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什么花样

    如果齐陌耀可以任由北北漠视自己的话,那他这些年简直就是白混了!

    不理他是不是?很好!那就继续地霸王硬上弓!

    齐陌耀压着北北,不让她踹到自己,他还咬着她的嘴巴吧唧吧唧地发出声音。

    “唔……”北北很是恼火,她的手随便地摸,抓到枕头后,立刻对着齐陌耀的头砸!!

    当枕头不小心打到齐陌耀的眼睛,他当即痛呼:“安北北,你究竟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

    “我还想问你大爷的想怎么样!我们不过在演戏,你愚蠢的一厢愿的将我扑倒,还要导演清场!!算什么?齐陌耀,我告诉你,我和冰天辄就要结婚了!我和你根本就是完了!我也不想废话,我要解除合约,我这次没有直接不拍这部剧,也是为了给一风导演一个交代!!现在交代完了,也没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北北迅速从上爬起来,凶狠地说。

    继续兜圈纠缠的把戏,她已经厌倦了!!

    当北北要跳下,齐陌耀猛地拽住她的婚纱后摆,不让她走,“丫头,不要……”

    “你放手!该死的!”

    “是因为他救了我吗?这是你离开我的原因,对吧……”

    北北沉默不语。

    齐陌耀起,走到了她的面前,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他微微躬着质问道:“是不是啊!!”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来问我?”抬头,北北冷冷的质问。

    “我不许!!我和他正大光明的抢,我不许你就那样离开我的世界!还有,你离开了,两个孩子怎么办?你想他们过上没有妈的生活吗?”齐陌耀目光闪烁着异彩。

    北北后退一步,“不!!我没有父母,不还是活过来了!我不会相信你的,或者说,我谁都不会信的……你已经欺骗了我太多太多了,多到我连跏你讲话都会觉得难受!!”

    “安北北!!”扣紧她的手腕,齐陌耀大力地拉着她,“是不是我为你付出的,都是可笑的?你从来没有改变过想法,是不是!!轈有,你竟然可以忍心说出那样的话!两个孩子需要你,可你却想要推开他们?”

    天幕和天艾是他们两人的结晶,可是,她却那样说……

    是真的要抛下?里的所有吗?

    惓到以后都会见不到她,齐陌耀不自觉地加重力道,“你真的可以狠心抛下;”

    北北想要挣脱,叭他就是不放手,一时间,两人同时陷入尴尬的沉默中?!

    忽而,摄彰棚的门口出现一个熟悉的影……陈多多!!

    北北像看到了救星,连忙呼喊:“陈多多,过来帮我!”

    看到那头两个人的表,陈多多知道总裁现在心很糟糕,可还是大声地说:“北北,有人来找你了。”

    谁?

    不会是冰天辄吧?齐陌耀挑眉,想要听陈多多说下去。

    “上官一品哦!!”陈多多惊奇地说道,刚想说是她们的数学老师,这才想起北北并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所以没有说。

    听到那个名字,北北的眼睛嗖地睁大!!

    他竟然来了!?

    她浑都在颤抖,“不……你叫他滚!!让他滚!!”

    陈多多不明所以,原话转告道:“可是他说,如果你不去,他会做出让你意想不到的事。而且说,可能是你们最后一次相聚。”

    一种细微的不安让北北的手掌开始握成拳。

    “靠!!老子去教训他!”齐陌耀的模样简直要喷火了,他看到北北的样子,心里堵着慌。

    可是,当他走了几步时,突然觉得体僵硬。

    是北北使用了特殊能力!!

    当昏厥过去时,齐陌耀十分肯定地想着。

    陈多多简直不敢相信,齐陌耀怎么会突然昏厥?她刚想问,却听到北北说:“齐陌耀刚才就说脑袋沉,我猜他是工作太劳了,陈多多,帮我叫人扶他去休息。我去见见上官一品。”

    北北说完,看了齐陌耀一眼,很快地离开了摄影棚,去到了公司对面的那个咖啡厅里面。

    看到那个穿着蓝色衬衫的男子时,她紧紧地咬着牙,竭力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恨意。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

    甚至于很讨厌他威胁的话语,可是,听到“最后一次相聚”的时候,她是忐忑的。

    “我没想到你会来。不怕我有埋伏?”上官一品看到北北,很是惊喜。只是他戴着墨镜,她看不穿他的心思。

    “我的特殊能力恢复了。”冷眼扫视他,北北在他的对面坐下,“而且,冰天辄就在附近,我要搬救兵轻而易举。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不是没有听出她语气中的冰冷。

    上官一品看着面前的女子,她和母亲真的很像……

    “即使你忘记了7年前的事,但我却是记得很清楚。我为了你进了你就读的高中,观察你每天的举动,甚至……”“够了,我不是来叙旧的!!”

    北北打断他的回忆,盯着他,“伤害已经造成了,说多无谓。即使你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但我们不是彼此仇恨吗?再去回忆以前,无法挽回的事就是无法挽回。”

    “始终无法接受我上你的事实?”上官一品的话中绪复杂。

    “不是无法接受这件事,只是,不可能的事,我不会去想,更不会为了自己的渴望,伤害边的人!可你却这样做了……”她固执地说着,没有注意到上官一品墨镜背后的眼睛中流露出来的绝望。

    他淡淡地笑着,“很好,一直保持着恨意,当失去了,就不会太难过吧。这样也好。”

    北北有些忐忑,问:“你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