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亲

    他们的双腿打旋似的,跑过其他比赛者时,吹乱了他们的发,足以表明速度的迅猛!!

    齐陌耀竟然也那么快?

    北北始料未及,齐陌耀也是不一般的人吗?

    不会吧,怎么自己周围都是特殊能力的拥有者?该死,用科学解释一下行不行!

    “这……”她真不知道怎么说了。转而,看到了直接鼓掌的天幕,北北立刻蹲下,询问道:“天幕,告诉妈,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想起了木爷爷说过的话,北北很是担忧。

    木爷爷嘱咐她一定不要让更多人知道两个孩子的特别,否则会引发那些暗地的组织对两个孩子的争抢,毕竟如果好好利用了两个正在成长的孩子的特殊能力,就无异于利用一个移动式的强悍武器。

    北北不知道的是,在围观比赛的人群中,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看到天艾跑步的速度时,诡异地笑了笑,他的手上,拿着一个DV机。

    天幕看着自己的妈,她的样子很是担心,所以他也不想隐瞒了,就慢慢地回答道:

    “我……我的力气很大。大到不行……而且……而且……”

    “说!告诉妈,快……”北北捏住天幕的肩头。

    “我有些地方,可以硬化。”

    硬化?“天幕,说具体一些,硬化是怎么样的概念?”北北很是忧虑。

    这就表明两个孩子都不是普通人了,她以前就觉得两个孩子不一般,蓝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就很特别了,没想到真的有特别的能力!

    “如果你打我的手,我可以让手变硬……腿也是……肚子也是……”天幕还是说出来了。

    那么神奇?

    北北真不知道应该笑还是哭,估计被一些科学家知道了,会拿他去研究吧!?

    不行!北北在天幕耳边嘱咐,“记住,天艾的能力比较明显,但你的不会,所以你一定不要表现出来,知道吗?”

    看到妈那么担心地看着自己,天幕不住地点头,“妈,收到!”

    “妈——我们得了第一名!”是天艾很欣喜的声音。

    北北扭头,看到了齐陌耀抱着天艾,都笑得璀璨。

    “丫头,我们厉害不?”走到她面前后,齐陌耀主动邀功,“有没有奖励?我也要奖励……”

    “奖励奖励,奖你一拳!”北北没好气地看着他,却是忽而压低声音说:“你是不是特殊能力者?”

    自己真的不了解他,甚至觉得,齐陌耀的很多很多,她都不清楚。

    那种感觉,不好受。

    齐陌耀有些错愕,随后还是点点头,“你知道了?……老头子告诉你了?”

    “告诉我!”北北抓住他的手腕,“告诉我怎样可以让天艾和天幕的这种能力不表现出来,我要知道!迫切的想要知道!”

    “丫头,你想……”齐陌耀询问。

    “我不要别人知道他们两个的这个特别,不要!如果,如果他们两个被拿去研究了,怎么办?我希望这样……”北北说着,有些无奈地摇头,眼中竟然慢慢蓄积了眼泪。

    很累很累,好像有无数的疑惑在脑中膨胀,还有乱七八糟的画面不停地闪现,那些所有,弄得她很乱。

    齐陌耀看着北北,她心力交瘁的样子揪得他很难受。忽而,看到一个老师在看场,他立刻示意那个老师过来,“我和孩子他妈有些事要谈,老师,你帮我照看一下两个孩子,我们半个小时后回来!”

    天幕立刻意会,笑得灿烂,“爹地,去吧去吧。”

    “我们单独谈谈。”齐陌耀动作暧昧地环保住北北,在她耳边低语。

    他喷出的鼻息,乎乎地吹在北北的耳垂上。

    齐陌耀拉着北北走开,还说服了一个老师将休息室借给他们。

    关上门后,齐陌耀将北北拥在怀中,说:“放心,天幕和天艾不会有事的。”

    话是这样说……

    “喂喂,你不要乘机揩油诶。”北北幽怨的说,这家伙的手又不安分了,“究竟还有多少我是不知道的,包括我自己,包括什么家族,包括什么能力,还有……你。”

    齐陌耀愣住,北北这是在关心自己吗?

    “你的能力又是怎么来的?”北北问。

    齐陌耀却是反常地慢慢地将北北推开,后退一步,没有说话。

    他还不能说。

    四大少爷的野心,是彼此和护法们的秘密,会牵扯到太多,他不能说。

    北北有些失落,是不是大家都那么喜欢欺骗着她,觉得不告诉她总是好的?

    “不能说,对吧。你是不是也要跟冰天辄那时一样,等到我看着你们苦痛的样子,你们才会告诉我真相?是不是这样!!”北北质问道,齐陌耀想要让她冷静下来,她却忽而狠狠地推开齐陌耀。

    受够了欺骗,真的受够了,想到被隐瞒了很多事实,她就会突然觉得不安,失去安全感!

    就是很难受,心底有个声音在排斥那种不了解边的悲催,就好像自己不过是他们世界的局外人。

    “告诉我不可以吗?如果哪天,你们不在了,我去哪里找你们,都不知道……”她痛苦地捂着脑袋,就是想说出这句话,就像是重复着小时候的话语!

    好像有个影就那样离开了自己的世界,不再回来,想要寻找,已经不知道从何找起了。

    北北痛苦的闭紧嘴巴,忽而觉得自己的唇瓣被软软的东西轻轻碰着,有些许湿润。她缓缓睁开双眼,看到了半蹲着,深凝视自己的齐陌耀。他的舌头慢慢钻进她的嘴内,搜寻着她的丁香小舌……

    齐陌耀没有说过多话,只是将她抵在门后,肆意地吻着,他的律动有些急速。

    两人唇舌相缠得那样迅猛,北北的手不自觉地环紧他的脖子,在齐陌耀手掌力道增加的况下,她的体和他贴得越来越近。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