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泉之水(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我在半路伏击了无量皇派出的杀手,然后赶到了死亡谷。死亡谷是一条幽深狭长的山谷,两边绝壁天悬,中有一条三尺来宽的峡路弯曲延伸,人入其中,抬头只可见一线天空。峡口并不见南风的影,想必他已经进到谷内。

    我一路寻进去,从距峡口二十来丈的地方开始,便见有白骨层叠,再往前去,有一些半腐烂的尸体,尸体的口下陷,血迹污浊,看来戾王剜心的事并不只是传说。我的进入惊起了一群正在啄食人的乌鸦,它们“哇哇”地从死人上飞走,落到半崖的枯树上,对我虎视眈眈。

    我找到南风了,他俯倒在尸体当中。我赶紧将他翻过来,探试他的心窝,还有温,于是放下心来。看来戾王还没来得及将他的心剜走,于是我着急地想在戾王到来之前将他带出谷外。

    我背着南风,小心翼翼地挪着脚步。他在我后睡得很安详,脸上还带着笑容,似乎梦姬给了他一个十分美好的梦,这让我竟然有些羡慕他。

    眼前出现了一团白色的雾,隐约带着些许的花香。也许连续几天的奔波让我累了,闻到这花香,脑海里泛起了困意,双腿渐渐松软下来,眼皮不住向下耷拉,然后就一头就栽到了地上。

    记忆不停地倒退,倒退。退过南老将军的寿宴,退过繁华的京都闹市,退过垂死的沙漠,退过冰冷的莫尔山,退过火浴,退过婚礼,来到一道绽放着光亮的门前。门内,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红的,黄的,蓝的,绿的,每一片都是一只精灵,在天地间翩翩起舞。而那一袭白衣的王子站在雪地中,看着我,满晗意,悠扬的漫雪曲在空中飘。我凝望着他,微笑着,很久很久。

    他向我伸出手,要迎接我进去。我毫不犹豫地跨过了那扇门,将手放在了他的掌中。他手上是我从未触过的温暖,仿佛一个深藏已久的愿望终于实现。握着他,我不想再松开,让我在这里沉溺下去,一直沉溺下去。

    突然,感觉腹部一阵冰凉,我低头去看,寒汐的玉笛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一柄锋利的匕首,深深插进了我的腹部。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的双眼仍然带着我熟悉的疼痛,“回去!回去!”他不停地喃喃。

    剧烈的疼痛撕裂了眼前绚丽的世界,雪花不见了,寒汐不见了,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从来没有人可以走出我编织的梦境,你是第一个。”女人对我说话,声音十分柔软,很好听,我想她就是传说中的梦姬。“有人在帮你,他的力量非常强大,能在千里之外进入我的梦境,并带你出来,真是不可思议。”

    我知道她说的是谁,除了寒汐之外没有他人。刚才的梦将我心里不能碰触的地方碰触,让我感觉疼痛。一直以来我都小心翼翼地避开这块区,不敢越雷池一步,现在,我有些喘不过气。

    “姑娘?姑娘?”梦姬连叫几声,“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从思绪中缓过神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她的眉目和善,不说话的时候嘴角也轻轻上扬,像是在微笑,一点没有传说中的可怕。

    “我有一事相求,希望前辈成全。”我对梦姬说道。

    “来这里的有三种人,一种是为谷里的灵泉,一种是为戾王的金银财宝,还有一种是受了打击,想在我的梦境里寻找解脱的。”梦姬顿了顿,看了我一眼,然后问道:“你是哪一种呢?”

    “我为一个人而来,请前辈放他一命。”

    “哦?为一个人?”梦姬轻轻地笑了笑,“你是说外面那个正在做梦的年轻人吗?”

    我点了点头,梦姬又说道,“你先去看看他的梦境吧,也许他并不愿意醒来呢!”说完,她引我到一个黄色的水晶球前。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