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南风回城后便进宫进献雪晶石。据说无量皇见到雪晶石的那一刻欣喜若狂,居然从皇位上跳了起来。南风终于如愿,成为了大将军。而我自此以后,将是无量皇的暗人,永远生活在没有光亮的黑暗处。

    南风在回来后的第二天来看望过我,他坐在我的对面,微笑着对我说:“等你脚好了,我带你到街上走走。”

    于是,我迫切地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可他走后,很久没有再来。白衣女子的事在我心里又重生出来,南风那天没有提及到她,我应该问的,然而没有。南风不似寒汐,不会主动把自己的事告诉我,而我又不会去追问他不想说的事,于是白衣女子变成了我口的刺,尖利地折磨着我。

    到我的脚好了,南风还是没有再来。他不知道,寒汐的药有如此神奇的疗效。

    在等待中,我越发觉得孤独。在这里,除了南风我没有任何朋友,而师父对我来说从来都是一个陌生人,所以,我很孤独。

    无量皇这个皇帝,虽然坐拥四海,威风八面,却是个疑心很重的人,他时时刻刻怀疑着被刺杀,或者臣民叛乱。我伤好后,便被无量皇任命为贴暗人,护卫他的安全。

    我开始像幽灵一样游在皇宫的每个角落。空虚充斥着我的心灵,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绝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在发呆。

    每当落的时候,我就会坐在宫中最高的屋顶上,面向着北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习惯向这个地方张望,潜意识里感觉,在这个方向,我丢了什么,不能找回来。

    南风,这个曾与我生死与共的男子,现在已经是无量国的大将军,多么荣耀的头衔。很多次,我默默地站在皇座后的帷幕里看着他早朝。锦衣华冠的南风看来更加英俊,他意气风发,大臣们颂扬他少年功成。隔着这层帷幕,我恍然感觉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变得遥远,他现在就像黑雪王国的王子一样高高在上,让我不可触及。

    无量皇将我定为贴暗人,自然有他的用意,他意图在任何时候可以接近我。那天,他意轻薄之时,被我怒气难捱划伤了手臂。无量皇大怒,撤去了我自由暗人的份,命我去守宫。

    南风对这一切,似乎毫不知晓。

    宫位于皇宫的西北角,那里树木茂密,暗无天,如坟墓般的宫就在树林最深处。它是无量皇宫的地,没有无量皇的旨意谁都不能进入。没有谁知道里面关着什么人,但最近时常报告有人侵入。我监守宫的任务就是,抓住入侵者。

    打开道道机关重重的石门,我进入到这个幽暗的宫里。没有华丽的装饰,只有冰冷的石墙在四面围得严严实实,几盏暗曳的灯火微微发亮。在第四道门后,我看到了要保护的对象。

    这是一个被封印的人,不,应该叫做人鸟。她有着人类的脸庞和躯体,却在双臂处衍生出一对雪白的翅膀,足有两扇门宽大。两只三棱锥将她张开的双翼牢牢地钉在墙上,雪白的羽翼上沾着已经干涸发黑的血迹。这画面,美丽而惊心。

    我靠近她,想抚摩她洁白的羽毛。然而却在接触到的一刹那,一道光亮从三棱锥上闪过,将我锁住。我顿感一麻,全僵硬,失去了力量。

    “不要碰里面的人!”我想起了之前无量皇对我的警告。

    我到次才能动弹。在僵硬的这段时间里,任何人都可以将我杀死。但我明白,只要有这三棱锥存在,就没有人能把人鸟带走。除非,他能除去上面的封印。

    宫里的生活度如年,几过去了,并不见所谓的入侵者来到,倒是迎来了久违的南风。

    他走过来对我说:“好久不见。”

    一时间所有的感涌上心头,欢喜,委屈,埋怨。他根本不知道,我经常在皇座的帷幕后面望着他,悄悄地望着他。

    “你看起来不开心。”他说。

    是的,我很不开心,这全都是因为他。我抬头望着他,他满脸笑意,仿佛置于我的感之外。想对他说的话出不了口,于是倔强地撇过头道:“我没有!”

    “真的?”他低下头,侧到我耳边戏谑地问。炽的呼吸喷薄在我的脸颊,让人感觉怪怪的。

    “真的!”他的明知故问让我非常气恼,我转要走。

    他伸手将我拉住,“来,我带你去街上走走。”然后不由分说带我出了宫。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