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透过水晶球,我看到了南风的梦境,他正牵着若水的手举行婚礼,脸上带着只为若水而有的温柔。行礼过后,南风拥着若水,两人幸福地笑着,时间仿佛永远停止在了那里。

    “他就停在那里了?”我问梦姬。

    “是的。”

    “他的心呢?”

    “既然灵魂醒不来,他的**也没有用了。待会儿戾王会到他边去,将他的心剜走。”

    “戾王拿这么多人的心做什么?”我不解。

    “炼药。”

    “为什么?”

    “此话说来就长了。”梦姬叹了口气,往事娓娓道来,“戾王原名萧戾,就是那名赫一时的伐炙英雄,终南王萧戾。”

    梦姬此话让我吃惊不小,一为当年鼎鼎有名的终南王萧戾竟然尚活于世,二则为如此说来,两人应是年近九十的老人,现今的容貌与年龄实在相差太大。

    关于终南王萧戾的故事,天下是无人不知的。前朝炙王荒无道,终南王率各诸侯国伐炙,萧戾才力过人,骁勇善战,于长莒之战全歼敌军主力,为推翻前朝统治立下赫赫战功。当时的萧戾是心怀一统天下之愿的,只可惜在他攻入前朝长干宫的那夜,一场天火从天而降,落入长干宫内,那夜所有扎营宫里的将士,包括萧戾本人,皆葬于火海之中,无一幸免。

    至于梦嫣的故事,民间也有传闻。她乃萧戾指腹为婚之妻,萧戾好武力,梦嫣却喜安静,长莒一战后,传说梦嫣曾受仙子托梦,警示萧戾将有一难,归隐田园才能避祸。只是皇位触手可及,无论梦嫣如何哭请,戾王都不愿放手。于是在一个清晨,有人看见梦嫣乘仙鹤而去,离开了萧戾。

    关于天火和仙鹤之事,都是民间传说,今听梦姬本人述说,其实还有另外的隐。原来长干宫之火并不是什么天火,而是心怀叵测的盟军无量王放的。萧戾攻陷长干宫,即将君临天下,这对当时的无量王仓及,即现在无量皇的曾祖父来说,是一件如鲠在喉的事。当时无量国与终南国实力不相上下,无量国在伐炙战役中也出力不少,如若萧戾登上皇位,则无量国此后必要听命于他。于是,老谋深算的仓及借以慰劳之际,在送给钟南军的饭菜中下以*,此后便火烧长干宫,清除了对手,对外则托以天火之辞。

    而那梦嫣因哭请被萧戾罚过之后,她知此形下难以说服,只有先行离去,待火烧长干宫那,她于火海中救出了烧得遍体鳞伤的萧戾。从此两人于死亡谷中避世,依靠灵泉长生不老,而梦嫣也从谷中仙子那里学来催眠之术。

    萧戾从火海中留得命,可是容貌已被烧得面目全非,虽然梦嫣并不在意,可是他却苦于带着面具生活。戾王剜心之由,便是为炼复容之药。

    “原来是这样。”我说,想不到朝代更迭中,还有这样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

    看看水晶球里的南风,他还在里面做着幸福的梦,“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的朋友醒来吗?”我问梦姬。

    “办法只有一个,你必须去他的梦境将他带出来。不过戾王很快就要到了,你必须要快。如果在戾王到来之前,你无法将你的朋友带出来,那么你们两个都将被困在他的梦里面。”

    “我愿意试一试,请将我送入他的梦里吧。”我说。

    “你确定吗?如果唤不醒他,你也会被困在梦里面。”梦姬提醒道。

    “请送我入梦。”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你为什么要救他?”见我如此坚决,梦姬又问。

    为什么要救他?因为喜欢吗?可与寒汐的梦老是飘来飘去,乱得我不想去探清答案。不管怎样,我应该帮他走出这个困局,就算不为别的,只为沙漠上的生死与共。

    梦姬将我变成一只驯鹿,送进了南风的梦中。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