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齐陌耀!

    “你大爷的,你抓住的重点错了!”北北拼命挣扎。

    “没错。男人是用下半思考,不过如果对一个女人没有任何兴趣的话,男人连思考都不会!”齐陌耀其实已经生气了,她这样说,让他很难受。

    他不是什么矫的男人,行动证明一切,我你就上你,让你我都享受在彼此怀抱中!就这样简单!

    齐陌耀将北北抱到了檀木圆桌上,欺而下。

    “齐陌耀!!你放开我!该死,我是不是就是让你发泄啊?除了这个用途,什么都不是,对不对!”她红了眼地瞪着他,可他还是骑在自己上,开始脱去衣衫。

    和五年前一样……

    可不是这样的!

    “是不是我对你的特殊,你都视而不见?”他话音刚落,北北就愣住。

    眼底的雾越来越浓,慢慢地在眼眶中融成了水。

    不是看不见,是害怕看见的是幻觉。

    “你在自欺,我就扒掉你的谎言。就这样。”齐陌耀俯而下,紧实的膛就那样贴着北北。

    他手臂的肌紧致而线条分明,拥着她的力道遒劲。他的唇瓣吻过她的嘴唇,轻轻磨咬。

    “混蛋!”北北想要推开他,含糊地骂着,“你有那么多女人,叫我怎样相信你!你的人,还有公司的女星!从来都是你自己不检点,还说你捧着真心?唔……”当嘴唇被齐陌耀咬住时,她有些难受地皱紧眉头。

    死齐陌耀,竟然咬得那么狠!

    他的右手开始不安分地下移,轻易地挑去她衣衫的扣子,北北本就穿得少,这样一来,内衣蕾丝的边缘慢慢显露出来。

    一些高层说过,可以让北北来拍那个国际内衣品牌的广告,他当时就翻脸。他知道那些内衣穿在她的上时,有多艳,任何男人看了都会被吸去。

    他就是霸道,跟那两个吵闹的男人一样,四大少爷平时格迥异,唯独对待,偏执而霸道,也算三人唯一的共同点。

    他的手指竟然捏着自己峰点!?

    北北的腿下意识地贴紧,“不要!!”

    “可你已经反应了?丫头。”齐陌耀淡笑着,迅速将她的裙子嫌布。

    她浑都在颤抖缌手臂也是。可北北偏偏在抑制住自己的反应。

    “你不征服我,那就我?征服你。”齐陌耀将她的腰稍微抬起?准备进攻。

    北北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滴在了桌上,慢慢地有了一圈水迹。

    不喜欠这样的行为……

    可体确实反应了,很不争的事实。

    当齐陌耀迅速吻下时,她声音嘶哑地说:

    “当初,我就是因为你这样,才离开你的,是吧…?”

    齐陌耀的伓僵住!!

    他抬起头,双臂撑在北北的旁边,问:“你……你说什么?”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咆哮:“老头子告诉你了,对吧?!”

    她知道自己就是安北北了,知道了!!

    北北泪眼朦胧地看着他,说:“我知道了,可我对过去,依旧没有个大概了解。但是,凭着你对我的这些行为,我似乎知道过去的自己为何会选择离开你了!”

    淡淡的话语,却掀起齐陌耀心底最刺痛的伤。

    他纵然冰冷寡言,还是知道自己的弱点是哪里了。

    那时北北离开自己,是他方式的错误造成,他那时就知道了,那也成为他这辈子最深刻的伤痛。

    “但你没有推开我。”齐陌耀看着北北,很是认真。他将心底的疼痛隐藏,再次低下体,恣意的啃咬着北北的肤缕。每一寸,都用心地轻……

    “该死!为什么你就是那么固执!!”北北质问他,忍不住再次泪流。

    这样的齐陌耀,更是让她难受。

    对如此偏执,那可以告诉我,你是真还是假意!而我那时,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离开你?

    因为……我的心告诉我,我对你也已经深不已了,那为什么会离开?会割舍离开,是因为怎样的阻碍?

    她任由齐陌耀进攻,当他穿过那片阻碍,真正的和自己相融时,她痛苦地低吟一声:“嗯……”

    “我会一辈子占有你,北北,你记住。”齐陌耀的脸贴着她的耳垂,轻轻咬住她的脸颊。

    “我会再次逃开你,信不信?”北北有些诡异地扬起嘴角的笑,她闭着眼睛,似乎沉湎在了一个虚幻的未来中。

    不祥预感席卷齐陌耀全

    北北气若游丝,说得那样绝望。她感受着齐陌耀的力量,脑海却沉浸在无限幻境中。

    那个女子在哭,哭得声嘶力竭,一个男人绝地扇着女人的脸。

    “……妈妈……”北北忽然呼唤!

    齐陌耀愣住!他摇了摇北北的体,“丫头,你怎么了?”她的样子,很不妥!就感觉瞬间被人催眠那样,而且样子越来越痛苦,眼角的眼泪越来越汹涌。

    是不是北北的特殊能力造成的??

    齐陌耀抽离出来,帮北北整理好衣衫,他拍了拍她的脸颊,“丫头,你怎么了?快醒来!”

    北北却是好像没有听到,呼吸急促起来,手捏紧齐陌耀的肩头,张皇失措的喊着:“不要欺负我妈妈,不要……”

    第一次看到北北这样失常!!

    齐陌耀有学过心理学,该不会是自己的行为促使北北想起了以前看过的境,而那景在她心中留下了影,所以北北会这样沉陷在过去中?

    越来越觉得不妥,这样下去,北北的体会受不住!

    帮她穿好衣服,并且整理好自己的衣衫,齐陌耀抱着她便准备往外冲,却突然听到北北疑惑的声音:“齐陌耀……”

    他愣住!看到北北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终于松了一口气。

    沉陷在过去是短暂的,可是长远来说,对人的神经不好。

    齐陌耀当即表凝重起来。自己对北北的过去,似乎真的不了解,而且调查也无法得到答案。

    一直以来,都好像有人将北北童年的所有封锁了,让他无从调查。

    究竟是谁,而北北的世,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