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听到那些医生的议论,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她半遮着脸,惶恐地看着说话的那些医生,“你们说……顶端影视公司封杀了安北北?”

    “对啊,还是顶端的总裁齐陌耀亲口对着记者说的。”一个女医生随意地说,明显是平时有关注娱乐新闻。

    这句话如同天打雷劈,让北北一时无法接受。

    齐陌耀为什么要封杀自己?

    就算李欣欣那次胡闹的视频被播放,可自己完全没有错,他为什么封杀自己?

    当电梯到了十楼,那些医生陆续出去,北北在电梯快要关上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她立刻想要冲出去,一个趔趄,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到精神科看看?”一个男医生友好地说。

    北北蜷紧了体,使劲的摇头,“不用了,我没事,没事……”

    她的脸埋得低低的,五官因为脑袋的剧痛抽搐着。

    我为什么会那么难受……

    她硬是撑着,缓缓地抬起头,看到那群医生在一个拐角消失。她立刻站了起来,扶着墙,想要跟上那些医生。

    可是,每一步都那么沉重。

    要以怎样的方式,面对上官一品?

    走到那些医生进去的病房的门口时,北北紧贴着墙,深呼吸几次,才慢慢地探出头,透过房门的玻璃看向病房内的人。

    看到那个躺在病房中,戴着氧气罩的男子时,她还是忍不住掐紧自己的手背。

    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好像她昏迷的时候,物是人非了很多……

    “你们滚!!”突然,齐陌耀的暴吼声传来。

    北北僵住,她的视线转移,竟然在病房的一个角落看到了左手绑着绷带的齐陌耀,他面带着怒色,瞪着面前的两个男医生。

    他怎么会在这里?

    还是说,上官一品受伤跟齐陌耀有关?

    察觉到有医生要出来,北北立刻退了几步,坐在了走廊的椅子上。

    那两个被齐陌耀训的男医生表郁地出了病房。

    “唉……那个齐二少,听说是他害得那个男人下半生都要躺在上,现在竟然还对着我们发飙……”

    “人家有权有势嘛……”

    那两个男医生的碎碎私语北北听得很清楚,她垂着头,双手慢慢地握紧。

    当沉重地闭上眼眸时,脑海闪过一个片段——

    小时候的自己又一次被村庄的小孩欺负时,总有一个小男孩会在旁边默默的看着。小孩长得很俊,看着她的眼神很严厉。

    那时的自己不喜欢那个男生,觉得他跟那些欺负自己的人一样的可恶,可是,又一次一个男孩猛地将她推倒在地,害她膝盖流血的时候,那个男孩本来还在自己看着书,听到她的哭声时,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男孩突然暴躁起来,直接跑上去,对着那个推自己的男生打!突然被打,那个男生当然不爽,什么粗口都爆出来,还怂恿其他伙伴一起欺负男孩。

    她只是一个人蜷着子哭,紧紧的捂着耳朵,因为那些打骂声让她觉得很难受。过了很久,眼前突然多了一件衣服,北北看了过去,男孩竟然脱下了脏兮兮的外,还脱下了里面干净的衬衣,对她说:“我没有纸巾,你用这个先堵着伤口。”

    而原本还在闹事的其他小孩,都被打哭地跑回家了。

    那时的她不懂,接过衬衣的时候问:“你为什么要帮我?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我……”

    男孩的样子白净,很美,他闷闷地说了一句“我是很讨厌你”,然后就不再说话,慢慢地将她扶起来。

    而今回想起那时的片段,北北觉得眼角很酸。

    可以确定,那时那个小男孩就是上官一品……那时的他,也会耍酷,也会冷漠,却还是记得关心,出手相助,或许也知道了自己占有了他的母……

    可现在,那个男孩变成残疾人了,要一直躺在病了……

    “……哥哥……”北北喑哑地发声,却在喊出来的时候,忍不住掉泪。

    她微微睁大眼睛,走向病房,推开门的时候,除了病上的男子,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上。

    “北北!?”齐陌耀不敢相信,下一秒,欣喜若狂,他快速地走向北北,只是,他刚走到她跟前,就感受到脸颊火辣辣的痛!!

    竟是北北直接扇了一巴掌过来!

    “丫头?”齐陌耀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你让其他人先走。”北北半垂着头,闷声道。她慢慢挪动脚步,在旁边一个沙发坐下,始终没有勇气去看上官一品和齐陌耀。

    不等齐陌耀说话,那些医生就快速地离开这个病房。

    当房门关上的时候,北北才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齐陌耀问:“是你害的,是不是?”

    “你知道了什么?”齐陌耀先是察觉到北北的神怪异,而且面色苍白到失去血色,他立刻走了过去,右手挑起她的下巴,“北北,你是不是体不舒服?”

    北北不理会他,只是重复的问:“是你,对不对?”她伸出左臂,指着上官一品,“告诉我,他怎么会这样!!他……他怎么说都是我的哥哥……我唯一有关系的亲人了……”

    “唯一有关系?北北,那我,天幕和天艾呢?”齐陌耀竟然着紧地看着北北。

    “为什么你这个时候还可以问出这个!!我要你回答的是,他是不是你害得!”她突然揪住齐陌耀的耳朵。

    他们两人依旧仇恨地对视中,没有任何的温

    无声的对峙持续很久,齐陌耀看北北眼中泪渐渐涌了上来,终于别开了头,说:“对,是我……”

    啪——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