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4

    上官一品拼命想要挣脱那些烤链的锢。

    “你非要去阻止父亲的计划吗?”是陆依俏的声音。上官一品扭头,看到她正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书。

    “依俏,快帮我!”他呼唤道。

    陆依俏却是摇摇头,“不,其他人我不管,可你阻止了,父亲会惩罚你的。我不想看着你受伤害,不想……”

    “如果要我看着她受伤害,我宁愿死!你不要忘记了,她是我妹妹,她的孩子是我的侄子侄女!我无法视而不见!”

    妹妹?好一个“妹妹”!

    “你有真正当她是妹妹吗?”陆依俏起,慢慢地走了过去,“为了她,你去她所在的学校当什么数学老师,为了看她对你的在乎程度,你和其他女人狂欢,为了她,你公然忤逆父亲……若司,我也希望你只是将她当做妹妹,可不是的,你骗不了我,你从来就当他是你的人!从来都是!”

    “你不我,从来都没有过我……”慢慢地,陆依俏的眼中布满泪水,“我有了你的孩子呀,你为什么不关心我?我了你10几年了,你眼中的人,却不是我。”

    上官一品轻轻地说:“对不起。那,不劳烦你了。”他说着,更加使劲的拧动手臂,那闪亮的金属链慢慢地沾着血迹。

    “为什么!!”陆依俏质问,“你就是知道我无法任由你自我伤害!!你是不是非要我!!”她看着他为了挣脱,手腕上都是血迹,心痛不已。

    “我们都有自己执着的事物,仅此而已。”上官一品忍着痛。

    陆依俏再也受不住,跪在了边,制止了他的行为,“好,好!我帮你逃,你不要自我折磨了!!”眼泪是无声的言语,不停流淌而出。

    ----------------------------------------------------------------------------------

    沿江公寓。

    齐陌耀拉住北北,“你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不要乱走。”

    将他的手打掉,北北狠狠地说:“不!那些抓天幕和天艾的人,可能会伤害他们,我,我……一定要去找他们,对!”

    她的声音都在颤抖,睫毛上面还沾着眼泪。

    两个孩子那么特别,会不会被人抓去解剖研究?想至此,北北就冷静不下来。

    齐陌耀猛地将北北抱住,轻轻拍着她的背脊,“没事的,没事的。”

    北北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变成了紫色,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发丝,“我的头发……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齐陌耀并没有回答,而是淡淡一笑,“放心,可能是你特殊能力导致的,很快会恢复的。”

    “不——我也是不正常,对不对?所以,所以我才会被我妈妈抛弃,我才会被他抛弃!!”北北很是痛苦的捂着脑袋,样子凝重。

    北北说什么?

    齐陌耀微微挑眉,看着她,“丫头,你是想起了什么吗?想起……你的世?”

    她那段调查不到的过往,让齐陌耀也是不解。

    叩叩——

    忽而,门口传来敲门声,转而是四大护法之一的声音:“老大,我们潜伏很久,没有发现可疑的人送信来。”

    北北愣住,看来齐陌耀是想揪出那个绑架两个孩子的人。

    可是……

    如果知道了齐陌耀在暗中监视,那真正的幕后黑手就会有所顾忌,连威胁信都不送过来了。

    她暗自想着,很快就有了主意。

    北北突然挣脱出齐陌耀的怀抱,推着他,对着他吼:“你出去!!我要自己一个人冷静!!”

    齐陌耀哪里肯啊,让北北自己的呆着,她胡思乱想怎么办?

    “混蛋,我不会有事!我两个孩子出事了,我哪里会自寻死路啊!”

    看北北恼怒的样子,齐陌耀终于离开北北的屋子。

    关上门后,北北原地兜圈……

    她隐隐觉得两个孩子被绑架,跟自己有关。

    所以,肯定有人已经在暗中监视我的行动了!

    他们可能也在找机会将自己也绑走!对!既然如此,她就自己让他们发现!

    北北偷瞄了窗外,看到齐陌耀和那两男两女还在院子里,她想了想,想起了自己房间的窗户!

    -----------------------------------------------------------------------------------

    “我看到了!那个安北北竟然从窗户逃出来了!”杀手组副队长立刻跟队长汇报。

    “呵,看来那个安北北也知道只要齐陌耀在,我们就不会擅自行动。果然子心切……先确定她没有跟齐陌耀里应外合,然后将她也拐走!”队长眼神凶狠的跟对讲机说,随即听到其他杀手的回答。

    而院子内,齐陌耀对发布命令:“冬,你去询问老头子。和夏先守在这里,屋内有什么动静都告诉我,秋,你跟我再去一次秘密空间,我要找神秘人。”

    四大护法即刻点点头。

    屋子内,北北跳下后院时,猫着子,警惕地看着前面的道路。

    不可以发出任何声音,不可以……

    我要去找天幕和天艾,一定要……

    慢慢地,北北远离了自己的屋子。

    幸好那时天幕调皮,特意弄了一个洞口,否则,自己肯定会被齐陌耀发现。

    她还是知道齐陌耀的不一般的,他带着的两男两女看着气势汹汹,而且每个人都似乎是特殊能力者。面对着周围那么多特殊人的况,北北觉得自己迟早会抓狂。太不科学了!

    意料之外理之中,当她走到一棵榕树的后方时,听到一个压低的声音说:“安小姐,是否想去找你的孩子。”

    她惊愕的抬头,看到一个男人迅速地跳了下来,他左手拿着一个注器,直接对着北北的手臂插!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