶紧搬出一坛叫“喜出”的酒与我分享。那酒味自是香浓,只可惜我已无心,虽能品其味,却不能体其意,甚是遗憾。

    老人阅人无数,自能看出我的异样。我便把所有的事都给他说了,老人叹道:“得,非福也,失,非祸也。以你这般遭遇,老朽倒有一物可以传你。”

    “是酒么?”我笑道。

    老人也笑着说:“姑娘若是想喝酒,随时可以来。这些年来,老朽一直隐居于此,上虽有长物,却无所用。那见姑娘在江上练剑,可知我俩渊源匪浅,既然剑术同出一门,不如姑娘将老朽的功夫学了去,怎样?”

    老人的这一席话,便是要“授艺”了,我听了诚惶诚恐,行礼道:“多谢前辈好意,只是晚辈有师在先,若再投拜他人,恐怕师父生气。”

    老人笑道:“这个不必担心,若你师父知道你是跟我学艺,绝不会多言。”

    既然老人这么说,便是与师父关系匪浅,若是我再推脱,恐其不悦,于是说道:“多谢前辈!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便向他跪倒行拜师之礼。

    “呃,”老人见我这般,表复杂,“以后,你还是管我叫前辈吧。”

    我很奇怪,既然他愿意收我为徒,又为什么不接受“师父”二字的称呼?看来他跟我师父之间,肯定有着什么难以言说的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