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与他爱我

    光蓝市。

    手术结束后,看到带着笑容的医生,齐陌耀和齐陌瑜都松了一口气。

    忽而,齐陌瑜瞟见萧安着急地从走道中跑过来,立刻示意齐陌耀,“萧安来了!”

    “老板……”萧安将手中的信迅速地交给齐陌耀,“我在安小姐公寓门口发现了这个!”

    齐陌耀立刻过去,快速地打开信封,看到上面的话时,他的表更是复杂——

    北北已经救出,不必心。

    第一预感,这封信是冰天辄写的。

    原来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说什么保护她,可她却一直被那个男子保护着。

    齐陌瑜知道齐陌耀心里不好受,轻轻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这小子其实从小没有感受多少,也不懂得如何去,所以才会在意一个人却不知如何表达。

    “姐,我是不是该……退出?”

    啪——!

    萧安瞪大眼睛。

    “齐陌耀,五年前的错你还要犯吗?如果一个人就是去计较对方被谁保护着,那你就没有资格谈!你的心还着北北,你就不应该放弃!说什么退出的话,只会让我鄙视你!如果真的在乎,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我的弟弟不是懦夫,不是吗?”齐陌瑜的右手还定在半空中,表难受,最后补了几句,“浑小子!我这么多年又当妈又当姐的,容易吗?你就去用力啊!受伤了还有姐在!”

    淡淡地勾起嘴角,“姐,姐夫和你吵架的话,一定会输。”齐陌耀揶揄道,却是已经隐匿眼中的受伤。

    “当然。不过那家伙都不跟我吵了,直接武力压倒我……”齐陌瑜理理长发,咬牙切齿道。

    “那我去她家守着,你看着老头子吧,告诉他注意体。”

    齐陌耀拿起自己的风衣,准备离开。

    而他没有想过,的伤害,来的时候迅猛突然,轻易地伤痕累累。

    --------------------------------------------------------------------------------

    无名区域。

    北北像是失去任何意识,在冰天辄将她正面抱着时,将他的衣服扯烂,双腿钳住他,手臂勾着他的脖子,拼命的啃咬。

    仿佛闻到了那特殊血液的芬香!!

    “我要……”她闷闷地说着,更加用力的咬了下去!

    “哧——”冰天辄皱着眉头,还担心她摔下来,立刻环抱住了她。看到北北的衣服被她自己扯得近乎粉碎,冰天辄有些痛心地看着她,“这样会感冒。”他抱着北北走到了上,知道她还在咬,所以没有推开她,而是用被子盖住北北。

    当鲜血渐渐流了出来时,北北立刻兴奋起来。

    她的双峰不停地蹭着冰天辄,对他来说更是折磨。

    不知被什么力量驱使,北北眼神无光的抬起头,看到面前温润如玉的男子嘴角上如若轻风的笑容时,她竟然定住了体。

    “眼睛,很好看……”她机械地说出这句,好似在重复着很久以前的话。

    冰天辄将她拥紧,低下头,脸颊贴着她的脸颊,“我知道。知道你一直很善良,不想伤害别人……可我也是自私的,我希望你依赖上我,甚至于伤害我,这样,对你来说我应该是不会忘记的人吧。北北……如果哪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只希望你不会忘记我。”

    这些话语,穿透北北的意识,在她脑海无限地循环播放。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些记忆的碎片……

    “打她!!这个没人要的狐狸精!”

    “听说她妈妈是的哦!!很恶心!”

    “她还抢我的娃娃,真讨厌!!”

    “……”

    一群小孩围在了9岁的北北周围,狠命地踢她。

    “不是!!你们说的都是谎话!”北北瞪大了眼睛,蜷缩着体。

    她的妈妈怎么会是那样的人,不是的呀,不是的……

    “不是?不是你怎么会被丢在这里?!惹人厌,还喜欢跟院长妈妈装可怜!!”

    孤儿院小朋友踢得很大力,北北眼眶很快地噙满了眼泪,可她死死地闭着嘴巴,不吱声。

    可她确实是一个人了。警察叔叔说妈妈永远不在了,她知道那是说明自己的妈妈死了。她对妈妈的印象很模糊,只是一直记得妈妈叫她好好学习,除了这句,没有什么,就好像脑海都是一片空白。

    突然,她听到一个怒喝从小朋友们的后面传来。当她慢慢睁开双眼时,看到了一个很高的少年。少年逆着光,那双紫色的眼睛很是神秘,幽深而醉人,很像她喜欢的薰衣草。

    少年很好,帮她拍掉上的灰尘,还拿出ok绷帮她贴在脸上。

    “只要好好活着,就会有你的人。如果你找不到,就来找我。我会是那个你的人。”少年的话穿过北北的耳畔,让她破涕为笑。

    从那时开始的吗……

    是不是那时候开始的,知道了世界上有一个人,我如初见。

    可我竟然忘记了……

    北北定定地看着冰天辄,无神的眼眸竟然慢慢地蓄积了眼泪,那些眼泪开始肆意地淌下。

    然后她低下头,看到了冰天辄脖子上的咬痕和涌出来的鲜血。那个咬痕那么深,恨不得撕毁他那样。

    她慢慢侧过头,吻上了他的唇瓣。

    眼泪划过脸颊,慢慢沁入口内。那酸涩的感觉,好似瞬间将北北浑浊的意识打醒。

    她动了动唇,双臂开始掌着冰天辄的脑勺。

    他我,一直着……

    我不想去乞求太多了,已经无力去接受伤害了,只想,就这样和自己的人一起。

    她本就脆弱,不是吗?无法假想齐陌耀对自己的背叛,更不想迎接未来诸多的忐忑。

    就这样吧,自此以后,她只想抓住那个无条件为我的你。

    冰天辄体微微顿住,而北北乘此时,将他压在了下。她扯过被子,将两人完全覆住,当黑暗加深的时候,她的动作更加的恣意。

    她褪去自己的内衣,“辄,谢谢你,我想跟你一起……”

    凭借着意识中的疯狂,她继续着动作,浑圆轻蹭着他的膛……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