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心(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南风见状,马上挡住我的手,大声喝道:“你要是再胡闹,我就不客气了!”

    我不管他,坚持要去挑新娘的盖头,南风抽出边侍卫的剑,挡在我前面。

    “相信我,那不是真的若水。若水是被我掳走的,一直呆在我边,我刚带她回来,怎么可能在这里跟你行礼呢?”我不想与他动武,依然解释着。

    “你还有脸说!”南风怒道,“若水回来的时候全都是伤,你的所作所为要我怎么相信你?若不是我们还算朋友,我早就杀死你了!”

    南风的话难免让我心中一寒,虽然我曾经很妒忌若水,但现在是真心实意为他们,他这话更让我确定他边的若水深有蹊跷,于是我不顾一切地想去揭盖头来证明。

    南风怒不可遏,将剑刺了过来,我只好拔剑与他斗将起来。见此景,宾客四散,侍卫们想要上来帮忙,被南风喝住。从厅堂一路打到庭院,南风毫不手软,我们一时间难分上下。

    打着打着,我蓦然感到后背发毛,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一寸不离。我用余光在围观的人群中扫视,突然发现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大吃一惊。

    “今梦境中的事,后将成为现实。”当与戾王的赌约记上心头,我不心中一凛。

    “我来取我的赌注了。”见我发现他了,戾王便传声与我。我听见,手上竟然抖起来,一失神,南风的剑刺来,穿透了我的肩膀。

    面对眼前的景,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望着南风,我终于知道自己与寒汐相似的眼神里,是怎样疼痛的感。见如此形,南风也有些意外,支吾着说不出话。

    “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失控地喊。

    “我不知道怎么说,你自己看吧。”说完,他走到新娘边,撩起她的盖头。

    “今梦境中的事,后将成为现实。”当戾王的预言说对了大部分,只是,梦中是虚幻的若水,现在眼前站着的是真真切切的若水,她恬静温柔的面容依然如我初见她时。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头撕裂般的疼痛。

    我再看看南风,他紧紧拥着若水,提放着我过去伤害她。我恨,恨的不是他不我,而是他对我没有丝毫的信任。我绝望,绝望的不是这如同梦幻一样的谋,而是从今以后,我再也无法抓住谁,来遮掩那深藏在心里面的人。拔出上的剑,我用力将它掷在地上,然后奔出了大将军府。

    戾王在后肆无忌惮地大笑,我的眼前一会黑,一会白,天旋地转。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本来天气晴朗的天空突然漆黑一片,电闪雷鸣,不一会儿便大雨如注。我瘫倒在地,伤口流出的血到地上与雨水混成一块,很快下鲜红一片。

    白色,黑色。黑色,白色。我不想想起寒汐,可他偏偏不停地在我脑海里打转。心好疼,死死揪住口,不想让它蹦出那些压抑已久的想法。我要把它挖出来,扔出去。

    戾王现了,在对面的树上大笑。

    “你不是想要我的心吗?你拿走!”我冲着他喊着。

    戾王“哈哈哈”地向我飘来,向我伸出了手。

    “漫雪,不要!”我听见了寒汐的声音,从千里之外传来。

    我笑着闭上了眼睛,“动手吧。”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