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世界的毒

    “那个女人,我恨她。她不要我了,她选择养你……”上官一品看着北北,她的容貌和母亲有些许相像,“她不知道,我有多么渴望母……她永远都不知道……我只是她帮助陆满城的一个工具,工具是没有同心的。”

    所以,对于你,我不会有任何的同

    上官一品突然嘶吼一声,整个人完全压着北北!!

    “我要你……我要将对那个女人的恨意都发。泄在你的上!!”

    他竟然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算什么?自己所拥有的亲究竟算什么!!

    北北有些绝望的冷笑着,眼泪灌入口中,那么酸涩。

    不要有所期待了!!

    他们都很不得毁灭自己!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有所期待阿!

    想起曾经学过的防狼术,北北抬起自己膝盖,顶着他,她张开口,对着上官一品的肩膀死命地咬。

    当血腥味道灌入口腔时,北北狠狠地用手肘撞上官一品!

    “走开啊你!!即使你恨,你也应该恨那个陆满城!你成为了他的狗,我就会连同你一起恨!”她瞪着眼睛,那双不染任何杂质的眼眸早就不如当初那样明净了,开始被仇恨污染。

    上官一品看着北北,她上有无数自己的咬痕,“恨?狗?你从来没有想过我这些年怎么生存过来的!你不好过,我何尝不是!!安北北,你至少可以感受阳光,可伴随我的,除了黑暗就是杀戮!!”

    “即便如此,你就那么希望我们自相残杀?你知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凌辱我,让我一辈子都不得好死?”北北猛地推开他,突然将头柜上的台灯举起来,恶狠狠地威胁道,“你再过来,我就用这个毁了自己!!”

    毁了自己?“可笑!安北北,你在为那个齐陌耀守着所谓的清白吧?对了,不是听说你和冰家的大少爷也有牵连吗?我们就是愚蠢,竟然都被你迷住了!”

    他讽刺的话语如同千针刺骨,让北北浑战栗。

    他这样说自己!!

    “上官一品,和你这只狗相比……啊——!!”北北没有料到,他竟是用指责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下一刻,上官一品直接地扯着她的脚腕,让她失重地摔在地上,他再次地压了过来。

    捏紧北北的下巴,上官一品笑得感伤,“我就是有私心,我就是想真的感受你的柔软!!你就算没有失忆,也永远不会知道我对你的感有多特别!!”

    “特别?你说的特别就是不论的恋?你难道不觉得可笑吗?”北北拼力想要抵抗,可上官一品直接扣紧她的双手手腕,直接长吻而下,拼命地着她的肤缕!

    北北的体颤抖着,那种被人看着的耻辱让她咻地瞪大眼睛!

    似乎听到一些叫嚣从记忆中传来,那些恶心的叫嚣令她颤栗,可脑中竟然浮现出齐陌耀的模样!不……应该是五年前的齐陌耀,他笑得森,紧紧地压着他,说要惩罚她,所以将她带到了一个类似舞台的地方,让那些恶心的男人观看他们的现场表演!

    深深的耻辱感让北北泪眼模糊!

    齐陌耀,你也这般对待过我吗?

    上男人的行为让北北惊恐,她愤恨地咬着他的手臂,咬得很深很狠,可以感受到上官一品手臂的血开始滚流!

    可上官一品似乎已经沉浸在她美丽的体中。

    “滚!!!齐陌耀……救我……”北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呼喊出那个名字,仿佛成为了潜意识的行为,当危险的时候,想到的不是冰天辄,而是那个格奇怪的男人。

    那个男人在她世界投下的毒,那么深刻,成为抹之不去的梦魇……

    陆满城嘲讽的笑声依旧那么刺耳,似乎是险的伴奏。

    北北的指甲抠紧上官一品的脸,恨不得撕毁他那样!!

    “我恨你……”她已经流不出眼泪了,眼里沉淀的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恨是吗?“安北北,我已经不奢望你上我了……命运偏偏在我们之间开了一个玩笑,我得不到你,只能用这种方式。”上官一品冷冷地说着,她模样的绝望,揪得他的心很痛。

    即便如此,药物的膨胀依旧伴随着体的反应,越来越猛烈……

    当感受到上官一品下方快要侵入自己的体,北北狠狠咆哮:“滚啊!!!”

    “进攻吧……我的孩子!!”陆满城恶心的声音在房间里爆炸式的播放着。

    砰——

    当上官一品拱,准备冲击时,落地窗碎裂的声音猛地轰炸开来,与之同时可以听到那些保镖凄厉的叫声。

    “丫头,我来了!!!”这句笃定的话语,如同千军万马袭击而来时,王者的无畏之语。

    上官一品正要冲击而下,却感觉体被狠狠地踹飞!!

    “丫头!!”齐陌耀着急地呼唤着,看到衣衫破碎的北北和她绝望的眼神,心痛的滋味蔓延,他将北北抱起,面颊贴着北北的脸颊,“没事,我来了,我会保护你的。”

    可那霎那,对于北北来说,没有惊喜。

    她想起了李欣欣的那句质问——“你三番四次地害他入院,安北北,是不是要真正的害死齐陌耀,你才满足?”

    她不想害死齐陌耀,不想……

    “你滚回医院啊!!滚回去啊!”北北看着就在眼前的面容,那么熟悉,却是再次落泪。

    忽而,她感受到自己手掌出碰倰的地方有粘稠的液体,错愕地望去,竟然是齐陌耀背脊的血沾在了自己的手上!她看着他的面孔,苍白得如同虚幻!

    无名区域。

    看着自己上的锁链,冰一躄的?中折出恼怒。

    “放我出去!!”下的冰石传送而兺的力量让他觉得体不再难受,他自是知道自己爷爷的一番苦心,叭是,那种愧疒的感觉令他无法在这里安心炼造,冰天辄对着剉方模糊的两个人影吼,“我不去的话,齐陌耀会死!!”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