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沉林 书名:寒汐
    在我还是很小的时候,有一次跟师父下山遭遇了袭击,十几个强盗对付师父一个,打斗十分激烈。对方眼看斗不过,于是擒了我向师父要挟。我以为师父会解救我,可是他竟毫不理会,眼睁睁看着我被俘虏而去。我在黑暗冰冷的洞里等了半个月,天天盼望师父来,直到一天强盗告诉我师父早已走了。于是在绝望之际,我第一次用剑对准了人的心脏,杀死了所有的强盗,自己走了出来。

    回到玄冰崖,师父正在若无其事地练剑,看到我,他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你自己会回来的。”

    在我危难的时候,最亲的师父抛弃了我,我的存在与否,对他毫不重要。我从来都是一个人,无人管无人问。后来遇到了寒汐,可是他的关却是我不能够接受的。而今南风的出现,也许是上天的特意安排。看着南风,我从未解冻的心,开始温暖起来。

    南风从怀里掏出装有雪晶石的锦盒,和一块令牌交给天狼,“现在只有你能带雪晶石离开。”他说。

    天狼怔了怔,随后说道:“我去搬救兵!”然后匆匆扫了一眼羽之,人影移动,不见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隐术。

    此时黑雪战士已冲进了庙宇前的空院,萧郎和羽之纷纷冲出去激战。

    “参翼,照顾好姐姐!”南风嘱托好,也拔剑出去了。门外一片刀光剑影,厉厉厮杀声。渐渐尸体堆积如山。

    黑雪战士的几次进攻都被击退下去,后面的军队再次支弓放箭。羽之猝不及防,被中了肩膀,仍要搏杀的她,被萧郎拉回了庙堂。

    “漫雪,你还要多少鲜血才肯悔悟? ”老国王沉重的声音破空而来,震落了神像嘴角的一块塑泥,不偏不倚掉在我脸上。

    我扶着神像底座站起来,用剑当做拐杖,艰难地挪向门口。

    “你不能出去!”南风拦住我。

    我笑了,轻轻拿开他抓住我的手,说道:“面对, 是一个剑客应有的品质,我欠下的血债,应该去偿还。”

    我在南风的眼睛里看到了不舍,于是微笑,用剑撑起自己,转向那只有几步之遥的门槛。也许出去面对的是死亡,可是我并不难过。能够与他相识,已经足够。

    “轰隆”一声,庙堂最右侧的那尊神像竟然自动移开了,露出一个黑森森的洞口。萧郎跳进了洞里查看,喊道:“里面有暗道!”南风赶紧过来拉住我,撑起我摇晃的子,扶着走向那个洞口。

    暗道初处狭窄,但逐渐宽阔,每隔一定距离就点着一盏明灯,仿佛有人故意给我们指路。向前行约一两里,有一处宽阔的空间,靠墙堆放着许多箱子。好奇的萧郎上前打开了看,多是一些精美的金器和玉器,另外还有一些书籍,萧郎顺手揣了一卷在怀里。再往前去,洞岩上出现了壁画,雕刻得十分美丽。

    谁也未曾料到这暗道的出口,竟然通到了孤女若水屋后的石山里。当我们从石山中走出寻到熟悉的小屋时,看着倚在大树旁吹奏树叶的女子,大家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再现把若水吓了一跳,她一脸恐惧地躲到树后去了。南风上前安抚,表明我不会再伤害她后,她才从树后出来。

    大家的心里有太多疑问需要解答,萧郎悄悄问南风,“你认为是她为我们打开的暗道吗?”

    南风不置可否。一个看似不简单的女子与一个奇异的地方,这其中有多大的秘密。但我们没有时间去弄清楚这其中的究竟,萧郎再次用金子从孤女的马厩里换走了三匹马,踏上逃亡的征程。

    这一次,我们绕过小镇,马不停蹄地冲进了黑雪王国与无量国交界的沙漠。

重要声明:小说《寒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