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容你任性

    体排斥,北北自己很清楚。那种能量一天天地被损耗的折磨,让她自己清楚地明白体已经变成了躯壳那样。

    天艾睁大了眼睛,“妈,你说什么呀?”她不知道“快不行”了是什么意思,可是妈的样子,布满了浅薄的哀伤,让她再次地红了眼眶。

    冰天辄在北北耳边说:“不是的,相信我,你会没有事的。我们先回公寓拿护照,今天就离开这里。”他已经将绷带拆掉了,北北看到他手臂上的疤痕,有些讶异。

    她没有说话,抱着天艾上了副驾驶座。

    当冰天辄开车的时候,她淡淡的问:“你们两败俱伤,何必呢……”

    “上了,就没有何必不何必。”冰天辄看向北北,快速地开着迈巴赫。

    而北北的脸颊贴着天艾的脸蛋,一直没有说话。她有些疲倦地闭上眼睛,似乎是渐渐入睡。

    已经不想去想或不的问题了……没有多少气力了……

    ---------------------------------------------------------------------------

    “妈……”到了公寓后,天艾的小手拍了拍北北的脸颊,妈的样子很虚弱,她很担心。

    北北挣扎着睁开双眼,看到了她和冰天辄担忧的眼神,立刻笑了笑,说:“你们不用都这样看着我啦,我很好呀。”

    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将天艾放在座位上,然后对冰天辄说:“辄,我先进去拿背包吧,你在这里等着,帮我看好天艾。”

    她竭力地让自己走得不那么吃力,只是,体内部好像越来越难受。

    “紫眸爹地,妈会不会有事?”天艾可怜地看着他。

    冰天辄拍拍她的脑袋,“不会的,我不会让你妈有事。”

    即便以任何代价,都不会让那种事发生。

    北北走到自己的门口,忽而看到门缝底下塞了一张纸,微微关上门,将纸张拿了起来。

    看到上面打印出来的照片时,她错愕地瞪大眼睛,竟然是陈多多被揍得脑袋都是血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

    她的视线转移,看到下面那句“想要救陈多多的话,你自己一个人直接到东区的B大楼,否则,有更多凌辱等着她”时,她死死地咬着下唇。

    李欣欣!!

    肯定是那个女人!

    北北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背,牙齿将手背咬出血,她目光顿时渴望地轻着自己的手。

    她害怕又吸冰天辄的血,与其那样,不如吸自己的。

    她轻轻着伤口,当体的排斥不那么强烈时,她才停止。

    陈多多……

    她这些天,是有渐渐想起自己16岁时候的事的,那时陈多多是她的好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让她笑得灿烂的人。

    无法忽视。

    将嘴角的血迹擦掉,北北开门,朝迈巴赫走去,可看到一辆兰博基尼盖拉多飞快地开了过来时,她微微睁大眼睛,有些想要逃避。齐陌耀怒气冲冲地从跑车内走下,二话不说地绕到迈巴赫的车门边上,直接开门,将冰天辄抓出来,左拳直接挥了过去!!

    “啊——”是天艾着急的声音,“爹地!不要打——”

    看着那两个相互不退让互揍的男人,北北定在原地的腿忽而迈开,她猫着子,从院子的门出去时,特意绕开了迈巴赫。

    她一直盯着齐陌耀的跑车,在冰天辄和齐陌耀还在对打的时候,飞快地冲向那辆兰博基尼。她打开车门,坐上了主驾驶座。没有犹豫,北北很快地开走了跑车。

    听到声音,天艾立刻看向后方,看到亲生爹地的跑车被开走,而且里面坐着妈,天艾立刻着急的呼喊:“妈——”

    冰天辄僵住,齐陌耀虽然也有迟疑,可还是大力地打向冰天辄!

    “咳——”冰天辄有些痛苦的捂着口,眼睛忽而睁大,浑好似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齐陌耀也看出了冰天辄的异样,可他无力管辖,他扭头,看到自己的跑车被北北开走,当跑车飞驰走的时候,北北决绝的表让他惶恐!

    他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钻进冰天辄的迈巴赫里面,将天艾抱着,“天艾,你在这里看着冰天辄,我去追你妈。”说完就将天艾抱出车外。

    齐陌耀的手刚放在方向盘,眼睛就有些痛苦的半眯起来。他的左臂也受伤了,上次和冰天辄对打,也是两败俱伤。

    咬咬牙,齐陌耀还是很快地开车,想要追上北北。

    冰天辄难受地坐了起来,看着两辆跑车走远,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眼睛就一黑!

    砰——!

    天艾看到紫眸爹地重重第跌在地上,立刻吓到哭了出来。她跑到冰天辄旁边,推了推他的手臂,“紫眸爹地……”

    冰天辄没有理会自己,他嘴角的血很刺目。

    天艾立刻嚎哭起来,好多血,她很怕……

    怎么办,怎么办?

    她用自己的衣袖堵着冰天辄的伤口,可是紫眸爹地上的血还是不停地流……

    “哥哥……”天艾低着头,不停地哭。

    哒。哒。

    重重的脚步声慢慢地靠近,天艾疑惑地扭头时,听到一个声音说:“天艾,将小辄交给我。”她扭头,看到了一个模样儒雅的叔叔面无表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唔——”天艾瞪大眼睛,刚要问,那个叔叔的手就突然朝她挥了过来。

    下一秒,天艾已经闭着眼睛倒向冰天辄。

    男人蹲下,看了看冰天辄上的伤,重重第叹了一口气。

    而后,他将冰天辄抗在肩膀,左手手臂抱紧天艾。

    似乎感应到那种力量,刚才还昏迷的冰天辄难受地睁开眼睛,看到那个轮廓,他怀疑是自己的梦!可他依旧本能地呼喊:“救她……”

    “这次不可以了,‘她’告诉我,不可以纵容你的任了。”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