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泉之水(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随无量皇回宫后,我又悄悄折了回来,潜入大将军府。只见南风走进了他父亲的书房,两人紧闭房门,商议着什么。

    我将耳朵贴近窗边,偷听两人的谈话,只听南老将军叹气说道:“这次你可惹大祸了!”

    南风声音低沉地回道:“孩儿知错,只是孩儿不愿若水姑娘陷入不复之地,望父亲大人成全。”

    “事已至此,责备已无多用。这样吧,你赶紧和若水姑娘完婚,免得夜长梦多。”

    “孩儿听从父亲安排。”

    自从离开黑雪王国那天起,南风就是我的依托,只有紧紧抓住他,我才有留在无量国的力量。现在听到南风要和若水结婚了,我的心就无比地失落,继而转为愤怒。不行,我要阻止他们,一定要阻止他们!

    南风退出书房,我跟着他,在暗的树林处将他拦住。看见我的出现,南风很惊讶,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按捺住心中激动的绪,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你都看见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我不这样做,她就会毁在无量皇手中。你看后宫的嫔妃,哪一个又是幸福的呢?”

    想起白翎的遭遇,我理解南风的话,但我不希望那个人是他,于是又道:“可为什么非得你去救?别人也可以啊?”

    南风淡淡地说道:“在无量皇面前,除了我,还有谁敢呢?”

    好一句“还有谁敢呢”!

    我失望了,愤怒了!原来南风可以为了若水不顾一切,现在,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所谓的责任和放不下的重担,忘记了冲撞无量皇会给自己的家族带来怎样的灾难。

    我的心剧烈鼓胀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挑动,令我生气,嫉妒,不平。我仿佛听见利剑撞击剑鞘的声音,于是用力按住剑柄压制自己的冲动。

    “你想干什么?”南风看着我按住剑柄的手,担心地问。

    “去杀了她!”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瞬间在南风面前消失。

    我越出围墙,在大街上毫无目的地走着。夜已至深,街上寥无人影,我的孤独越发沉重。南风要娶若水了,它就像是一把火,点燃了我手上拼命想要抓住的那根稻草,很快,很快,这稻草就会烧成灰烬。到时候,我该怎么办?

    后面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向我跑来,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南风。难道他回心转意了吗?我站在原地,迎接他。

    一个沉重的巴掌甩在我的脸颊,把我打蒙了,“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听见他恶狠狠地骂道。

    我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面对南风毫无理由的打骂,除了委屈,我更多的是愤怒。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理直气壮地问道:“你凭什么打我?”

    “我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真的会去杀若水!”南风愤恨地说。

    “你说什么?”我惊讶自己随口说说的事,竟然真的发生了。

    “你做的事难道还要我再说一遍吗?解药在哪里?拿出来!”他恶狠狠地问着。

    杀了若水,也不过是我一时的气话。南风不分青红皂白将她的遇刺归罪于我的上,这让我的心实有不平。他的失去理智让我非常生气,我不想跟他解释,转要走。

    南风拔出剑,挡在了我的前面,“快将解药拿出来!别我伤了你!”他威吓着我。

    我没想到他会向我拔剑,便讥笑道:“你认为自己能伤得了我吗?”

    南风并不是说笑,听我挑衅的话语,便一剑劈来。我吓了一跳,闪到一边,又说道:“如果我要杀一个人,一定一剑毙命,恐怕此时你的心上人已经香消玉殒了,你还问我要解药做什么?”

    说这话的本意是想提醒南风,以我的剑术根本不需要使用下毒这样卑劣的手段,可此时的他已经为若水失去了理智,“我要杀了你!”他不顾一切向我挥剑。我不想与他打斗,只是左闪右躲。

    一群家丁及时赶来了,看到南风拼命地追杀我,急冲冲地喊道:“少爷,别打了,老爷请你回去!”

    “我要杀了她,为若水报仇。”南风怒火未歇。

    “报什么仇啊?老爷将凶手抓住了,等你回去处理呢。”家丁又喊。

    南风惊愣地收住了剑,“什么?若水不是她刺伤的?”

    家丁露出不明白的表,“刺客是个男的,怎么会是她?你一听若水姑娘中毒就跑出来了,可是刺客是往西走的,你却往东跑,老爷费了很大的劲才将刺客捉住呢。”

    南风听了,满脸尴尬,惭愧地对我说道:“你为什么不解释?”

    面对眼前失魂落魄的男子,我的心灰到了极点,“你以为我解释了,你就会听吗?”

    南风讪讪地无言以对,我冷笑一声,大步向街道深处走去。

    从今以后,对他,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