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

    北北拼了命地甩头,紧闭着眼睛,似乎已经是本能地在呼喊。

    “不准叫那个男人!!安北北!我要你喊一品!一品啊!!”当药药物的劲越来越猛烈时,上官一品暴躁地吼了起来,手狠狠地攥着北北的衣衫,一扯,伴随着嘶啦的声音,北北体的曲线更加地显现出来。

    体燃烧的越来越厉害……

    我要你,我一直都想要你……

    当上管若司对着自己的脖子大力咬了一口时,北北泪滚落,伴随着碎裂的嘶吼:“你如果碰了我,我会恨你一辈子!!!上官一品!我会恨你和那个男人一辈子,我会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为什么亲人都如此呢?

    妈妈为了那个不值得的男人抛弃我……

    那个男人为了自己的野心捕捉我的孩子和我,想要伤害我们,还用这种方式羞辱我……

    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在药物的作用下,毫不留地折磨自己……

    原来自己期待的亲都变成这样了!!

    安北北,你果然不配得到幸福。

    你小的时候就应该被那些小孩踢死!你就该让他们将你折磨到绝望!

    眼前的上官一品越来越近,北北的一颗心却慢慢和这个世界遥远……

    “喂喂,谁在哭呀?”小男孩一副鄙视的样子,一直唠叨,“哇哇,你也不小了,哭哭啼啼不像样!讨厌!我跟我爸打架时,都没有哭过。丢脸!”

    小女孩抹干眼泪,“烦人精!!你知不知道你的话很多!!闭嘴行不行!你不知道男生少说点话会更加帅气吗?”

    更加帅气?蓝眸的男孩离开惊喜地问:“你真的那样觉得?如果我不说话,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帅气?”

    “当然!你平时吵死了,如果是帅气的男生,不会吵我,而是会借一个肩膀给我哦!”女孩还是很嫌弃地看着男孩。

    哼哼,“我也有肩膀……来来,借给你……”男孩走过去,坐在了女孩旁边,“但你的鼻子有鼻涕,好讨厌……”

    “烦人精!你才讨厌!最讨厌废话多的你!走开走开!”想起自己的悲伤,女孩眼里面的眼泪又开始打转。可是,下一秒,感觉自己眼前一片黑暗,才发现是男孩将她的脑袋抱进他怀抱中。

    男孩的声音很轻很好听,他说:“我以后不说话了……不要讨厌我……”

    内心的酸涩越来越浓厚……

    那个活在记忆的影,为什么永远挥之不去……

    北北泪滚滚,双手狠狠地拍打上官一品。

    一个声音让她本能似的想要反抗。那个声音说:如果继续如此,他会讨厌我的,他会远离我的。

    “不要!!放过我!!上官一品,放过我!!你滚啊——”

    如果连那个影都讨厌我,离开我,我究竟怎么活下去?

    如果真的那样,我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

    光蓝市。

    冰天辄和妃宜在上相互对峙着,妃宜的纠。缠还是那么紧,甚至开始脱去衣衫。

    “当初,你碰着我的这里,说你想要!!你说过的!冰天辄!”她指着自己的双峰,质问着。

    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你不知道我每次对你疯狂的时候,都是被迫的吗?”

    淡淡的话语,却带着利刺,让妃宜痛苦不已。

    “是因为她对不对?什么都是因为她!!冰天辄,我很想知道,当我因为她而死的时候,你会不会愧疚那么一下下!!你可以对所有人仁慈,却对我残忍!”

    “……一燃你。”冰天辄别了开头,却是没有再说下去。

    妃宜冷笑,“那你呢?我想知道你有没有那么一点在意!!抑或者说,你就是希望我滚出你的世界!!”说出这些时,泪依旧不争气地掉下。

    她的眼泪越来越汹涌,滴落在冰天辄上,却是让他升腾起舒适感。

    “你说明命运多开玩笑……我越是悲伤,眼泪对你的刺激越是有用……是不是说明了,我和你必须一个人笑得璀璨,一个人哭得绝望……终究不是同个世界的!!我们不是!”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宁愿自己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也希望他体有所好转……

    “知道不是,为何还要苦苦追逐?”冰天辄看着她,淡淡地说。

    这何尝不是给他自己的问责呢?

    妃宜错愕地看着他,下一秒,感觉到体被猛地翻到了上,冰天辄竟然动作迅速地将自己的衣服拧成条,将她的手腕大力地绑住。

    “我知道你会怨我,可是妃宜,我不打算恨你。我们都没错。”将单扯掉,他直接覆盖在妃宜的上,那单竟然瞬间好似千斤重一样,让妃宜无法动弹。

    冰天辄刚下,就看到自己的爷爷拄着拐杖出现在房门口,他的眼睛早就混浊不清,而今看着自己,却那么的带着光彩,其中含有的绪也包括了哀怨。

    他竟突然挪不动脚步。

    冰楠推门而入,看着自己的长孙,“如果你非要丛这里出去,就杀了我。反正,我也快离世了……”伴随着这句话,是妃宜更加肆意的哭声,那些声音好似毒咒,揪得冰天辄的心难受。

    你们隐瞒了我什么,对吧……

    ------------------------------------------------------------------------

    暗杀集团总部。

    “你不知道我的出现都是为了配合你的吧?”上官一品的眼睛半眯着,下美好子的芬香,让他想要尽地去感受,抛却所有的责任和关系去享受!

    他渴望的眼神,如同蛰伏已久的野兽,等待一个绝佳的时机,直接将自己毁灭!!

    北北的眼神流露出浓烈的恨意,她死死地看着他!

    上官一品整个人竟然飞在了半空中,突然朝落地窗砸去!!

    她的能力,这是属于她的能力!

    北北觉得口窒息般难受,她的体受不住使用特殊能力,可是她要逃跑!拚死也要!!

    她飞快地下了,想要跑出门外,却在快要触碰到门把的时候,感觉整个人被扛了起来!

    “你越是反抗,越能激起我的火!”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