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心(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我将若水扶到上,用竹筒打来水,一点点喂到她的嘴里。她的脸色苍白,看来受惊不小,醒了后体还是颤抖不已。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问道。

    “因为你不是坏人。”她打着手势。

    “你怎么知道?”

    “你会给我带馒头回来。”

    “别忘了是我将你抓来的。”

    “你在生南风的气,等你气消了,就会放我回去。”

    连若水都能看穿我的心思,可是南风却不了解,想到这些,我很是心酸。

    若水相信我会放了她,我也想放了她,只是不愿如此轻易。我希望她来求我,只要她一开口,我就带她回去,可是她过得很怡然的样子,像一点都不担心。

    我暗自生气,于是闷闷地到山下的江面上练剑。也许是心里有事的缘故,一剑法怎么也练不顺畅。不知道什么时候白须老人出现了,他凌波而立,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停下来,向他问好。老人捋了捋白胡须,慢慢地说道:“老朽想与姑娘一试高下,如何?”

    老人一副仙风道骨,定是世外高人,我心想与他比试,绝对占不了上风,于是说道:“小辈才疏学浅,岂敢与前辈比试。”

    老人笑道:“姑娘不必自谦,出手吧。”说完,只见他右手凭空向下一抓,一股水柱被吸附到他的手上。

    老人以水作剑,令我兴趣顿生,我有意讨教,于是不再谦推,行礼后便使出一招“蜻蜓点水”,没想到老人竟使出与我相同的招式,我的剑与他的水剑在空中相碰,将水剑截成两段。可是,当我的剑穿过之后,两节水剑又合在一起,直直地向我劈来。我闪到一边,收回剑,从侧面攻击,就在快要接触到老人体之时,水剑突然变成一条水龙,缠上我的剑,在巨大的扯力之下,我的剑脱手而出。

    老人接过我的剑,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输了!”我行礼道,老人使的剑法与我同出一辙,可造诣却在我之上,招招制胜,令我心服口服,“前辈酿酒技艺高明,剑术也超群,晚辈甘拜下风。请问前辈,为何懂得我派剑法?”

    此时老人的神很严肃,缓缓说道:“昨与你一聚,只道投缘,没想到还甚有渊源。小姑娘我问你,你师父在哪?”

    听到他提起师父,我不小心翼翼,不知他与师父是敌是友。听我道出了师父所在,老人“嗯”了一声,很是不满。

    “请问前辈,莫非恩师与你有仇?”我问。

    “仇倒是没有。”老人淡淡地说。

    这位老人慈眉善目,让人乐意接近,若因师父之由而与他有了隔阂,不免让人遗憾。听到他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漫雪,你什么时候跟你师父学艺的?”老人又问道。

    “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师父了。”我答道,师父说我是个孤儿,一生下来就被抛弃,由他收养。在记忆中我也没有别的亲人,所以虽然师父对我冷漠苛刻,但我对他的养育之恩依然铭记于心。

    “他没有对我说过。”老人捋了捋胡须,自言自语,让我确定他跟师父曾经关系十分亲密。他又问道:“你怎么没和你师父在一起?”

    老人的问题让我为难,若说出近来发生的这些事,实在令人笑话。见我支吾着不语,他又笑了,“小姑娘,看来你有很多心事!”

    我点了点头,老人说道:“刚才见你练剑,感觉有股阻力牵制着你,这股阻力不是来自别人,而是你的内心。你明明练不下去,却强迫着自己继续,剑不是这样练的。只有心里通畅了,剑法才能顺畅,才能随心所。小姑娘,你在心里跟自己较劲啊!”

    老人的话说中了我的心思,让我惭愧不已,老人继续说道:“练剑的道理是这样,做人也是这样。不要强迫着自己得到和失去,也不要强迫别人得到和失去。看来你师父没有教你这点啊!”

    “多谢前辈指点!”我拱手行礼。

    “拿去吧,”老者把剑扔给我,“你若能解开自己的心结,将来必能有所成就。”

    再次谢过老人,见他要走了,我赶紧问:“请问前辈和恩师有何关系?”

    老人说道:“不提也罢。漫雪,我有一句话叮嘱你,你师父教你的东西,有些你可以学,有些你可以不学,而他不教你的东西,你可以从别人上学到。就这样吧,若是愿意,可以到我的茅屋里饮茶品酒,老朽随时恭候!”他向我挥挥手,慢慢消失在江面的烟雾缭绕中。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