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逐出境(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我颤抖着扶起他,唤他的名字,可是他整个人都没有知觉。透过他的衣服,我感觉有一股寒气在他体里胡乱地窜动,于是想运功帮他出来,可是这寒气十分强大,反而将我的内力回。

    寒汐受的伤与南风上次不同,南风的冰只在表面,可是寒汐的寒气是从体内部发出,他上虽无冰层,可是人一碰就是刺骨的寒冷。现在,他没有呼吸,没有温度,即使我抱着他,也融化不了什么。

    寒汐并非常人,他这样的状况我无能为力,也许只有黑雪王国才有法子解救。现在我们被困在了这里,开启石室的机关只设在门外,如果没人前来,他可能会死在这里。想到这里我非常害怕,从没想过伤害他的命,可自己还是害了他。

    石室的门是用千斤巨石制成,里室听不见外室的任何声响,外室也不知道里室发生的事。四周安静得出奇,安静得让我惶然,我紧紧抱着他,再没有任何顾忌地紧靠着他,原来,自己是那么害怕失去他。

    “我对你重要吗?”现在,我有了答案。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脑中浮现的是往与他的一幕幕画面,他的笑,他的体贴,他的疼中有一种巨大的悲恸,和想哭的冲动。在我的记忆里,自己从未哭过,这陌生的感觉压抑得我好难受,只好抬着头,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那是什么?模糊中,我看见头顶的石壁上有一些正方形的图案,像是一幅画被刻意割成了十几块。这突然让我想起了一件小时候的事,那时因不懂事,曾把师父一幅故人所赠的画撕碎了玩,结果师父知道后很生气,痛打了我一顿,还罚我面壁思过。思过中,我看师父那么生气,于是又想办法帮他重新粘起来,只可惜那终究是复原的,从此师父再没有将它挂起来。

    现在,石壁上的图案就像一幅被撕碎的画,迫切地挑动着我的神经。难道,这图案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吗?

    我飞上壁顶,托住其中的一块,前后左右推动,但它并不能移动。难道这些图并没有规则,只是随所刻?我仔细看了看,块与块之间确有缝隙,于是又回到地上,仰头细察。

    这像是一幅江山图,被分割的石壁上雕刻不同的图案,有横亘的山脉,有幽深的峡谷,有参天的碧树,还有奔腾的江水,每一块既是独立的美景,但若关联起来,又可构成恢弘的图画。

    我在脑海里勾勒着整幅画面,唯觉一块温软的亭台水榭与整个大气的图面格格不入。我又飞上去,托住不寻常的这块,尝试着往上一顶,只听见“轰”的一声,它嵌进石壁里面去了,而我再推旁边的一块,竟是可以滑动了。

    我将石壁上的图案推来推去,很快这幅江山图就轮廓渐明,当我把最后一块推到位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嵌入石壁的那块图案被什么撞了出来,一阵机关转动,地板之上露出一个暗道来。

    设计这座宫的人真是煞费苦心,在建造囚笼的同时,又暗地里留下一条逃生的路。背着寒汐,摸索在黑暗的甬道,我不停地跟他说着“坚持”,长长的地道尽头终于迎来了阳光,此时我们已经立于无量城外。

    我一刻不歇地往黑雪王国赶,冲过边关,越过沙漠,穿过冰原,来到莫尔山下。守关的将士看到我,立刻命弓箭手站上了城楼。

    我对上面喊道,“寒汐受伤了,请将关卡打开,接他进城。”

    楼上的人听了,一阵臭骂:“贼人,当你夺走雪晶石,害我们受外族欺辱,今又想以假国王我们打开关口,领无量军入城,真是痴心妄想!现在是你自己送上门,弓箭手准备!”

    “且慢!”我向他们大声喊道,“我说的话无半点虚假,你们可以派人下来,看看这是否是你们的国王。”

    上面的人蔑笑道:“当年楚楚可怜的王妃,居然是天下第一剑客的徒儿,若开了这城门,恐怕我们都全尸难留!”

    “你们要怎样才相信我?”寒汐的生命已经不能再等了,这一路上他都不曾醒过,我根本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我必须让黑雪人马上救他,不管他们提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楼上的人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既然你这样说,那好,你先自刎谢罪,否则再说也是枉然。”

    这是不错的条件,一点也不过分,在黑雪人民面前谢罪,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我答应!”我对这上面说,“但请你们在我死后,一定接他进城,他真的是你们的国王。”

    我回过头,深深地凝视着寒汐,从来没有这样好好地看过他,之前是不敢,以后是没有机会。他就像是睡着了,宁静的梦里没有纷扰。这样最好,看不见我的离去,他便不会难过。

    手缓缓滑过他的脸庞后,我拔出了剑,刺向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